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電影,表演,城市,生活 | 邀稿,合作,體驗,撰文
歡迎來信:almasylin@hotmail.com

目前日期文章:2009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個人,然後另一個人;幾瓶酒,一個夜晚。天上好像有幾個光點,路上幾輛車已不可考。然後,一個人,開啟一瓶酒或許更多,呼嚕呼嚕,夾雜著早已失去養份的白晝閒話為伴。


一個人,一包菸,與另一個人煙霧瀰漫,望著各自的遠方絮絮叨叨。酒精快速催化,天上的光點在恍惚中逐漸變幻成雙成對。一個人眼神失去了焦點,慢慢地連白晝的前方都無法確定方向。

另一個人在更遠的遠方遙望,那是花樣年華。

喉頭好似要衝出一句話,那彷彿不屬於這個空間的XYZ軸線,無法確認座標。不知應該從何而來,也不知應該從何而去。「如果我有兩張船票,你願不願意跟我走?」總在微醺中試圖扮演另一個角色,在這個失去的年代,這句不應該存在的對白,其實也早遺失了傾吐的另一半。

「真他媽的該死!」大口灌下了早已不知是第幾瓶的酒精,就這麼有意無意硬生生地把喉頭的話給沖了回去。一個人望著遠方,另一個人也望著遠方,持續對談著那毫無交集的語言,彼此傾訴卻不餵養,然後結束。各自朝著反方向回家。

「一切都是幻覺啊!你嚇不倒我的!」一個人習慣了台北深夜街頭,總試圖朝更深邃的黑暗走去,關於孤獨及其所創造的。

一個夜晚醒來,全部的黑暗也隨著酒精揮發忘的精光。一個人,在整裝待發前,無意間觸碰的昨夜口袋,掏出,赫然發現兩張紙,兩張出發的船票,上面印著斗大的四個字:隔日作廢。

一個人把手上的船票揉成一團已無法分辨為何的狀態,任其與自己的口袋說掰掰;並試圖藏起那充滿成雙光點的黑夜魔幻。

「不知道下一次開船是什麼時候?」一個人把這句話放在抽屜中,若無其事的出門
像平常一樣。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陣子好像花太多時間在噗浪(Plurk)了,這裡有一點雜草叢生,真糟糕。不過轉眼間,金馬影展又來臨,前一陣子不管是在衝手冊、或是搶攻套票這些部份,都讓我深深感受到因為微網誌存在而加速資訊交流的便捷。不過有一件事總是不好意思(小家子氣)分享,那就是-劃位端點的攻防戰啊!去年本人在全系列作戰計畫中,千挑萬選了一個「神秘端點」。果不其然,鄰近不到500公尺的兩個端點都大排長龍,我那一點還「空無一人」,真是爽翻!今年本以為這個點可能曝光了,不過在最後還是決定跟它拼了!今年一樣是選擇了該「神秘端點」,八點多與室友騎車前往,到了那大概9點左右,戰戰競競走進大廳發現─還˙是˙沒˙人˙啊˙!我真是High翻了!唉呦威,該端點10點準時發放號碼牌,與室友大概在大廳等了40分鐘後就開開心心地領了號碼牌到附近甜甜圈店吃早餐!此時我傳了通簡訊給堅守金石堂的S同事:「今年一樣是一號,愉快吃早餐中!」藉此炫耀。沒多久S同事馬上回電不甘勢弱地說:「我們這也是一號!」但他們6點半就到那排隊了!真是搞不清楚狀況,這比賽明明就不是比誰拿到一號,而是「誰睡的比較多還能拿到一號啊」!相較起S同事,我跟我室友還比她多睡了3小時,所以當然是我們獲得壓倒性的勝利!更何況我那個「神秘端點」還是室內的完全可以遮風避雨!所以,我們贏了!爽啦!OK,廢言結束!以下是本人今年的金馬片單,所有都是首選,還有多部電影我劃位時根本只有我一個人看(太冷門?),想想也真好笑,其實冷門片一點也不需要搶一號啊!但沒辦法唄,就是拼一個「爽」字!

艾莫西的2009金馬影展片單如下(依照觀影場次先後排序):

我在窗外等你 Quiet Chaos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我高三時,因為非常堅決我大學要唸廣電系,這讓我的媽媽非常不諒解。她總是覺得我應該唸管理或是法律這種鐵飯碗科系。有一天晚上,開計程車的老爸載我去兜風,在一處空曠的堤防,跟我說一句話:「想做什麼就去做吧!」爸爸說著自己當初明明是唸醫學的,卻偏偏與哥哥有著開公司的夢想。兩兄弟開過公司,做過老闆,可是沒有闖出名堂。身邊的家人總是會常絮絮叨叨地說著,假如那時候老爸好好地進醫院當醫生,現在不知會有多好之類的爾爾。我從不知道老爸是怎麼想的。直到那天夜裡,爸爸侃侃而談著自己的故事,那天爸爸說了很多我都記不清楚了,但我卻沒有忘記老爸說的這番話:「因為我試過,至少我沒有遺憾!我希望你也是。」距離老爸的這番話,已經快十個年頭;直到我前天看了電影【加州之王】後,整個思緒又回到那個吹著微風的夏夜…。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