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台北寂短篇 (2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艾莫西_音樂專欄

文/艾莫西

口袋裡的銅板總是成為生活中小確幸存在的定義,例如午餐過後的一杯珍珠奶茶,那怕是從英國來的藍或格雷的50嵐。彷彿銅板可以換的都能是幸福,儘管時間只有一下午。

半糖去冰。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ALMASY_1006

文/艾莫西

小時候很喜歡玩捉迷藏,這遊戲很簡單,一個人當鬼其他小朋友就要去躲起來,宗旨是不可以被鬼找到。但絕大多數的小朋友都不會躲到太隱密的地方,總躲在有點神祕但又沒有真的很神秘的不遠處,總會偷抬抬頭看是否還有人再找你。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都有問題_艾莫西

文/艾莫西

他與她有很多話題,他與她有很多話不能提。回到故事的最初他與她都是沒問題的。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城市的憂鬱_艾莫西

文/艾莫西


旅行是一個人發現在現實困頓中迷路會選擇的某種舒緩方式。都市人的旅行總有想要大口呼吸的念頭。或許是城市的高樓遮蔽了應該遼闊的天空,狹隘的空間排不出過多的二氧化碳。台北總是潮濕,不知是否純粹因為它是盆地的原罪使然?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ONCE

他習慣在同一個時間醒來,凌晨兩點五十五分。每次醒來都會發現好像有一個什麼很重要的事情忘記了。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HAME


恐怕有時候,我們只是無法分辨,是城市比較寂寞,還是城市裡的人們比較寂寞。或是,兩者都同等寂寞。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晚,REX在鄰近自家附近的巷弄內,決定走入一個不屬於他的空間。其實會踏進這裡,REX並沒有過多意外。那與生俱來的指南針好些年前似乎就有毀壞的跡象,早已不知幾回踏進那根本不屬於他的方向上。後來,REX就索性亂走,反正哪裡都一樣。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114514466.jpg

總覺得有時候台北某些過於魔幻的景點所堆疊出的浪漫氛圍,是否終將在若干年後成為一種任誰也逃不出去的詛咒?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六月天,忽如其來地一場雷雨,淋濕了一路沒有心理準備的行人,包含我在內。總是這樣的,沒有心理準備的時候,總是很輕易地就會遇上;而那些做好完全防備的安全,卻往往白忙一場。

應該是要打通電話給妳的,我以為我準備好了;但卻還是沒有按下通話鍵。假如把自己當作還身在排練場,那是否還可以假裝自己仍然沒有離開?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一個人,然後另一個人;幾瓶酒,一個夜晚。天上好像有幾個光點,路上幾輛車已不可考。然後,一個人,開啟一瓶酒或許更多,呼嚕呼嚕,夾雜著早已失去養份的白晝閒話為伴。


一個人,一包菸,與另一個人煙霧瀰漫,望著各自的遠方絮絮叨叨。酒精快速催化,天上的光點在恍惚中逐漸變幻成雙成對。一個人眼神失去了焦點,慢慢地連白晝的前方都無法確定方向。

另一個人在更遠的遠方遙望,那是花樣年華。

喉頭好似要衝出一句話,那彷彿不屬於這個空間的XYZ軸線,無法確認座標。不知應該從何而來,也不知應該從何而去。「如果我有兩張船票,你願不願意跟我走?」總在微醺中試圖扮演另一個角色,在這個失去的年代,這句不應該存在的對白,其實也早遺失了傾吐的另一半。

「真他媽的該死!」大口灌下了早已不知是第幾瓶的酒精,就這麼有意無意硬生生地把喉頭的話給沖了回去。一個人望著遠方,另一個人也望著遠方,持續對談著那毫無交集的語言,彼此傾訴卻不餵養,然後結束。各自朝著反方向回家。

「一切都是幻覺啊!你嚇不倒我的!」一個人習慣了台北深夜街頭,總試圖朝更深邃的黑暗走去,關於孤獨及其所創造的。

一個夜晚醒來,全部的黑暗也隨著酒精揮發忘的精光。一個人,在整裝待發前,無意間觸碰的昨夜口袋,掏出,赫然發現兩張紙,兩張出發的船票,上面印著斗大的四個字:隔日作廢。

一個人把手上的船票揉成一團已無法分辨為何的狀態,任其與自己的口袋說掰掰;並試圖藏起那充滿成雙光點的黑夜魔幻。

「不知道下一次開船是什麼時候?」一個人把這句話放在抽屜中,若無其事的出門
像平常一樣。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MV介紹:Swing Our Sister〈Now You Are Not Here〉(1996)

迎著風走,熟悉的路有時卻令人錯覺,忽然陌生的令人惶恐。我認識你嗎?是經常對這城市產生的疑問句。 
台北,總像是一個無法參悟的朋友,就像妳一樣。

或許不是太陌生,如果真要說陌生,大概也只有周遭的建築換了面貌;哪間屋子裡又換了哪些人,還是哪個百貨換了名稱,哪個兒時記憶被改了名,搬了地。這個城市總有理由,利用日新月異的手法讓你嚐到喜新的滋味;然後,要你學會厭舊,習以為常。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換工作也已四個多月,對前一份工作的種種,
KEN
並沒有遺忘的太多。只是這幾個禮拜因為新工作的忙亂,讓他開始想起過去那份工作還不錯的地方。人總是這樣,離開了才發現原來的好,可惜這些感觸總得用比較交換,在失去之後。

這是這禮拜的第三次,
KEN用步行回家,說遠倒也是有那麼點距離。選擇用走的原因,KEN也說不上來,好像總是喜歡一個人走在空蕩蕩的陌生巷弄,讓一次又一次的轉彎來換取某些驚喜。也或許在一個路燈不明的昏暗巷中稍稍釋放自己的寂寞。一個人走到30歲,好像就是走到一處人生的關卡。大多數的人都想著未來,而有著一副娃娃臉的KEN,卻經常緬懷起自己的青春點滴。或許正是如此,KEN比所有人都喜歡走路,期盼每次步伐的踏出都能再拉近些距離,就那麼靠近一點點就好。關於某些塵封的記憶,與那些用年輕筆觸所寫下的風花雪月。年輕,然後隨著日子逐漸淡去到無法辨識的字跡,深怕哪天一不小心老去,什麼也就都不見了。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07
走了,這是新的一年,ken這樣提醒著自己。月底前他為自己買了一件新的牛仔外套,一改他向來穿西裝外套的風格。其實他是有些不習慣的,但他說服自己,改變總需要花些時間適應,就像一直習慣戴隱形眼鏡的人忽然改戴框型眼鏡也會有些不適應;又或者是習慣在早上喝咖啡的人如果不喝就會一整天都精神不繼;又或者是終於下定決心要把那偷偷喜歡的人放逐於自己的心門之外。這些改變,都需要時間適應,時限依據著不同模式以及輕重程度定奪,而最後那項往往是最難跨出的時間線。

2007
年,ken喜歡上了一個人,他與他相處了一個春天、一個夏天、以及一個秋天。然而,他並沒有陪ken迎接2008。或許是那個冬天沒有他們彼此想像中的寒冷,互相依偎的熱度被溫室效應所取代。他在冬天某個星期三早晨離他遠去,整月不冷的冬天意外在那一日寒流降臨,他拿走了ken鍾愛的一件西裝外套。並在客廳留下一紙字函:謝謝你給我的幸福。就這樣,一早醒來的ken一瞬間失去了兩個最愛。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後,一個人緩緩步行在有點微涼的台北。告別了朋友以後,
Ken收起手中剛接獲的婚禮設計廣告宣傳單,想著同行友人剛剛說道:「下一張炸彈不知會輪到誰?」這是個疑問句,疑問著疑問本身,還有Ken
自己。

秋天了,這是生命中第
29個秋天了吧?對於自己的年齡,Ken不是少算1歲;不然就是多算1歲。彷彿年齡對他而言只是一個加諸在他身上的時間輪,像是手錶般,你看著它只看到了時間,卻沒有看到自己流失的內容。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一直都是背著她的,從辦公室的座位開始。起初總是不以為意,後方是怎樣的一幅風景。因為眼光總是望向遠處,他與她皆相同。

Sig
n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寫下一個故事,關於你。
剛開始的時候,你從90度角降臨,有沒有一點記憶可以補充,我想我是記不得的,也可能是沒有。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城市有很多記號,有形的無形的,對KEN來說,多數的記號指向他最想忘記的部份,他常常想到她,卻不太確定這個思念會不會有一個可以被接收的頻率出現。如果有那麼一秒,他的手機忽然響起那個專屬於她的鈴聲,他想著,或許一切真的可以就此重新開始,事實上他一直都是做好準備,那些想忘記的,事實上他壓跟一件都忘不了。

他推卸給這個城市。一個莫須有的罪名。

雖然他也常想著,這些記號難道只對他有所作用嗎?他想起那個他們第一次夜遊看到的月亮,像眉毛般彎曲的上弦月,就像他今天下班掛在天上的一樣。在那天夜裡,他第一次感受到她掌心傳出的溫度,還有她望著他時,眼神中勾勒出的未來。他很確定那是有他的。
KEN望著月亮,他忽然感到有一陣莫名的招喚,他按下手機裡的十個號碼,播通的等候鈴響著某當紅歌唱節目中的招牌曲目:從副歌開始,重複了兩遍。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北是一個很微妙的城市,你知道嗎?我們在這裡相遇,然後分手;即使走在同個空間裡,腳步也被切割成兩個平面。

你看不見我,我看不見你的,兩面。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Wen是想念的,在這個聖誕節中。

回憶,
Wen想著過去曾懷過的夢想,麋鹿忽然賜與好運,手中握著一個自己才聽得到的響鈴鐺。只是,一覺醒來,Wen發現其實連聖誕老公公都是一場騙局。

Wen
想起一句話:作夢的人很傻。可是,醒來卻又是何等殘酷的一件事?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灰矇矇的天空逐漸飄下細雨,11月台北街頭,八點就像11點那樣地寒冷,路東將外套拉鍊拉至最頂端,提著一只公事包穿梭在街上,等三個紅綠燈的轉換,下一個路口必須轉向麥當勞,然後直行至前方150公尺處的站牌,等待22號公車行經5個站次載他回家。

七個路口對他別有意義,第一個路口總是他慶祝有座位的歡呼;第二個路口必須投以愛的眼光;第三個路口為了女友頻頻回首;第四個路口有太多感傷;第五個路口有老地方的味道;第六個路口遺失了過往;第七個路口總是必須離開,否則將換來更多疲態。

這是路東一成不變的感慨,但卻在第四個路口滿溢超載。於是,時間帶走了寒冷的外在,空間只剩下孤單的殘存感。然後,路東沿著記憶的場景行注視禮,期待某天眼神將思念看破,就此解脫。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