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晚,REX在鄰近自家附近的巷弄內,決定走入一個不屬於他的空間。其實會踏進這裡,REX並沒有過多意外。那與生俱來的指南針好些年前似乎就有毀壞的跡象,早已不知幾回踏進那根本不屬於他的方向上。後來,REX就索性亂走,反正哪裡都一樣。


 

不熟稔的語言在空氣中交疊,吧台小姐彷彿在REX推開店門的那刻就看穿了他不能說的心事(也或許是看多了成為一種本能),默許且合理地輕觸REX內心禁區的邊緣。「就來一杯薄荷酒吧。」REX回應說著。在這句話之後,緊接著是一長串的沉默。而沉默往往伴隨著就是憂鬱,這似乎也是沒辦法的事。只有耳畔的搖滾樂藉著音響不服老地唱著,好似想用音樂狠狠地抓住青春的結尾。或許正因如此,在每首歌與歌銜接的空白處,卻意外留下更令人惆悵的遺憾。

REX
悄悄地聽著這個城市的流動。隔著玻璃窗外的人們,在路邊討論地是誰的心事?店內光影的折射有種安全的包裹感,也讓這處不明亮的空間更顯心事重重。不能說的秘密持續在一杯薄荷酒中徘徊。
總有想一飲而盡的衝動,總是有的。但REX沒有,REX深怕空盪的酒杯會讓自己過於赤裸。於是,他緩慢且緩慢地啜飲,讓酒精順著喉頭通往繁雜的灰色地帶,藉此麻痺所有他自認為已無能為力的過程。總是有的,如果可以的話。

究竟過了多久?夜晚的黑似乎沒有可以分辨長短的線索。

「請問還需要嗎?」小姐望著
REX桌前那薄荷葉多過水的酒杯親切地問候著。一句話的瞬間把REX拉近現狀。「終究還是得清醒的啊!」REX用只有自己聽得見的音量說著。「不用了,謝謝。」  他回應女仕一個禮貌的笑容。在女仕拿起酒杯以及那只,因無法承擔杯內過於濃烈情緒而滑下眼淚的濕潤杯墊。REX想,她確實必須帶走它,因為她還需要它,再次注入另一個同樣需要被安撫的故事,再另一張桌子上,重新演出。

顯然地,
REX的故事應該告一段落了。

REX
將原本準備誘發的心事裝進西裝外套裡,那個他與它都習慣的角落,一身筆挺地推開店門踏出。用熟稔的手法燃起一支煙後,快步轉出那條陌生的巷弄,接上熟悉的紅綠燈口,朝著前方走去。

在迷濛與清醒交疊的東豐街上
REX把記憶的線索遺落在那被缺了一邊的月亮逮個正著(其實她也看多了)。不八卦的月亮用她習慣的緘默回應並以溫柔的微光照耀  著說:

,我們回家。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