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189_2123474419449_4659832_n

人是個體,唯有情緒能讓我們成為同類。


幾個月前在某個LIVE HOUSE,我有了這樣的感觸。陌生的彼此某被某種氛圍所觸及,在同一首歌曲中激動落淚,或同個畫面感觸良多。似乎眼睛及耳朵很習慣去幫我找某種情感上的同類,讓一些赤裸的脆弱不會顯得過於孤單。

年紀越長,我也就越相信緣分與默契都是稍縱即逝,關於天長地久這種名詞,好像已消失在成人的日常用語中。就算自己相信,也基於說出來沒人理解的困境而選擇沉默。這讓我想起某次從南部搭客運回台北時,在車窗外看到被染橘的天空,魔幻時刻,下意識讓我忍不住想拿手機拍下這美麗的一幕,偏偏手機在這時卻沒了電;如此美景卻無法與誰分享的心情讓我有些感傷,但再仔細想想或許也不全然只是想分享這樣如此單純的念頭,多少也有一種想證明的心態,想讓大家知道我是真的有看見,有圖有真相之類的。一想到此便覺得自己悲哀,到底是對自己感到過於卑微,還是對這世界信任過少?

如果總是要透過別人的眼睛來告訴他人千真萬確,那那些沒有出口的秘密是否就等同不存在?
可是,不存在又怎還是會讓人感到被一次次的撕裂?

於是,我們話越說越少,語言成了不著邊際的附和,為了表面的和平法則。但越表面卻又顯得越加深沉,每個舉手投足彷彿都在朝這世界呼救,每次嘶吼時高舉的雙手也希望某人能拉你一把。我們期待某種勇氣可以穿越那些就快忘了如何蛻下的保護殼就這樣朝著我們走來,只為了拯救你而不過問為什麼。

往往能如此的,都是不太熟悉的陌生人。或許正因為如此陌生,於是才能擁有沒有包袱的真實,帶我們逃出那些身邊的人不知道但並不表示不存在的東西,就像黑暗中燃起煙火的璀璨瞬間被照亮的秘密。就算什麼都不說,也知道不說的才是真的。

於是,在某些時候,我們會遇上某些人,倏然且短暫流淚或微笑擁抱或接吻超越這世界既定的情感模式不為了什麼,只是純然的依存,為彼此成為同類
哪怕只是一首歌或一齣電影的時間,某個瞬間。

但,也存在了。

撲火,我們相視笑著撲火, 什麼都不說
不說的,是真的
-張懸〈豔火〉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喬小夫
  • 我也喜歡張懸的這首歌,好久不見了,莫同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