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矇矇的天空逐漸飄下細雨,11月台北街頭,八點就像11點那樣地寒冷,路東將外套拉鍊拉至最頂端,提著一只公事包穿梭在街上,等三個紅綠燈的轉換,下一個路口必須轉向麥當勞,然後直行至前方150公尺處的站牌,等待22號公車行經5個站次載他回家。

七個路口對他別有意義,第一個路口總是他慶祝有座位的歡呼;第二個路口必須投以愛的眼光;第三個路口為了女友頻頻回首;第四個路口有太多感傷;第五個路口有老地方的味道;第六個路口遺失了過往;第七個路口總是必須離開,否則將換來更多疲態。

這是路東一成不變的感慨,但卻在第四個路口滿溢超載。於是,時間帶走了寒冷的外在,空間只剩下孤單的殘存感。然後,路東沿著記憶的場景行注視禮,期待某天眼神將思念看破,就此解脫。

只是,在解脫來臨之際,天氣依舊冷凜。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