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六)下午三點,原本陰雨的台北逐漸放晴,經過中正紀念堂廣場準備前往ELLE與國立中正文化中心舉辦的講座現場,才發覺台北這個地方著實朝氣蓬勃。廣場上的學生們紛紛帶著手提音響自顧自地練習舞蹈,與兩旁戲劇院及音樂廳的建築相映其趣。這天ELLE與兩廳院共同攜手,企劃了一場藝術與時尚的跨界講座。吳爾芙的文學經典《歐蘭朵》已不知被搬演幾回,這次兩廳院在2009台灣國際藝術節的旗鑑製作節目,請到國際劇場大師羅伯威爾森擔任導演,並邀請台灣繼承梅派(師承梅蘭芳)唯一子弟魏海敏獨挑大樑演出,東西方結合儼然令人期待不已。而ELLE透過女性時尚角度來與所有讀者與戲迷一同分享《歐蘭朵》的另一面向,更破天荒地讓這位重量級人物羅伯威爾森親臨現場與所有人面對面暢談,讓一場原定90分鐘的講座延長為120分鐘仍意猶未盡。也因為這樣的機會讓所有人親眼目睹這位大師的幽默與風采,相信那天講座讓所有人度過了一場滿載知性與感性的週末時光。

活動由ELLE國際中文版雜誌總編輯胡慧嫚作開場,帶領大家了解這位劇場大師跨足時尚的藝術作品,讓大家了解到這位大師對於時尚的觀點與立基。總編輯胡慧嫚認為,羅伯威爾森對於服裝設計的靈感來自於他將服裝視為身體的建築,才能展現出不同於一般服裝設計的思維。而胡慧嫚也提出她對於台灣女人時尚的看法定義,她認為台灣女人追求的是一種內外在的精神,豐富自己才是真正的時尚。而知名設計師蔣文慈則從自身的經歷出發,從巴黎學設計的她一路從劇場玩到自創品牌,分享了她與多位劇場導演如魏瑛娟、黎煥雄、閻鴻亞等人的合作經驗,特別是黎煥雄最令她難忘。蔣文慈憶起當時的合作:「那場秀請來了將近20個模特兒,但黎導居然讓她們15分鐘就走完了,簡直像是在行軍!」在設計上,蔣文慈坦言自己受到羅伯威爾森影響頗深,在巴黎目睹過羅伯威爾森改編自莫札特的《魔笛》作品,給了她對於設計的嶄新角度。在劇場裡,服裝設計與導演利用空間與光線的營造,與服裝上的色彩剪裁搭配,透過一點小改變讓觀眾領悟到台上時空的流動這件事是非常有魅力的。這或許也是蔣文慈在自創品牌後,依然願意參與舞台劇合作的原因所在。

而京劇出身的魏海敏,則和大家分享了與羅伯威爾森排練《歐蘭朵》的兩三事。魏海敏認為京劇身段象徵的是心情轉折,一物一唱,都可能是動作或是時間的過去,儘管空間是不變的。這是一種只能透過感受去捕捉的情境,恰與羅伯威爾森擅長的極簡意象呼應。對於這次自己能與羅伯威爾森合作,一起把京劇藝術帶向另一種可能非常開心。當現場有觀眾提出魏海敏是否會擔心這次的中西結合會讓傳統偏向時,魏海敏提出了自己的見解:「我想,所謂的前衛藝術就是重新發現古典,一如梅蘭芳的戲一般;我們都在學習,因為學習就是一種再發現!」而這次在台上演出從男變女長達400年歷程的《歐蘭朵》,飾演這樣一個奇幻的角色,魏海敏認為《歐蘭朵》這個角色事實上是一個最完整的人,一個最完整的生命。我們都因為不了解而產生盲點,但是當有一個人可以由男變女,經歷長達400年的時間,她會用怎樣的角度寫下生命的詩句?「這奇幻的故事其實要說的很簡單,那就是當所有眼見為憑都不存在時,你的心應該要放在哪裡。」在《歐蘭朵》中,或許你可以看見答案。

最後出場的羅伯威爾森則是ELLE整場講座的最大驚喜,幽默的羅伯威爾森一開始就用模仿狗吠的聲音來捉弄現場的同步口譯(讓口譯必須翻出這些口吠聲的中文意義),逗著現場觀眾歡笑不斷。接下來羅伯威爾森則與所有人分享了他導演《歐蘭朵》的一些心得。羅伯威爾森利用白紙寫下了一道算式1+1 = 2 ;然後又寫下了另一道算式:1 = 2。羅伯威爾森認為,我們都理解的算式不一定就是唯一,它裡面其實還有很多種可能;1可以等於2,如果兩個1相加就會變成2時,或許1=2這樣的思維就可以成立。對於《歐蘭朵》,羅伯威爾森致力的,就是這樣的一種可能。

羅伯威爾森認為,《歐蘭朵》是一齣不以時間作行進的戲劇,而是用空間來詮釋。他利用最極簡的空間來處理這樣的流動。羅伯威爾森表示,簡單其實才是最困難的,而越多空間的存在則可以讓目的更純粹。他相信這次的《歐蘭朵》,可以讓所有觀眾走進一個用心領悟的空間;並學會用耳朵去看,用眼睛去聽。最後,你就可以學會用生命去愛。

一場120分鐘的跨界時尚藝文講座,與會的所有人似乎都在這次講座上獲得更多截然不同的心得。也讓所有兩廳院的會員以及ELLE的朋友多了些不同領域的所獲。界線或許從不存在,一個開放的空間裡,其實相容著各種可能。一如魏海敏遇上羅伯威爾森,又如ELLE遇上兩廳院,又或者是講座外隔著玻璃門排練街舞的學生們。空間所在,文化亦在,而人的交流,才是點燃兩者的催化劑存在。

(原文刊登於ELLE台灣中文網站)

這裡是我真正想說的: 
以上是帶點官方色彩的文字,真正希望大家看的,大概就是倒數四段的部份。很喜歡羅伯威爾森提出1=2的論點,能夠跳出傳統框架的思維就是藝術家最大的創造力,也就是帶給我們欣賞者另種思考的空間角度。其次就是魏海敏魏姐,一個舉手投足都是戲的前輩,我居然在她唱戲的專注衝擊到淚腺,輕重聲的轉化之中感受到她說的,「就這樣乍然靜止,一個時代就結束了。」傳統藝術確實有其美妙之處,特別是在現在太過工整的技術之下,一不小心藝術就淪於複製。日前前往觀賞太陽劇團,看到他們的工作人員坐在鷹架上人工控制follow燈,心中特有很多感觸。人終究才是藝術後面的最初精神,亦是科技無從取代的溫度。 

最後是工商服務時間,我真心覺得兩廳院的
2009台灣國際藝術節很有看頭,羅伯威爾森《歐蘭朵》、菲利普葛拉斯&李歐納柯恩《渴望之書》、3D影像結合的《諾曼》等,超有份量!當然如果你不想花錢,或是想看點不一樣的,這次廣場上還有舞林大道的黑角、爵劇影色舞團、街頭酷等超炫的免費演出。今年兩廳院做出蠻多創新,把更多藝術帶進廣場,我相信這應該會是一個非常有趣的藝文活動,也希望大家可以一起來共襄盛舉! 

我們
2009台灣國際藝術節見吧! 


2009台灣國際藝術節官方網站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