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今年真的看太多部了,看到居然一篇網誌放不下
,只好拆成兩篇放置觀影心得,這次整理了好久,不過星巴克倒也沒多喝幾杯。看來我以練就一身無須咖啡醒腦的好功夫。這次金馬影展最大的感想就是:什麼電影都可以讓我哭。是的沒錯,這次除了【巴黎小情歌】以及【另一半】這兩部之外,其他的我都有落淚。不知道的是電影太感動還該去檢查眼睛。無所謂,還好這世界上還有電影,這樣就已經夠我滿足到無須理會其他的事務了

非一般兒童電影
觀影時間/地點:12/3(一)21:20  日新威秀
短評:冰島的冷凜在電影中一覽無疑。如果不是金馬影展,我恐怕無緣見識這部佳作。四個故事的支線相互串聯,透過父母與小孩的情感交織,你會發現,小孩永遠是小孩,而父母永遠會是你最後的一座靠山,小孩則是最後的良知。導演因經費不足使用黑白畫面,意外營造出非常恰當的氛圍。大量穿梭的迷幻電音,讓電影在多數無聲的畫面時拉大情感張力。兜了大一圈的世界,最終不能分離的依然是最早擁有也無法切刻的親情。電影使用很安靜含蓄的手法處理,讓這部電影在通篇冷凜的冰島場景中,讓觀影者感到最直接的溫暖。非常推薦的好片!附帶一提,電影搭配的音樂非常之好聽,可惜上過亞馬遜也查不到資料,大概是沒發行原聲帶吧,很可惜啊

巴黎小情歌(特映場)
觀影時間/地點:12/4(二)19:00  信義威秀
短評:或許是坐第一排的緣故,總覺得電影中的情感都來的太過直接且露骨。電影採歌舞劇形式,雖然歌曲好聽,但過多的歌曲似乎削弱了電影本身。在我看來劇情幾乎流於三主線:唱歌-上床-唱歌。不過話說回來,電影名為「巴黎小情歌」大概業已說明一切,就是情歌唄。所以喜歡看俊男美女唱唱歌的觀眾應該會很愛,但是追求劇情或是道德感強烈的朋友不建議觀賞。在下屬後者

另一半
觀影時間/地點:12/4(二)21:20  in89豪華戲院
短評:電影一開始寫著:應亮第二部長片作品。果然是有夠長!大概是當天又冷又餓又累一心想回家,雖然電影也不是說很難看,講的東西也很多元。如女性自覺vs男女性別待遇;法律條款vs荒謬現象;以自貢為主出發地,採偽紀錄片手法拍攝,但是真的又夠長!還有最後的卡門音樂讓我傻眼外,其他的大概就只能意味不能言傳。感謝川仁帶我來看這部無法說明的電影 

流浪神狗人
影時間/地點:12/5(三)19:00  信義威秀
短評:因工作纏身只好賣出。上映後應該還是會去看低

大日本人
觀影時間/地點:12/6(四)10:30  信義威秀
短評:一直以為我會很歡樂的看完它。但是最後居然慘忍地發覺原來這是一部那麼哀傷的電影。說哀傷倒也不是太過哀傷,應該說是現實來的貼切。祖傳的英雄事業透過通電讓身體變大的大日本人,延續到第六代的大佐藤早已被社會遺棄,而風光的第四代成了養老院的痴呆老人;貪戀著摺疊傘、脫水海帶..等什麼都可以變大的大佐藤,彷彿沒有變大就失去安全感。大日本人對抗著日本現今社會的亂象怪物,暗喻著炒房地產、偷窺狂、色情氾濫、盲從的ya世代,對大日本人來說他日本早已是他無能為力的世界,英雄對抗怪物的戲碼只能無情地放在深夜最冷門的時段播放;英雄賺不了讓自己溫飽的薪水,也顧不到自己的妻小,甚至沒有一點值得驕傲的地方。而入侵的大美國主義更是諷刺地帶走了日本的凋零英雄,電影最終大佐藤的一句:沒有我也沒有差吧?!看似好笑其實哀傷。

整部電影的靈魂人物,飾演大佐藤的日本搞笑男星松本人志落寞的神情絕對心酸至極。演編導輯一身的松本人志在訪談中提到,一直想用趣味的手法來拍一部會讓人笑中帶淚、淚中帶笑的電影,他在「大日本人」裡真的辦到了!雖然電影最後略為草率,劇情也不是太過連串,但整體而言電影主旨確實令人深思,是部有機會上映的話不容錯過的好電影!

881
觀影時間/地點:12/6(四)19:00  in89豪華戲院
短評:想起了去年「永遠的三丁目」的手冊文案寫著:這是部標準的噴淚大芭樂。那今年的噴淚芭樂代表絕對非881莫屬。這部紀錄新加坡跑台文化的電影,猶如台灣6.70年代的野台秀場翻版。誇張華麗的服裝、俗艷夠力的歌曲,用最爆笑的方式讓你進入電影建構的瘋狂世界。然而,每個小小人物的夢想,每個偷偷萌發的感情,每段無法割捨的革命情感,透過總不開口的男配角旁白闡述,讓電影華麗前後兩種情感張力十足,其中電影穿插陳金浪的紀錄身影實屬感人,也讓人正視到在我們看似笑鬧的背後他們其實有多少執著。電影中每個人物的個性都很可愛,台語歌聽來也很動人,讓每個觀影人被牽動的情緒都不造作。好片一部。

傻瓜龐克之機器人現形記
觀影時間/地點:12/6(四)21:30  in89豪華戲院
短評:2007最終金馬影展以我最愛的科幻主題收尾是個巧妙地完結。電音樂團「傻瓜龐克」的首部實驗電影,兩位主角化身為一心希望成為人類的機器人,但烈日下的太陽卻是最殘酷又直接的答案。就此,機器人永遠回不去機器人的世界,也已無處可去。

通篇電影兩位機器人只能不斷地往前走,走在一片荒蕪的土地思考所謂生命的意義,以及永恆。無法接受如此事實的機器人選擇讓夥伴啟動他的自我引爆系統;而堅強的機器人只能一個人孤單地繼續向前,不斷地向前,沒有辦法結束自己的電子系統(生命),就連引火自焚也無法摧毀自己
。生命的永恆到底是什麼?為了什麼?而「我」到底是什麼?我可以是我想要的樣子嗎?還是我只能是別人希望我是什麼樣子的樣子呢?在這部70分鐘完全沒有對白的電影中,畫面震撼地向我留下這些詰問,如今的我還是沒有答案 


下回見,2008金馬影展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