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盛夏光年,其實是有一些私人因素。

當然,不僅僅是因為片中出現的高中英文課本、
T28手機,以及五月天正式出來前就已收錄在台灣同志音樂創作2的<擁抱>,那是我第一首認識五月天的歌曲,從一張合輯開始。

事實上,有更多情感上的關聯所至。

友人閱畢電影後問了我:「所以守恆是雙性戀嗎?」
我是這樣回他的:「他愛的是人不是性別。」

我不喜歡聽到有人把愛情劃上公式,好像那就是一種必然。事實上,我們每個人不都是從「人」開始愛上,不論男女皆是,當然,異性相吸確實是道理,但並非真理。

有些人愛上了,必須走向比一般人更為辛苦的路,除了拒絕與失戀這必經之路外,還必須承受他人眼光與周遭壓力問題,如果不是沒有辦法,其實大家都可以走一條簡單又平凡的路徑。

愛是什麼?愛是結婚生子,傳宗接代?還是日夜掛記一個人,無時無刻想跟他獨處?亦或是強烈的佔有慾望,害怕他就消失在你的生活中?

我相信片中守恆理不清他對正行的感覺,也不能失去他與
惠嘉的關連,他兩個都不能沒有,因為他們兩人對他都很重要。

我想起了我的初戀情人,在我們分手後的一年他寫了一封信給我,信中的一句話:「原諒我不能做出選擇,因為你們兩個我都不能沒有,兩種好我都想擁有。」
當時他結識了大學裡的學長,在學長強力地對他導正觀念下,我終於宣布放棄,放棄這段七年的初戀。多年之後我還是沒能原諒他信中的自私。

直到我看了盛夏光年裡一段守恆對著
惠嘉敘述正行與她兩人重要性的片段,我忽然整個鼻酸了起來,原來,兩個都不能沒有,不是一種自私的決定,而是一種無法取捨的痛苦,特別是在一個異性與一個同性之間。

原來,兩者都是愛。

我想,我是釋懷了些,對於那段早已事過境遷的記憶,或是現在也只剩下我一人記得;但,業已足夠,甚至彌足珍貴。
如果不是他,我想,我不會明白愛上一個人的快樂,以及勇氣;只是太久沒有想起罷了。 

而,盛夏光年呢?

在夏天別離之際,守恆終於給了正行一個簡單又溫暖的答案。

我終於明白,原來,友情跟愛是可以同時存在的,在我離開青春的多年後,一部電影中,明白了初戀的苦澀,也同時憶起了遺忘太久的美麗。

我的,無關也關乎的,盛夏光年,我愛的原因。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