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我覺得這算是個實驗
當進劇場看戲的人也變成了演員投入不投入這回事就會變成整部戲最成功的關鍵。【莫斯科劇院人質事件實在是不能用傳統看戲的角度來剖析因為它是經由重組來還原現場整部戲是在一種戲中戲的方式呈現忽然衝進劇院的恐怖分子在置中座位拉線放置的炸彈舞台上投影著六個兩廳院附近的監控畫面(應該有是1.左入口 2.右入口 3.愛國東路側 4.劇院樓梯口 5.中心茶水間 6.忘了這個)以及戲劇院首次開放如此暴露的後台延伸擬真的場景卻意外給我更不真實的感覺與氛圍我一直想著如果這就像當初那廣播劇火星人進攻記事件的翻版我會是怎麼樣子的感受尖叫哭泣絕望坦然放棄最後一通電話我會打給誰我又會用哪些文句來留下自己最後的身影

還是一片靜默最能代表我
我想

可惜大家都明白
,【莫斯科劇院人質事件這只是一場戲我們都是買票進場的觀眾不是演員我們不用盡全力演好慌張失措與無助至少在這空間裡我們都不需要洩漏自己的底牌

我覺得
莫斯科劇院人質事件的表演方式是台灣戲迷與表演團體該去學習的地方在國外我們都知道互動式的演出其實已經習以為常但是在台灣舞台劇還是被定義成觀眾就是要正襟桅坐的模式也讓很多不曾走進劇場的人怯步認為舞台劇就是很難懂或是高及文藝青年聚集的場所可是我覺得一部戲如果只能單就看得懂不懂這點出發就實在是太可惜了看戲有趣的是有很多不可預期的情況/反應看戲是全面的舞台上所有的東西都可以是焦點你不一定要跟大家看同一個地方這就是看戲的樂趣這次的莫斯科劇院人質事件就完全符合這個原則舞台不只是在前方整個劇院觀眾席後台門口甚至是你的旁邊通通都是舞台台上在演甚麼其實變的不那麼重要

你是演戲的吧那請你來演一段讓場面輕鬆些。」莫斯科劇院人質事件

不過很可惜的是,我真的希望這戲可以再逼真一些,如果他願意安排座位旁邊就是恐怖分子,我忽然被挾持這樣,可能那「恐怖」的氛圍就更可以達到。就算我忽然被揍,我想我也無所謂吧!因為我一直抱持著我會被槍指頭的狀況發生,但並沒有,很可惜。不過我很喜歡這戲的音效,以及台上荒謬的戲中戲演出。拉扯出一些超現實的情愫,更顯珍貴。

「如果這世界不允許失控,那請你賜給我些失序的想像吧。」
…Almasy

莫斯科劇院人質事件還安排了一段媒體扭曲報導的橋段。讓我也想著在真實情況下,恐怖的真的是恐怖份子嗎,亦或是媒體才是真正的恐怖?

「你手上的不是鏟子,而是斧頭;你沒有迷路,這裡就是家。」
莫斯科劇院人質事件

看著舞台上那失去兒子的母親左胸衣服泊泊地湧出鮮血,在她閉上眼睛的同時,我終於也能安心。因為我知道,她終於找到了通往回家的入口。而我們的出口呢,又在哪裡?警鈴大響與煙霧瀰漫的槍聲哭喊聲,是
莫斯科劇院人質事件最後的答案。所有演出人員在全亮的燈光下謝幕,觀眾席上的掌聲卻顯得不太真實,好像此刻我才是那真正入戲的戲迷,卻尋不到走出戲的方式。

我們在荒謬的世界上,各自上演著自己的故事。這世界處處都是舞台,只是有的戲永遠沒有觀眾,因為大家的眼光都在最閃耀的方向。

而你,正在演怎樣的故事?真實或是虛偽,入戲或是臨演?

在步出劇院的出口同時,我望著自己的腳步,一齣無奈的戲,即將開始繼續演出。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