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是撐不住了,你選在凌晨
235分掉下眼淚。原因你不是很清楚,也應該說,腦子與淚線的反應一致,只是心理企圖逃避,相互作用下,文字解讀為不知為了什麼。

並不是每次都是為了一件事煩惱或傷心,只是隨著時間,那種毫不在乎其實你覺得似乎不再是一種瀟灑,而變成了一種無能為力的消極。於是,每每傷心之際,你都有活著的真實感,勝過每天的汲汲營營。

可是你覺得這樣一點都不好,如果不要想會更好。因為想了又能怎麼樣呢?這個你倒比誰都清楚。只可惜,腦子就是不聽你的。

每一天都有失去的感覺,應該說,獲得與付出很難成正比,從一出生你覺得你就不完整,只是沒想到後來的每天你失去越來越多,雖然那些都是你曾以為會獲得完整的東西,可惜時間只證明了你是錯的,後來也只是在驗證而已。

你知道不只是你在失去,她他牠或是它或許都是。16歲那年她偷走了你的愛情,而8個月後你偷走了她的愛情,還不還都不是一句話就能解釋,直到後來,每個人都有所空白,我們企圖在別人身上找回可以拼湊的輪廓,機率卻是微乎其微,甚至一不小心就空白的更多,她他牠或是它或許都是。

然而,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又能怎麼樣呢?

於是,你習慣在夜晚想一想那些回憶,試圖在記憶裡召喚曾經完整的你,不盡然都是些傷心,那些曾有的快樂在多年後獲得了重見天日的機會,你冷靜下來想了又想,原來這些片段就是你失去的某些空白,儘管任憑你怎麼彌補都不能完整,卻能給你些微的適懷。

然後,你嘴角微微上揚,開始慶幸自己還留有初戀時那唯一一張沒有被你扔掉的照片,照片中的她背對著你,只有你自己面對鏡頭,那是一張用自拍器拍下的照片,是你自己亂玩的,而這張照片的存在,只有你自己知道。那個時候是這樣,如今也是這樣。

忽然,你得到一個簡單明瞭的結論,你好像沒有那麼難過了,眼皮一陣沉重,就睡覺去吧!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