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打包了記憶,這是總是保持屋內整齊的你,最隱密且混亂的禁地,就連你自己也無法輕易踏進。

衣服需要換季,候鳥需要過境,一年四季輪替,而,記憶有保存期限嗎?一如所有順著時間必須作出的決定,那交雜著歡笑與痛楚的至極,身為當事人,這個區域更顯得寸步難行。

只是,空間不總是無窮無盡,你必須有所取捨,哪些記憶必須遺忘,藉以換取更多的空白;你心理清楚,其實所謂的遺忘只是絕口不提,這是讓身邊的人放心的一種障眼法。而有時,這樣的假裝,久而久之竟也真的煙消雲散。

有些記憶可以,有些則不適用。

這次,你並沒有把握,可以的話你希望是前者。

如果可以的話。

這次,你打包的這些,應該會讓腦中空出一大片空白,究竟有多少其實你也沒有把握,你曾經告訴自己你想永遠保有這一切,就算只有你自己在意這些也無所謂,這是你從慘綠少年時就堅持的東西,那時你以為這會是一輩子的固執,直到你赫然發現原來記憶也有保存期限,而往往那一刻到來總如同電光石火般令人難以置信。

記憶過了賞味期限,還可以保留什麼?
 

於是,你開始逐步打包,沒有一件件回顧只怕觸景傷情,你打包著一些關於他的種種,比你原先設想的還多。你沒有一件件回顧只怕觸景傷情,自顧自地將過期的回憶一箱箱封閉,殊不知過期的不僅只有他而已,還有一些,關於青春、夢想、以及天真。

原來早已過期許久。

記憶過了賞味期限,究竟還可以保留什麼?除了歡笑與痛楚的至極,不再感到狂悲狂喜忽然也是一種無奈,你選擇把一小箱的他繼續放在心理的最深處,只有你自己知道,那是一個最陰晦的地方,還不願封上的膠帶,刻寫著青春,夢想、以及天真。

如果可以的話,你希望他永遠在那。

如果,可以的話。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