有時我在這裡,但大多時候我在那裡;那空無一人的地方。
有時清晰,有時模糊,關於前方的風景。
那裡是不能說約定的地方。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社會總是急著告訴我們不斷前進的方式,但卻忘記告訴我們:路,到底在哪裡

【東京奏鳴曲】是一部意會式的作品。言下之意也就是如果你沒有經歷過社會化的過程(例如:找工作、失業等等),你大概會很難體會到片中的一些情緒。不過有一種情感卻是跨越年齡性別所共鳴的,那就是孤單。而【東京奏鳴曲】的孤單尤其強烈,因為它是一種大量複製的孤單。舉例來說,一票人失業是一種共同的失意,大家一起在就業輔導中心排隊看似有伴且心安;但事實上每個內心的空洞是相同的,並不會因為很多人一樣而削弱孤單感。對我而言,【東京奏鳴曲】所呈現的,就是這種大量複製卻又強度相同的孤寂。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有些深刻總是無需多言,一個笑容就足以一生感動。在【麥迪遜之橋】
中,這就是全部了。

【麥迪遜之橋】1995年克林伊斯威特的作品,
相隔13年華納發行了寬螢幕版的DVD即使早已不知看過幾回,還是會有想看的衝動。前天睡前再次複習了這片,果然還是換來了隔天上班眼睛紅腫的神情(對,哭出來的現象);但,一切都很值得。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見圖:那麼威的狼爪,你的20吋電腦螢幕怎麼可能讓它神氣起來?別開玩笑了!) 

昨天收到電影公司傳來的【金鋼狼】母帶外流事件聲明稿,讓一向不太覺得這種事情很嚴重的我,感受到這似乎挺具殺傷力的。大概是因為我幾乎不看任何院線的當漏版吧?(不過,必須坦言,一些台灣看不到或很難找到DVD的電影我確實也會到網路尋找)。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有一種滋味,會在心中無法忘
卻,任其珍奇佳餚亦無從比擬,偶然無比懷念;如此有一詞可稱;謂之,
家鄉味。

昨天去看了【橫山家之味】,友人先前看過試片告訴
我,這片有點太平淡容易陷入昏迷。但因為自己頗愛是枝裕和的【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加上電影公司太過精美的DM,所以昨天滿懷期待前往了長春觀影。但似乎是開放進場過晚而電影又準時放映的緣故,導致開場大約前15分鐘都是處於陸陸續續有人進場的狀態,讓我實在難以專心。所幸電影開場似乎也以久違的家族聚會為前提,忽讓戲裡戲外一氣呵成,對應電影裡媽媽的陸續上菜,竟也頗富饒味,沒有太過破壞觀影品質,實屬難得。不過,如果戲院能控管得宜,我想,或許感覺也會有所不同吧(笑)。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有些電影是看卡司,有些電影是看劇情;但有時候,有些電影根本不用說太多,真實的過程,就是一個最棒的題材。【搖滾吧!爺奶】就是一部這樣的紀錄電影。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本來這篇文章的主題不是這樣的,應該是叫做,「每個人的鞋櫃裡,都有一雙愛迪達」。是的,這本來是我參加抽獎比賽的題目(時機歹歹,該搶的東西總是要搶的);但是,正準備開機書寫時,忽然撇見櫃上的香氛罐,經典三條線
× 3,我櫃上赫然出現九條線。

是的,沒錯,它們都是愛迪達。兩罐是朋友從美國帶回來的禮物,一瓶是上個月剛入手的朋友。猛然一驚,心想:「不會還有更多愛迪達吧?」於是乎,我展開了個人私房的「愛迪達地毯搜索」,一起瞧瞧愛迪達是如何滲透我的生活!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日前偶然在一篇文章中看見一席話,它是這麼說的:「如果有個人沒有跟同伴們齊步並進,也許那是因為他聽到不一樣的鼓聲。」說出這番話的人是梭羅。梭羅最有名的作品莫過於
《湖濱散記》,這書我高中(有點忘了)似乎讀過,但並沒有留下多麼深刻的感受。離開校園數載冬,竟意外在文章中撇見了梭羅,心中感動不已。這才讓我不禁想,年輕時讀書其實是為了多年後的偶遇作準備,這樣想想忽然覺得有所踏實,在脫去制服的多年之後。

很喜歡梭羅的這番話。而我相信會喜歡梭羅這句話的人大概也有某種孤獨的特質,例如我。我不是一個喜歡循常規的人,小學時堅持用自己很笨的推理方式解數學,卻換來老師的一句:「笨蛋才這樣解,正常人會用公式。」當時我納悶,習題的宗旨不就是求出答案嗎?如果能得出正確答案,什麼方式又何必設限呢?但隨著年紀漸長,發現教育似乎總是範本,常常聽人說,大家要向
XXX學習;又或是那種,如果你跟XXX一樣就好了。這種話聽多了還真的會讓我認為,「是的,我應該要跟誰一樣才好」這樣的覺悟。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