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已經太久沒有說話。我一直在想我們是哪裡出了問題,是不是我之前太過心急的緣故,才會把我們一生的話題使用超支,我好懊悔,可是你還是不願意跟我說任何一句話,甚至是一個簡單的問候你也不願意給。

這是怎麼了,我問著我自己說。

我試著想假裝不經意的撥通電話給你,就以不好意思撥錯了這樣作為開場白好了,然後我們應該會笑了又笑,在互相問問對方最近在幹麻之類的話語,然後我就可以問你最近有空嗎,要不要出來吃個飯之類的,然後我們就可以見面,一切就可以都跟過去一樣了。我這麼想著,偏偏就是想不起你的電話號碼,我翻遍所有以前的電話簿竟然都沒有你的名字,這是怎麼一回事阿。

但是我記得你,你曾經是我很要好的朋友,我們去過我老家巷口的公園,去過動物園,每一次我都會牽著你的手,然後你都會對我說我猜你一定很喜歡我,然後我就會很用力甩開你的手對你說你想的美,然後你就會一副要打我的樣子追著我跑,然後我們就會一直跑著跑著,直到我再牽著你手為止。

那是一個好美好美的夢阿,可是怎麼會那麼陌生呢?

後來你走了,就是從你漸漸不太跟我說話開始,我試著假裝打錯電話給你,起初你還會笑了又笑,後來你就漸漸不笑了,電話那頭常常是一連串寂靜的無聲,與些許的啜泣聲,然後就會有一個男人的聲音咆哮著,然後就會傳來一聲很用力切斷電話的聲音,然後話筒裡就只剩下嘟嘟嘟的聲音,然後我的眼淚就忽然掉了下來,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了。

然後我聽說你結婚了,聽說是你父母安排的,我難過了好久直到我幾乎忘記為止,後來我又認識了另一個願意讓我牽手的女孩,然後她都會對我說我猜你一定很喜歡我,只是不知為何每次我聽到這句話就會忽然胸口悶了一下,不管我手裡到底牽著誰的手都是如此,後來那些女孩也都走了,可是我一滴眼淚都沒有掉下來。

後來我終於又見到你了,是在晚間新聞裡面。

「今天下午警方接獲在台北縣中和某公寓民宅內,有位年約
40歲的母親帶著兩名年幼的小孩在自家燒炭自殺,具鄰居指出這家夫妻經常吵架,也常常聽到小孩或是女人的哭泣聲….

我一眼就認出你來了,不知怎麼,我想起了你的電話號碼,我緩緩的拿起電話,原本我想假裝不經意打錯電話來作為開場,只是每按下一個按鍵,我就會掉下一滴眼淚,直到我按完
8個號碼後,我忽然止不住的哭泣了起來。

我想我一直都是記得你的,從來就沒有忘記。

我記得你,你曾經是我很要好的朋友,我們去過我老家巷口的公園,去過動物園,每一次我都會牽著你的手,然後你都會對我說我猜你一定很喜歡我,然後我就會很用力甩開你的手對你說你想的美,然後你就會一副要打我的樣子追著我跑,然後我們就會一直跑著跑著,直到我再牽著你手為止。

我終於知道你為何後來都不願意跟我說話了。


「我猜你一定很喜歡我。」
「你猜錯了。」

「是嗎?」

「我不是很喜歡你,我是很愛你,愛死了可不可 以?」

「你發什麼神經阿

你笑了笑,這次我沒有用力甩開你的手,你也沒有一副要打我的樣子追著我跑,我們就這樣一直牽著手,你甚至還把頭往我肩膀靠了上來呢。


「喂,請問你找誰,喂?」

「嘟..

我們已經太久沒有說話。我一直在想我們是哪裡出了問題,是不是我之前太過心急的緣故,才會把我們一生的話題使用超支,我好懊悔,可是你還是不願意跟我說任何一句話,甚至是一個簡單的問候你也不願意給。

我終於明白了這是為什麼了。

因為我忘了給你答案,而一切,也都來不及了。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