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涉人生】時間的水平面:《一代宗師》(The Grandmasters)

王家衛是個卡在時間縫隙的人。對我來說他確實是這樣的。我很想知道他的手錶是甚麼樣子?他多久會看一次他的時間。時間對我們來說是時針分針秒針所組成,但對王家衛來說鐵定不是這樣。《一代宗師》最被大家討論的話題是這電影前後所耗費的時間長達十年之久:完全打破了《2046》五年的拍攝期。但我心裡想著倒不是這樣的時間軸線,對王家衛來說恐怕根本沒有注意到時間就這樣過去了,他始終有他自己的時間計算方式,他的時間或許都只存在於分針或秒針之間那個無從定義的縫隙。

王家衛的時間,是順應空間所誕生的。是那個他無法忘卻的年代,氛圍,或是記憶所組成。

【影涉人生】時間的水平面:《一代宗師》(The Grandmasters)

《2046》講的是一秒鐘,是筆觸碰觸到稿紙上的一秒鐘。但這個字寫出來的卻是十年記憶。是周慕雲困住的房間,是來不及對蘇麗珍承諾的那張船票,是計程車上那個搖晃無言的依偎,也是最後錯過的兩個空間。時間被卡在那裡完全停滯。

那麼《一代宗師》呢?恐怕是回溯到那美好的堅持年代。


【影涉人生】時間的水平面:《一代宗師》(The Grandmasters)

從電影的第一個畫面開始,王家衛就竭盡所能地讓我們看到不可能在時間裡被放大的毫秒細微。是輕煙繚繞,是色差渲染。我們用肉眼看到了時間,以極緩慢的速度進入時間的世界。接著我們看到了葉問,一場雨中的對決,招式定格,詩意的拳腳流動。水被動作濺起的波紋如夢似幻。

王家衛對於中國武術的浪漫情懷在《一代宗師》開場的這場武打畫面表露無遺。甩開了慣有武功拳拳到肉的痛感,沒有濺血只有水花,這是一場表演,一場Show,一場觀影者體悟功夫之美的運鏡手法,嘆為觀止。

【影涉人生】時間的水平面:《一代宗師》(The Grandmasters)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用這麼一句通俗的話來形容《一代宗師》的武打開場我想是再適切不過。不過王家衛的浪漫與壓抑,慣有的矜持與沉默,讓這部即使不以愛情為主線的《一代宗師》,依然佈滿著所有似曾相識的作品過往。主角詠春派葉問一如《花樣年華》的周慕雲,無論是抽菸姿勢或是那臨門的忽然軟弱都即富記憶連結。又或是宮二如似《2046》的白玲,如此迷戀上錯愛的男人;葉問與宮二在64掌過招激發的情感則帶出我記憶點中的蘇麗珍,最後那段葉問與宮二從酒樓離去的背影如是像極了《花樣年華》。

於是我是多麼自以為地在《一代宗師》中獲得了些救贖,對於宮二坦承對葉問的那句,「我心裡曾有過你。」我私自當成了吳哥窟樹洞的秘密終於得以解脫。都是同樣的事件卡在同樣的時間,都是錯過與遺憾。在不同的作品中得到屬於的答案,我當然也只能說一切可能都是我自己自作多情,但我寧願相信王家衛困住的時間是為了在不同作品垂直跳躍。

【影涉人生】時間的水平面:《一代宗師》(The Grandmasters)

又或是宮二與馬三那場月台對決一旁直駛的火車上是否開往2046?車上是否載著要把失去的東西找回來的乘客?當我想著《一代宗師》的人們是否也想搭上這台列車時,宮二對馬三說的那句台讓我知道王家衛跳出來了。

「不是你還的,是我討回來的。」失去的可以追回,如果你夠堅持並且徹底放手。宮二放棄了婚約,不結婚、不傳藝、不傳後,我就當她也放棄了那台列車。64掌是愛情也是夢想,但為了把宮家的東西討回,她把這些私自的又放進了樹洞。樹洞一直有很多不能公開的秘密,在王家衛的時間裡,我們都不會注意到真正的時間,一如那些抗戰、那些過招、那些被用文字交代的哀傷。過去了就是過去了,一張全家福一瞬老去,用一秒鐘交代數年。死亡只有文字,葉問只有一滴眼淚。王家衛總是太倔強又太壓抑, 而我們都理解他刻意的輕描是為了不讓情緒全面潰堤。

【影涉人生】時間的水平面:《一代宗師》(The Grandmasters)

「抬頭看看,這裡不就是個武林嗎?」


招牌的斑駁陳舊,每個破損都是時間。時間在那,時間從不在手錶的指針上,《一代宗師》最迷人的就是這麼一幕,宮二抬起頭望著那整牆面的功夫招牌,時間都在那一目了然。而那些時間裡也是我們自己,我們也在那,跟著招牌一樣老去,一樣要淹沒在時代的潮。那些時間縫隙中有過的夢想,愛過的人,留過的長髮,一身的孤傲。詠春或形意,八卦或太極,理髮店還是肉販,太多的時不我與。可終究這些沒有哪個比較名貴或特別,時間永遠是最公平的,因為它通通都會帶走一個也不留。除了照片曾被定格。

【影涉人生】時間的水平面:《一代宗師》(The Grandmasters)

練拳三境界,「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誰真能見得了眾生?再厲害的宗師也終究是個人,有人追求名望、有人追求安穩、有人最後只求一個眼光。只是在棄守之前還是得一較高下,只是這些從不是為了爭個你死我活,而是曾經存在的證明,以此為「見」。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一代宗師_王家衛

始終念念不忘那些美好時代的,是王家衛;而始終能讓我迴響沉靜其中的,依然就是王家衛的電影。或許那個美好的年代已經過去了,那些秘密再也乏人問津。時間還是自顧自地在那走著走著;但所幸我們還有王家衛,還有這個卡在時間縫隙的詩人,在近乎被巨大快速的時間沖刷下,依然還留住那歷歷在目的過往。當我想念那些年代,當我想看見一分鐘的樣貌,當我想把樹洞的秘密揭開封印,我知道我可以看王家衛的電影,我可以在王家衛的電影中回到過去,我可以再次感覺到壓抑與遺憾。

「想想,說人生無憾,都是賭氣的話。」

在不屬於這個空間的時間裡,如此,再次大口喘息呼吸。

【影涉人生】時間的水平面:《一代宗師》(The Grandmasters)

最後附上剛看完電影時寫在facebook的簡短心得:
「想想,說人生無憾,都是賭氣的話。」《一代宗師》彷彿是王家衛所有作品的鄉愁。幾乎可以說葉問那句沒對妻子說出口的話何嘗不是周慕雲對蘇麗珍?又或是宮二與馬三那場月臺比武往前駛去的火車就是開往2046。亦或是故事硬生生從1936說到1960這個阿飛正傳的年代。片中一句,「每場相遇,都是久別重逢。」終究時代很大,人很小,又或是人心就是江湖誰都離不開。可是王家衛卻永遠永遠用不同方式告訴我們, 時間才是最無情的。《花樣年華》最後片尾那句,那個美好的時代已經結束了。在《一代宗師》裡則成了一張又一張被定格的照片。

原來,一代是主詞,宗師是複數。船票或東北,其實都是存在過的一分鐘。不是一分鐘的朋友,而是一口氣的曾經存在。有過堅持,誰都是宗師,儘管只是曾經。

我想,我是太愛王家衛了。

WCW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喬小夫
  • 和許多人寫武術切入的角度有所不同,但是以情來看王家衛,或許真的是最全面的一個角度
    這篇文章真的好精采,好動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