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蘭嶼隨拍

最近很需要聽音樂。或許不是最近,一向以來都如此。

比起交談,好像更喜歡用耳朵捕捉聲音,有音階的文字似乎比較好入耳消化。音樂可能是軟柿子,畢竟話語總容易太過尖銳鋒利。一如比起對話,我更加著迷於書寫,堅持用親手寫下的書信有其文字後方的意義。因為存在的本身就快被模組化,ID或是顯示圖好似就快腐蝕了腦袋。無上限的狀態狀態狀態讓人以為自己有了新姿態,殊不知這一切就快要讓自己在現實失態。


於是我們習慣大量更新好讓他人知道自己活著無論好或不好或硬是要理直氣壯討個關懷。


雨從沒停過,一直以來。於是窩在家裡我們也懂了讓自己溫暖的方法,安全無害。關上通訊就無堅可摧,打開聊天室好多關懷,虛假亦可照單全收。畢竟在這世界上真實的東西大多不值錢,新鮮的會壞,時效性的會過期。還不如一朵假花在那永保色澤,就算散發著大量塑化味也得以寬恕。

氣味不佳,原來這就是永恆的姿態。

我們總不間斷擦拭又擦拭假花上的小塵埃,極力保有煥然一新的狀態。把生命投注在永恆的幻象,卻從未曾在意擦拭去的都是活著的事物,留下來的大多一片死寂。

虛情的大多不會過期,因為永恆都是假的。(可是我卻在這裡好想當個真實的人。)

我不求永恆,因為那只會令我作嘔。我不想活在通訊裡,因為那只會讓我看不到我。關於存在好像也只有影子能明白。可能還有塵埃,畢竟每個久放的東西上面都沾滿了他。

於是,我總需要書寫與更大量的書寫,關於我那就要滅絕的字跡,還有那隨時就要過期的真相。就算這世界上真實的東西大多不值錢。一如一文不值的我正一點一滴的逐漸腐壞。

(怎麼辦?換個頭像改個狀態一切就可以重來?少來了。)

其實早已不求這世界伸出援手,只希望別輕易抹去我身上的塵埃。
因為我是真的。


陳綺貞 - 小塵埃
作詞:陳綺貞 / 作曲:陳綺貞 / 編曲:李雨寰
他在五點十分醒來 他在清晨時候離開

透明的玻璃窗沾滿小塵埃
我在這裡 比黑暗更深的夜裡
張開眼睛 陌生人寄來一封信

我在清晨時候醒來 帶著他的暗示離開
在跌倒的地方勇敢站起來
我在這裡 我在你昨天的夢裡
一片烏雲 一座神秘的小森林

誰來擁抱我 保護我 傷害我 放棄我
擁抱我 保護我 帶著我逃到黑暗的盡頭
擁抱我 保護我 或是傷害我 放棄我
擁抱我 保護我 帶著我逃到黑暗的盡頭 等著他

他在午夜時分回來 帶著憂傷的歌把回憶敲開
我在這裡 手提著沉重的行李 迷失在我和你未完成的旅行
你在哪裡 一道解不開的謎題 隱藏在我和你未完成的作品
隱藏在我和你未完成的作品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