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淡藍色的青春在記憶中揮舞,

那是一個泛舟的畫面,

關於我那無助在海上漂浮的5分鐘,

與微揚的嘴角,

接近茫然未知的我泰然處之,

後來我不曾再有過這樣的感覺。

年輕是真的狂妄不羈,我現在才覺悟會不會太晚?

關於我那一只淡藍色的青春,

沉默成了我們聯繫彼此的唯一方式,

你時常叫我莫名的想念,

那大學下課時漫步在校園的話語雜碎,

所謂愛情,直到現在還沒有結論。

年輕是真的予取予求,我現在才後悔會不會太晚?

一具深藍色的軀殼內,

一只淡藍色的青春在記憶中飛舞,

彼此,何去何從?

亦或是,就此,無所適從。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