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對1992年賴聲川導演執導的電影【飛俠阿達】很有感,雖然說來慚愧,因為我只在高中看過原著一次,電影是完全沒看過的。會注意這部電影,其實也是因為當時我非常著迷尹昭德,直到最近因為林育賢導演的【六號出口】,恰好主角范達音是會輕功的人物,這才令我再度勾起對【飛俠阿達】的記憶。後來找找資料發現許多人都對這部電影非常著迷,對於台北,似乎這不只是一個故事而已

關於傳說。電影敘述著在台北其實有著很多武林高手,他們隱姓埋名不任意外顯武功。阿達是一心想學習輕功的年輕人,直到他找上了師父。師傅告訴
他,「越高深的武功,其實是看不見的。因為看不見,所以成了最至極的孤單。來,阿達果然練就了輕功,但在一場火災中,他發現他的輕功竟然不能讓他解救他心愛的女人,最後只剩他自己以輕功飛離了火場。從此之後,在台北有著一個繪聲繪影的傳說,在這片都會叢林中,偶然會有人看見一個在高樓間飛躍的身影。

阿達真的會飛
了,他可以飛越台北;但是,他卻飛不離滿身的孤單。

這是一個很富禪意的故事,雖然很多地方我也記不太清楚了,但是那一
句:「越高深的武功,其實是看不見的。」始終烙印在我的腦海。是阿,那些總是看不見的:心事、實、惱、情、寂寞,何嘗不是另一樁屬於自己的武功,怎麼都是看不見的,那麼我們又何必在懂不懂這樣膚淺的問題呢?

聽說緯來電影台偶而會有播這部電影,運氣好的話或許可以看到吧。因為擁有這部電影版權的公司已經倒閉,所以市面上幾乎絕跡。頗想收藏的我忽然感到有趣,真是一則相呼應的消息!

難得台北灰色叢林中還有一段那麼美麗的傳說,蓋
世,原來不是爲了揚名;而是爲了,隱姓安靜。我想,我們也都如同阿達一般,不聽勸告地闖入一個極限,然而,殘忍的是這個世界卻從不因為我們的極限而圓滿,反之只會讓你感到更至極的挫敗。孤單依舊孤單。所以,我們只能這樣地隱姓埋名,在自己的高處,看著下一個趾高氣揚自己,步上同途。

所以,拋開哀傷吧,不過就是這樣,平常心,平常心。平常心就好。因為,這個世界本來就是「漂」,如果能看清這一點,飛不飛,其實,也就不那麼重要了!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2
  • 《飛俠阿達》是我高中時進電影院看的
    是對我頗有影響的一個故事
    今早又把小說翻過一遍
    還是頗能喚起些什麼咧

    可惜現在還是找不到電影
    裏頭一些畫面卻是記憶猶新
    像是台北捷運施工時一片紅色警示燈構成的畫面
    蔡明亮的《青少年哪吒》裡好像也有相似的場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