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三夜,不知是誰陪伴著誰;也或許,我們都需要陪伴。特別是在某些可以暢所欲言的空間,讓妳肆無忌憚地與我分享著那些生活的小確幸,無視我極欲迴避的閃光之禍。

事實上,其實我很開心聽到這些,真的。

2009,對我們鐵定別具意義;我們各自都作了些對自己很不容易的決定,在心底或外在,這是何其勇敢。妳勇敢著無視外在可能的絮叨背負,我則勇敢著孤注一擲。就勇氣的程度來說,或許一詞衝動可以給予我們諸多解釋,在一切永遠很難理出一個頭緒或是之後的將來之類爾爾。

妳說,他將妳從某種困境救了出來時,我心裡忽然一陣糾結。這種情緒,很近乎愛情真實的面貌。

好像很久沒有聽到這樣的故事了,在我身處的這個過於孤單的台北。於是,當我在那本應陌生的香港聽妳說到這些,一種曾經熟悉不過的情緒就這麼被牽引了出來。

這樣解釋情感,最簡單也最足夠,無需更多了,真的。

經過中環的十字路口,在一陣煙霧瀰漫之後,天空忽然飄下細雨,一陣莫名中,我忽然哽咽了起來。眼淚是由衷爲妳感到開心最不加掩飾的情緒,我的直接方式。回應著妳說,他也是一個何其勇敢之人,我知道妳懂我說的。在那個不到十秒的綠燈步行中,我們都濕了眼框。無視熙熙攘攘的路人從身旁經過,就這麼拼命用衣角擦去那些只有我們彼此明白的淚水。

不用在乎別人的眼光,意外呼應著這齣莫名而至的場景註記。然後,相視而笑。
我們好像神經病;但也沒有關係,又有什麼關係呢?畢竟這可是我們自己的事啊!

人生至少要有一件事是別人管不著的。
妳我的這樁絕對是如此。

離港前,少了一支筆與一張禮物卡,恐誤了一樁好事。可我真開心,妳總算願意接受我提供的計畫與安排。故事的延續總需要鋪陳,放在心中的滿溢其實很難被發現。如妳所言,其實妳也不知道接下來與將來會是一個怎樣的局面?這問題在我心中宛如山谷回音一點也不陌生。所以我就把我早有的答案告訴妳,

「知道現在想幹麻就好了,不是嗎?」

將來本是未知,就算下一秒分針還沒向左移動前你永遠不會知道那是什麼的道理一樣。何必確立如此多的思緒?特別是情感,這本來就是樁以衝動為奠基的偶發事件,而在衝動走向確定的過程,就是這些我們正在共度的每分每秒。妳覺得我們還能錯過什麼呢?

這一秒決定了,就這樣做了吧。沒什麼不可以的,真的。
苦短的人生總要爲自己想要的生活相伴捍衛吧,這才是生活!

在這個嶄新的2010年,我很開心自己的第一場眼淚落在如此坦然的話語中。也很開心有妳這樣的一位朋友。

勇氣是永遠不會孤單的,因為永遠會找到共鳴,在勇氣發生的當下。
如此一來,下一秒的未來也不會如此令人害怕了,對吧?

妳知道的,我也知道的。謝謝妳,我的朋友,就算我們總是一言不合互飆髒話,或是隨時就臭臉翻臉不認人,甚至妳還叫我去死過。

但,妳知道的,我也知道的。
這樣就夠了,這就是朋友,真正的那種朋友。

回到台北,我覺得這裡好像也不再那麼孤單了,真好。

祝我們,還有他,都有一個美好的2010,並期待更多的故事。
我相信,故事才剛開始呢。

Almasy  寫于台北2010.01.03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