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幻化的生命裡,原來,時間才是真正的小偷。」如是片中弟弟羅進二被老師處罰沿著秒針刻度細數時間的動靜,如果不是如此,關於那些秒針順時鐘的劃圈劃圈行為總是不知不覺。電影【歲月神偷】用了很有趣的手法,將時間停滯在一個點上,然後告訴你同一刻時間每人每處那些都正在變化的故事。

同一時間裡,哥哥正在田徑場拼命;同一時間裡,弟弟正在教室裡被令命。時間因為空間的交疊成為了聯繫。例如弟弟要趕到時間結束前衝往哥哥的比賽地;例如哥哥要趕在喜歡的女生離開香港前送上一個無法説出口的擁抱。在生命的時間口,因為聯繫的關係所以有了一個名詞,等待。



等待是空間交疊中的時間暫停鍵,將那些我們想牢牢記住的停格在記憶;然後隨著時間又數輪的順時鐘後,這些停格被迫因其他現實的故事逐漸退色。於是,在時間的出海口,因為不想忘記的關係所以有了另一個名詞,想念。

時間讓我們等待,卻又讓我們不得不想念。這如此極端的兩造情感:等待的期望,想念的遺憾;從【歲月神偷】抽絲剝繭看來,簡化在片中奶奶說的那句:「人生就是把所有心愛的東西都丟到苦海就能得以圓滿。」然而,苦海無邊,這卻總是我們把所有東西通通扔進去才赫然發現的結局。原來,人生很難圓滿的其實。呼應著時間的順逆兩端,還沒到的刻度前我們期待,下一分鐘或許只能以待。



【歲月神偷】從小而大,從一個家庭的故事說到一個世代的故事;再從一個世代的故事回歸到一個家族的故事。是故在這個時代裡跌跌撞撞的人們,順著時間踏著一步難、一步佳的左腳右腳,即使明白了人生終究很難圓滿;但,關於過往的傳說,關於舊人的話語,在被迫用時間逐漸遠離的必然中,幻化為信念。「做人,總有信。」最後終於明白了,時間偷不走的,是這些堅定的信仰。惟有相信著那些沒能見過的可能,才能在刻板的順向中,踏出一片希望之光。

就像因為【歲月神偷】這部電影,保住了香港那條永利老街一般。



在時間繼續前進的同時,你願意用堅定的信念來見證你生命中的那些可能呢?倘若真正想要,試著把所有東西通通都丟進苦海闖一回。儘管我們都不得而知最後的結果,但唯有姑且一試,我們才能從真正的渴望中找出對於時間的抗爭性。關於那些想用力記住的想念與過往,因為不想遺忘所以如此。

而,這也是我們僅能如此的方式。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