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是一個無以明狀的宇宙,但是,在陳正道的【盛夏光年】裡,我彷彿看到了一些端倪。

這是一部很安靜的電影,儘管電影打著「沒有人應該是孤獨的」標語,但是孤單卻是那麼地如影隨形。故事圍繞著兩男一女,正行、守恆、惠嘉三人之間,他們彼此是那麼地不可分隔,但是卻又是那麼地殊離寂寞,我回想起幼年時期的守恆在放學的途中對著正行說到:「你真是我最好的朋友。」誰也無從得知這所謂的朋友關係隨著時間原來無法保持原貌。電影的畫面及色調也在說話,他們來自風景秀麗的花蓮,如果青春能一直這般騎著單車沒有盡頭該有多好。後來,正行與惠嘉某次翹課到了台北,開啟了青春情愛的另一章,總是濕濛濛的台北城市,呼應著懵懂無適的慘綠少年心中的陰霾。

因為害怕寂寞所以只好同化。這種同儕關係我覺得導演處理的很好,我想起小學時全班一起排擠某位同學的畫面,我嚷嚷著告訴父母大家有我也一定要有這樣地言語,那時候不知道這種害怕的感覺是什麼,但是現在想起我才明白,原來這叫做寂寞。幼時守恆因為過動的關係被老師處罰一個人在操場唸書,在所有小朋友都排斥他的時候,正行卻站了出來,願意與守恆為伍。這是一個勇敢的舉動,同時也暗喻著正行的「不凡」;而後,隨著年紀的增長,正行努力想表現出與他人相同的模樣(試著與女生發生關係
/試著穿耳洞),但是還是掩蓋不住心中日漸著茁壯的真實自我,我想起了電影中惠嘉提及教授要他們交的作業:「你眼中的真實世界」,照片中一張一張的正行以及守恆,但是「真實」真的是眼睛看得見的嗎?



正行尋找著自己的身分,他害怕被發現,害怕就此好朋友與愛情兩者全盤皆輸,他藏匿著自己的秘密;最愛的男生其實愛著另一個男生,為正行守著秘密的慧嘉,其實藏匿著是另一個必須深藏的愛情;而無法切割兩人的守恆,正行已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存在,他藏匿著一個無法解釋的答案;朋友問我說電影裡的守恆到底愛誰?我想,他兩個都愛吧。可是,愛到底是什麼?是上床?是佔有?是依賴?還是習慣?害怕失去一個人又到底算不算是愛呢?劇中人沒有答案,我也沒有。

「好朋友有什麼不能說的?」

我深愛著片中三個人各自在某處的片段,仔細看這部電影,其實對白都在三個人身上打轉,周遭其他人的聲音畫面都被帶過沒有交集。是的,這個世界的其他東西都不重要,世界只在他們三個人之間圍繞,這就是青春,那些被大人視為無謂又瑣碎的事件,其實就是全部了,以前也是,以後也將會是。



「我也有一個秘密要告訴你,你真的是我最好的朋友。」

最後一場海邊的戲我哭了,因為坦白真的需要好大的勇氣。正行在被守恆嚷嚷著好朋友有什麼不能說的話語下,他終於說出他心中那個最大的秘密;面對他的,不是一個因害怕而逃避的畫面,而是一個平凡卻溫暖的答案。我忽然覺得這樣就夠了,其實愛要的從來就不多,一個正視的眼神,我想這樣就已夠抵擋成人世界的寒冬了。

長大什麼都會改變,但是,曾輝灑在青春歲月的故事,將永遠以最熾熱的姿態在記憶中燃燒。電影片尾呼應著片頭一開始的口白:「如果沒遇上他,我不知道我現在會得到些什麼;還是失去些什麼。」
在我們還沒找出答案前,夏天走了。而,青春也結束了。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