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單的時候,我才能感受到完全的自己。」
…慾望之翼(ALAS)

星期天下
午,前往兩廳院欣賞台灣國際藝術節的節目,西班牙國家現代舞團的【慾望之翼】。題材改編自文溫德斯的同名電影慾望之翼,敘述一個下凡的天使周旋在凡塵中,看盡人世間的孤單與情緒。然而,擁有永恆生命的天使卻沒有任何感受力,只能在凡塵中永遠當個旁觀者,透過一次一次傾聽世人心聲,去感受自己的存在

其實我不是很喜歡看舞
蹈,因為我覺得我這方面的感受力很差。不過在大學一次表演學的課堂上,老師曾對我說過:「看表演看懂不懂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看見了什麼?」這句話給我的影響很深,也讓我願意多去看看更多不同形式的演出。

這次的【慾望之翼
】,或許是個很好的例子,因為我確實感受到的「孤單」這件事。我覺得這齣舞碼把孤單的氛圍營造的很好。下凡的天使試著要找出自己的過去,但他其實是個沒有過去的「人」(其實應該是天使)。一個人沒有了過去,還會有現在與未來嗎?這些是存在的必需(雖然我們很理所當然)。當台上的天使反覆說著,「我希望自己能對一切毫無所知,如此我就可以去感受猜想;我希望自己可以擁有慾望,這樣我就可以去享受罪惡感。」我忽然為天使感到悲哀,如果存在於這世上,卻不能感受,那樣的一片空白會是什麼樣的孤寂(應該比我們的孤寂更甚)?而所謂的七情六慾,這些經常困擾我們的慾望與情緒,事實上,不正是生命旅程中,最重要的事情嗎?

台上穿著膚色衣的舞群們,與身穿黑衣的天使形成了極為強烈的對比。天使一人是孤單的;可是,外表穿著看似一樣的人們,其實誰又是真正一樣的呢?說穿
了,每個人都孤獨。【慾望之翼中有一句台詞讓我印象很深刻。一名舞者說:「孤單的時候,我才能感受到完全的自己。」孤單讓我們每個人成為了一個完全獨立的個體,誰都不能成為誰,唯一的相同也只剩下孤單本身。生存在這既相似又差異的世界,我們不能成為完全的自己,也無法成為完全的別人。

生存終於有了答案。而天使終於與世人找到了共鳴。

後,從天而降的水柱,沐浴著天使新生的羽翼。這是第一次,天使感受到了感覺;而人們則開始攀爬天梯試著逃離這個世界。在舞台上始終是個遊魂的天使,就像看不見摸不著的氣體;而舞台上的人們,就像是理所當然的固體。舞台上的水成為兩者的連結關鍵。彷彿彼此的渴望終於找到出口;然,天使的翅膀卻沾滿了水,任其如何用力拍打也無法振翅飛翔

最後的結局我覺得指向兩種答案:天使變成了「近似於」人,因為他再也無法飛翔;然而從天使面看,他也將不再是天使。我不知道結局是哪種,也不懂哪個比較好。但是我只知道一件事,天使感覺到了,天使感覺到存在了,這樣或許就足夠了吧,我想。

【慾望之翼】是一部透過天使來闡述生存意念的故事,
1987年文溫德斯靠著這部電影奪下了坎城影展最佳導演。而後該題材也被重新翻拍成了【X情人】,不過我覺得翻拍的很失敗,因為【X情人】根本搞錯了主題(當友人告訴翻拍是這部電影時,我著實傻眼)!顯然改編要掌握重點,確實需要功力。不過,這次西班牙國家現代舞團透過舞蹈的方式來呈現【慾望之翼】,在短短的65分鐘內濃縮故事,讓重點顯而易見,充滿無限能量!而舞台上飾演天使的舞者納丘杜亞托(Nacional de Danza),則是西班牙國家現代舞團的總監兼編舞。我後來才知道原來他已經50了,還能跳出這樣充滿力道的動作,我覺得非常厲害!

還有,這次舞台上也運用了些
3D像,我覺得非常好看且恰如其分(不會干擾到台上表演),搭配舞蹈整體氛圍皆到位。【慾望之翼】真是少數我完全不會打瞌睡的舞蹈演出!超強力推薦!

65
分鐘的舞蹈,心中的悸動還同最後舞台上的水般餘波盪漾。步出國家戲劇院,發覺天氣忽然驟變,原本還算舒適的天氣竟刮起一陣又一陣的風。本想咒罵這鬼天氣的字句還未出口,忽然想到【慾望之翼】中天使說的一句:「我願用我的永恆換取感受風吹拂的感覺」。忽然對於自己能如此自在地感受風的存在,竟覺得無比幸福。

即使孤單依舊孤單。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