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電影,表演,城市,生活 | 邀稿,合作,體驗,撰文
歡迎來信:almasylin@hotmail.com



如果要說起我進戲院的第一部電影,沒記錯的話,就是【末代皇帝】。當年的戲院門外還有本事可拿,電影中間還有兩次中場休息。只是當年我年紀真的太小,只記得電影一開場的音樂,不久便沉沉睡去;醒來之後只看見一個孩子與一支蟋蟀。當時的年幼無知就此睡去了溥儀的一生,日前在有線台重看此電影,想起這段數十年前的記憶,竟有著如南柯一夢般意外串連

已經記不得到底是第幾次看【末代皇帝】這部電影,但每每有機會看到,我就會想好好地把他看完。對我來說,我真的很喜歡這部電影。

這部由中國、美國與義大利三個國家共同製作,也是首部中國開放紫禁城入內拍攝的經典作品,一舉奪下了
1987年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原創電影配樂等九項大獎,而不知到底是紫禁城的氣勢太磅礡,還是阪本龍一的音樂太勾人;亦或是尊龍的眼神太絲絲入扣?每次看完【末代皇帝】後,心中總是無比惆悵。我無法想像一個人的生平可以經歷那麼多的變遷流離,從高高在上的皇帝到被操控的傀儡,一直到最後成為接受勞改後的一芥平民,每次看到片未那幕,溥儀(還是應該說尊龍)那拱著背,踏著蹣跚步伐走回紫禁城一階一階的太和殿,橫跨過圍起的護龍望向那高聳龍椅的畫面,內心總唏噓不已。是時代的變遷太動亂?還是權力的操控太怔駭?如果當年溥儀沒有被送進宮內,那他的一生是否就會更簡單快樂些?溥儀在紫禁城享有榮華富貴,然而這看似富麗堂皇的宮殿卻是一座監牢,囚禁著溥儀的自由,並奪走平凡簡單的夢想。



我想,年輕的溥儀確實有過與婉容出國唸書的念頭;然而,皇帝的身分太大,在諾大的權力下這個夢想也隨著時間而不足以道。史料說溥儀無法忘情,所以才會淪為日本「僞滿洲國」的一棋傀儡;然而,我看著電影中被逼供的溥儀,這個連鞋帶都不會自己梆的人,從他有記憶以來,最拿手的本領,大概也只有做皇帝吧。我並不覺得溥儀無法忘情皇帝這個身份有什麼不對,因為那是溥儀最擅長的一件事;或許更應該說,這也是溥儀唯一會做的一件事,哪怕他做的不是最好;但還有其他的選擇嗎?

只要有人,就會有權;只要有權,就會鬥爭。

後人無法評斷絕對的歷史,只能針對史料來做相對評論。因為我們不屬於那個時代,自然也無從明白身在其中的選擇是如何誕生。惟有些事總能感同身受,如同幾個時代的變遷動亂,終究離不開「權」這樣的爭鬥核心。身份高低永遠都有單位可循,這是身為人無法拋去的共同語言;只是這些興盛衰敗,總在歷史的洪流中隨之起伏。沒有永遠的恆定,成就了所謂的公平。

公平總不是與生俱來,而是人生註定的興衰使然。一如【末代皇帝】晚年溥儀望著一幫紅衛兵,在他們心中可不知愛新覺羅王朝有何了不起;此時最重要的,是小冊子上的毛主席。

權力沒有消失,只是轉移。

電影的最後,是個奇幻的結局。當紫禁城管理員的小孩對著溥儀嚷嚷著你不能進去時,年邁的溥儀笑笑地說,我以前可是住在這個地方。小孩說他不相信,溥儀便走向龍椅,一手伸進龍椅後方,拿出一只鐵罐,這是當年他被送進宮時,大臣哄他送予的禮物,也是當年讓平凡的愛新覺羅
溥儀一下就展出笑顏的玩具。當管理員小孩好奇地把鐵罐打開,裡面爬出了一支活生生的蟋蟀。終於,蟋蟀爬出鐵罐,獲得自由;而溥儀也終於放下一切紛擾,與世長辭。

或許真正囚禁溥儀的,不只是紫禁城;更是那作為人的本身。鐵罐的釋放象徵,讓溥儀終於獲得真正的自由,永遠離開權力鬥爭的舞台。這個舞台,正是人生。
 

【末代皇帝】這部電影,詮釋出這位滿清帝國最後一位皇帝顛沛流離的一生。而在尊龍的詮釋下,亦把溥儀各個時期的情緒轉折演的絲絲入扣,讓人心有戚戚焉。而不知是否也同電影的翻版,尊龍似乎也在演完【末代皇帝】這部電影後,個人沒有再出現更令人難忘的作品。興盛衰敗、潮起潮落,人生如戲終戲如人生。太過美好或太過哀悽的太不真實,不如就把它當作夢境一般吧!

誠摯推薦【末代皇帝】。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racywong
  • 我記得第一次看的時候,我有種想哭,卻又哭不出來的難受。<br />
    <br />
    也大力推一下!XD!
  • 妹妹你來了!!<br />
    最近可好(照片快交出來!)<br />
    我看完這片後<br />
    最近開始瘋狂看滿清歷史...<br />
    對了<br />
    原聲帶是一定要收藏的啊<br />
    <br />
    小莫哥

    艾同學莫西 於 2009/06/11 00: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