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電影,表演,城市,生活 | 邀稿,合作,體驗,撰文
歡迎來信:almasylin@hotmail.com

目前日期文章:200906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看完【陽陽】我不禁想,這是否也是屬於鄭有傑的自我追尋故事?顯然對我來說,我對鄭有傑的演員印象是高於導演的。然而,我卻又看到了這篇鄭有傑自述的文章【我不是演員】。事實上,我們應該是什麼樣子,似乎只有自己(可能)才會知道。只是,真正的答案,需要時間尋找。一如片中主角陽陽的獨跑一般。

一個看起來像是外國人的混血兒,一般人的刻板印象自然會覺得她應該會說外語。片中的陽陽就是一個例子。父親是法國人,但陽陽卻從來沒見過他;雖然擁有一雙藍眼睛,但事實上陽陽一句法語都不會說。陽陽的外型總在團體中顯得格外醒目,但這種感覺究竟是好是壞,其實我們也無法定奪。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一直是這樣想的,存在的空間是會影響時間的流動感,所以才會有像是「度日如年」或是「光陰似箭」這樣的說詞。而在電影【幸福的彼端】中,儘管講述地是橫跨十年的冗長歲月,但在兩個多小時娓娓道來後我們都會明白,那些地球自顧自地轉動之下,真正關於我們的,也不過就是這些瑣碎點滴;而屬於你的時間,其實只存在於所愛的人的掌心之中。【幸福的彼端】講述的,就是一個這樣看似簡單其實一點也不簡單的故事。

一對學畫畫的夫妻,生活簡簡單單,儘管先生沒有一份看起來很光鮮亮麗的工作,就連親家都稍稍看不起他;但夫妻倆依然選擇過著屬於兩人的小世界。手牽著手散步回家,偶時感受肚子裡的胎動,就是兩人最知足的甜蜜。丈夫在學長的介紹之下,進入了傳播界擔任法院素描的工作,妻子則是在家等著肚子裡的小生命到來;然而,孩子卻在出世後不久便夭折,丈夫也面對到自己這份工作中,一次次所要面對受害者反覆聽著加害者的言語傷害。在流動的時間中,夫妻兩人的關係都走進了某種靜止。直到一個風雨交加的颱風夜,風雨吹動著那被遺忘要拉上的窗簾,也將兩人靜止的時間吹動了起來…。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好一陣子沒更新部落格了;說懶或許真也是一點,不過如果要說真正的主因,應該是這些日子似乎沒發生什麼新奇的事,也沒看到有所感觸的電影。直到今天,心有所感的電影終於出現,甚至可以說有些出乎意料。是的,這部電影就是【百萬圓女孩的眼淚日記】!

單看電影介紹以及海報上蒼井優的形象,大概會以為這就是一部相仿【扶桑花女孩】的青春作品;其實我並沒有多喜歡蒼井優,因為我始終覺得【扶桑花女孩】是仿造【舞動人生】 (Billy Elliot) 的東洋版,所以連帶對她印象也只是普普。但這部【百萬圓女孩的眼淚日記】卻讓我對蒼井優大大改觀,蒼井優在片中演出與一般人格格不入且帶些封閉的女生鈴子,她始終用一種疏離的態度與身邊的人相處;在她的信念中,她認為每個人最後能靠的都只有自己。所以,她選擇用一個人生活的最低消費「100萬」(含房租&基本開銷)作為起點,開始了她ㄧ個人遊走城市的旅程…。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身為一個老派的人,這些兒時的記憶是我目前喜歡尋找的部份…。今天要帶來的,是TOKYO D的〈加油〉。五六年級的朋友一定不會忘記這個舞蹈與髮型皆超勁爆的日本團體,用不太標準的日本國語唱著歌曲,卻讓所有人朗朗上口。

這首〈加油〉是TOKYO D在1994年發行的同名專輯主打歌,一推出立即成為各級學校的啦啦隊歌(或是運動會主題曲)。1996年TOKYO D發行為《GOODBYE》精選輯之後隨即解散。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常聽人家說,家人是沒得選擇的。而我覺得結婚這檔事,就是一個逆轉的機會。想想我們這一生,如果真能透過自主意識選擇一者與己成為家人,唯一的方法就是結婚,是好是歹咎由自取;然而,撇開這帶些批判的意味,過頭看這法,無非是強制每個人都不孤單的方式之一。只是這樁可能美意的律法,卻也加速了害怕一個人的孤單情緒。於是,不結婚,未必自恃甚高,也許還在等待真正的最愛,否則一切,都先暫且【非誠勿擾】。

顯然導演馮小剛在這樣一個經濟蕭條的危機時代,試圖用千古恆定的不平等道理來喚起民眾的信心,於是乎,我們看到了【非誠勿擾】這部作品。表面看來說的是愛情,骨子裡要講的卻是信念這件事。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因為工作的關係,總有機會與藝人歌手做些近距離的訪談(是的,我沒忘記我第一個專訪的歌手是柯有倫,專訪在這裡);最難忘的專訪對象是陳冠希(其實我一直都蠻喜歡他的音樂,那次的專訪他也說的很多,內容在這裡。但很害羞的我並沒有與他拍照,本以為之後機會應該還會有,沒想到就爆發了後來的自拍風波…。)當然我也遇過態度非常惡劣的藝人(是誰就不說了,反正那篇後來也沒寫)。總言之,雖然幾年下來也累積了不算少的專訪經驗,但由於天生很容易緊張的關係,每次專訪前夕總會壓力頗大,沒有先行準備專訪問題我是無法安心入睡。不過自己也漸漸有所「小」進步,已經從早期一問一答的冷場形式進化到可以當作「與人聊天」進行,也可自然地作些延伸提問。對於專訪對象,也稍能分辨出誰是真誠對答誰是公事公辦。而最近一次頗難忘的專訪對象,是音樂組合棉花糖。

我必須說,起初我對棉花糖的音樂共鳴並不算多,我一直以為是音樂的問題。直到訪完了棉花糖後,我才知道其中的原因。

音樂的共鳴是產生於各自心境。棉花糖唱著,是小世界的夢想;就像是站在街頭演唱的歌手,路人並不是因為不好聽而沒有停留,而是因為匆匆路過沒有聽見或聽出他們唱的是什麼,只因為自己的目的地似乎才是最重要的。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如果要說起我進戲院的第一部電影,沒記錯的話,就是【末代皇帝】。當年的戲院門外還有本事可拿,電影中間還有兩次中場休息。只是當年我年紀真的太小,只記得電影一開場的音樂,不久便沉沉睡去;醒來之後只看見一個孩子與一支蟋蟀。當時的年幼無知就此睡去了溥儀的一生,日前在有線台重看此電影,想起這段數十年前的記憶,竟有著如南柯一夢般意外串連

已經記不得到底是第幾次看【末代皇帝】這部電影,但每每有機會看到,我就會想好好地把他看完。對我來說,我真的很喜歡這部電影。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