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30290679_b1efc2fa47_z.jpg  

我很喜歡樹,因為牠可以活得比人生更久;而同時間又能如此輕易的落下葉。葉子上面的脈絡總會讓我認為它含著某些屬於這棵樹的記憶。如果套在人身上,或許所謂的一生不過只像一片葉子從萌芽到落地的過程吧。只是,何時會落地,而又是誰先落地,這我們永遠不知道。

我很喜歡【永生樹】。

【永生樹】並不像是我們習慣的電影用同樣的時間空間來說故事,而是用各種不同距離的時間來說故事。在其中我們可以看見宇宙萬物的時間流動,有些甚至是我們一生都不見得可以「直接」看見的畫面。時間用生命堆疊,對大自然來說是一段緩慢的過程。不外乎從小至大,從細流到磅礡湧出;而人的生命則用記憶堆砌,從必然到偶然,從毫無疑問到充滿疑惑。倘若生命是必然發生,是上帝的恩典,那麼意外又是為何而來?死亡又是為何而生?【永生樹】把這樣的難解疑問,放入了一個家庭中來呈現。
永生樹.jpg   

一個家庭的故事,從失去了一個兒子開始敘述。

不似一般劇情片的處理方式,【永生樹】只用每個人不同角度與各自心事的喃喃自語當作電影台詞。大量的疑問句從求助到無助,從謙卑到憤怒是對無常人生的不知所措。而人除了天命之外還有後天的人生得順從或抵抗。我們變成了一個人是天命所致,而我們會變成怎麼樣的一個人似乎有時也無法選擇。我看著片中飾演父親的布萊德彼特帶著兒子要求他們對他揮拳的那些畫面其實頗為感傷,那也曾是一雙想彈鋼琴的手。但這個世界的生存法則就是如此殘酷且無法逆轉,過去了時間是任你怎樣也無法追回。當夢想破碎成了遺憾後就會散落在記憶的空間中無窮無盡的蔓延開來。而那是一個沒有時間的地方。
249790_10150279303311518_212072026517_9054095_1244446_n.jpg

每個人都有過這樣的經驗。一想事情出了神,你根本就不會記得到底時間過了多久。時間短的成為發呆,時間稍長的叫做恍惚,困在記憶中的叫作發瘋。

我想起了表坊的【暗戀桃花源】那個最後在台上發瘋旋轉的神祕女子,對應著台上那個從來沒有停止轉動的時鐘。「也許瘋了才是讓時間停止的唯一方式。」當時看完註記的這句話,至今依然記憶猶新。

當然,【永生樹】並沒有如此安排。而是在大量的衝突與各種時間對比下,回歸到生命的基本面,關於那件我們尚能掌握且或許也是唯一的能力,那就是愛,且它能創造生命。而生命誕生的同時就是一道希望,就算稍縱即逝。
1307854599-5c1005e662184ccfc9cecf8f0a6e72d2_n.jpg

【永生樹】的最後,把信仰這件事從原來的上帝轉向到自己的親人。逝者在記憶中守護著我們,而我們在思念中突破了時間的籓籬,走向一個與所有記憶共處的空間中。

那是一個沒有時間也沒有疑問可以阻撓我們的地方,有的只有愛。
你懂得如何去愛這件事就夠了,在這個隨時都會有樹葉飄落的世界中,我們懂得如何去愛這件事就夠了。

【永生樹】,推薦給喜歡樹也喜歡落葉且從不打算讓別人知道的人欣賞。

1308658139-683cfb816b0fe275a09efdcce6173f97.jpg

艾莫西寫在後面:
我知道有很多人不喜歡【永生樹】,當然我也可以理解。【永生樹】並不是一個以完整故事出發的電影,它算是片段式的拼湊。事實上片中有很多畫面其實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我只覺得那很美。我想起大學時的表演學老師劉守曜曾對我說過,「看懂不懂不一定是件最重要的事,有時候看起來很美意義也就成立了。」我想【永生樹】對我來說大概就是這樣吧。

特別推薦【永生樹】的電影配樂,透過音樂強弱堆砌出的情感張力十足,帶點神秘又令人陷入沉思的情緒中。不知怎麼每每聽到後忽尖銳的單音時,我彷彿聽見了孤獨在嘶吼的聲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