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憂鬱_艾莫西

文/艾莫西


旅行是一個人發現在現實困頓中迷路會選擇的某種舒緩方式。都市人的旅行總有想要大口呼吸的念頭。或許是城市的高樓遮蔽了應該遼闊的天空,狹隘的空間排不出過多的二氧化碳。台北總是潮濕,不知是否純粹因為它是盆地的原罪使然?


城市的交通四通八達,並排的號誌與便捷的運輸工具讓身在其中人們彷彿沒有不知何去何從的權利。你想去哪裡都到的了,方便的手機app甚至還可以告訴你公車多久就會到。等不及的人們可以隨手招攬或走進便利商店按幾個鈕計程車就會馬上出現在門口。城市總急著把人從一個點運送到另一個點,但卻不過問人們為什麼要去那裡?於是在城市中我們總會聽見有人說,不知為何我就在這裡了。我想城市大概不太擔心,因為它提供了人們不無聊的設備,到處林立的百貨與服飾店,大量複製的咖啡廳,39元眼花撩亂反正進去就知道要買什麼的日式雜貨,亦或是就連7-11也擺上幾張桌椅給那些中途者,無論等的是人或答案,還是只是一頓晚餐到底該吃哪種微波食品。

城市的路總能讓人們有種身不由己的錯覺。

於是城市的人在一段時間後會去旅行,每個城市人都想去看看一條只有方向沒有號誌的路到底是甚麼樣子。這也許是某種自主意識的召換,想知道自己是否還可以判斷。如果沒有了紅綠燈,沒有了那些便捷的交通工具,你會怎麼移動你自己?還是其實你根本就不想移動,你只想待在原地。這些城市不能給你的詰問,你只能自己走出城市去看看。

出發前認定自己是那個該遠離城市的叛逃份子。帶著自認為輕便的行囊還是免不了幾個充電器,遺世遠行的壯志掛在臉書的塗鴉牆,卻仍然三不五時看看有哪些人按了讚。列車把城市人送到那個陌生之地,城市人下車第一件事就是打卡以及找便利商店,拍照上傳然後寫下我不要城市的話語。

城市人從沒發現自己的不,早已被城市訓練成有條件的是的語氣。

於是城市從不擔心那些試圖離開的城市人,十之八九都會自己回來按部就班。城市知道這些人離不開他。而那唯一不回頭的十城市就索性放棄。因為城市其實是個訓練班,不回來的十就當作培育失敗。城市無法讓他放棄思考方向,只因城市不願讓城市人感到恐慌無聊害怕不知所措何去何從。畢竟城市自己就是從無盡的筆直開始,他只有開端沒有完結,他直白沒有迂迴,他給人們看那些遼闊無邊的景色,相信人們會自己選擇自己所能看見的範圍,然後記得。

可惜人們對沒有邊境感到害怕。於是他變成了城市。

城市愛著城市人,只是他偶爾也會為那叛逃的十感到憂鬱。彷彿最了解自己的人離開了自己。

原文刊登於ELLE BLOG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