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電影,表演,城市,生活 | 邀稿,合作,體驗,撰文
歡迎來信:almasylin@hotmail.com

【影涉人生】每個受害者其實也需要ㄧ個加害者:《那夜的武士》(その夜の侍/The Samurai That Night)

電影從一個滿身大汗又慌慌張張的男人開始,太陽底下是潮濕悶熱,男人買了一個番茄卻若有所思。水果攤的老婆婆看他有異,但沒多作反應,反正有異的人太多了,不差眼前這一個…。


以上是《那夜的武士》電影開場的一幕。之所以會選擇去看《那夜的武士》倒也不是多愛堺雅人,也不是因為劇情的復仇梗。而是很單純地愛上了一個正當的殺人動機,以及一整個劇照呈現的灰藍潮濕,彷彿一點希望都不存在的色澤。果不其然《那夜的武士》很符合我心目中期待的樣貌。

「我先殺了你,再自盡。」–《那夜的武士》

the-samurai-that-night

《那夜的武士》從一通電話留言開始。妻子在答錄機提醒著老公不要躲起來不接電話在廚房偷吃布丁,吃多了會死翹翹。要老公幫忙看看冰箱裡還沒有納豆,沒有的話她要從超市再買一些回家。 然後今天晚上要吃炸可樂餅。老公還是沒有接電話,就跟過去的那些每天都一樣。可是他萬萬沒想到,這通看似平凡無奇的語音留言訊息,竟是妻子最後活著的證據。

一台貨車撞到了一個女人,女人彈飛後倒地不起。車上的兩人,一人想報警,一人想逃走。想逃走的那個人是老大,於是想報警的那個人也就跟著老大離開了。倒地的女人還是沒有醒過來,也沒有任何血跡。

本來毫無任何關係的兩人,因為這場意外有了連結。整整五年,他們彼此都在等待正面對決的那一刻。

【影涉人生】每個受害者其實也需要ㄧ個加害者:《那夜的武士》(その夜の侍/The Samurai That Night)

「這世界上被發現原來是枉死的,比例我想不到ㄧ成。」–《那夜的武士》

《那夜的武士》是黑暗的,但那種黑暗又不像是其他日式劇情片那樣讓人顫抖。整部電影像是一個深邃的黑洞,偏偏洞口只能走進去一個人。片中出現的角色都刻意帶著強大的過客感,沒有任何停留與歸屬。充斥著大量的唐突與荒謬。起初我還以為這是一部黑色喜劇,但隨著劇情我才逐漸明白,他是黑色的,甚至沒有任何令人發笑的成份,就算有也很不堪。不過,《那夜的武士》厲害的地方也著實是在這些刻意與不堪上。我覺得《那夜的武士》充分把某種我們很難與別人說明的選擇與態度給呈現了出來,片中有很多冗長的畫面,步調非常緩慢,但卻可以看見一個人臉上與情緒的落差反應,ㄧ些細節處,ㄧ些總是很難被人去注意到的細微,沒用心注意的大多容易被歸列為不小心。生活中大概有ㄧ千件你可以說成不小心的事,可是當這些事連動成ㄧ場人生時,那這ㄧ切似乎也算是自己搞成這樣的。

【影涉人生】每個受害者其實也需要ㄧ個加害者:《那夜的武士》(その夜の侍/The Samurai That Night)

「你為什麼會作妓女?請跟我說話。」「因為我很閒,閒到快死掉。」–《那夜的武士》


於是我是如此喜愛《那夜的武士》片中那被打到鼻青臉腫的中年司機,那被威脅要失身還是失去金錢的小警衛,受害的人生其實不是最悲傷的,最悲哀的莫過於連個加害者都不存在,不知不覺生活就變成這樣了。在《那夜的武士》中,那些看似荒謬的受害者與加害者之間的依存關係,看到後來不禁讓我紅了眼眶,那些悲劇似乎是我們自己寫下的,我們不知為何也不知所措。如果一切能有個加害者那會多簡單。關於無從解釋的命運二字,那會是多麼簡單又多麼好的一件事。於是片中的木島(山田孝之 飾),明明看起來是個惡霸,卻成了片中所有人都需要的依存。只因為木島的存在,能讓百般無聊的人得到救贖與ㄧ個答案。

原來每個受害者其實也需要ㄧ個加害者,才能真正成全他們的角色。

【影涉人生】每個受害者其實也需要ㄧ個加害者:《那夜的武士》(その夜の侍/The Samurai That Night)

是乎,每個人都要閒到爆炸,悶到發慌,無聊到快死掉。然後,忽然有ㄧ件天大的事情降落,無論自己的角色是好是壞都無所謂,只想要ㄧ秒的價值就好。於是所謂的復仇,只是在不知明天是甚麼的時流中選擇的一場遊戲,緣份不過是這場遊戲中必須選邊站的一樁動機。我們分不清楚是誰,忘不了誰,或誰真正地需要誰,《那夜的武士》甚麼都沒有給我,它只是像ㄧ面鏡子般投射了我那些常在腦中翻轉千萬回的騎士故事,那些曾以為人生是一場浩蕩蕩的英雄遊戲,原來這些從不存在。就像自己感覺到的那樣一樣。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哭。」–《那夜的武士》

【影涉人生】每個受害者其實也需要ㄧ個加害者:《那夜的武士》(その夜の侍/The Samurai That Night)

存在的大概就只是一場大雨,ㄧ場渴望把眼前這不在期待下長成的自己的曾經洗掉的大雨,在《那夜的武士》中,雨過的天空沒有天晴,只有自己ㄧ人從爛泥沼中爬起,自己拍拍身體,蹣跚歸途,在與來時同樣的一條星影小徑上。

除非你覺得不同了不見了過去了算了走了不要了,不然,ㄧ切都還是那樣的。《那夜的武士》的最後,當堺雅人把三個布丁倒在自己身上,把自己整張臉都塗滿布丁時,你知道那才是真正的道別。這也是片中唯一出現的武士精神。因為真正的道別,永遠只會有ㄧ次。最後的語音,是最後ㄧ次的懺悔。請妻子原諒ㄧ個從不長進的先生,ㄧ個連電話都不願意接起來的先生,ㄧ個永遠不聽妻子勸戒的先生,ㄧ個連復仇都辦不好的先生。屬於ㄧ個ㄧ生庸碌的人,最後的一聲再見,ㄧ個真心的道別。

【影涉人生】每個受害者其實也需要ㄧ個加害者:《那夜的武士》(その夜の侍/The Samurai That Night)

「你知道嗎?其實你從不再這故事裡。」–《那夜的武士》

最殘酷的復仇就是不承認你的存在而最寬宏的原諒大概也是如此。活下來的我們其實永遠無法分辨些甚麼,ㄧ切不過只因害怕寂寞更多《那夜的武士》,是部獻給所有沒有被聽見的聲音與沒有被看見的存在而生的孤單電影。這世上唯一不會視孤單為個體的或許只有那悶熱潮濕的午后,同樣悶著所有的雙數單數,以及那條星影小徑,無差別地照耀著所有歸人過客。



【艾莫西寫在後面】
該怎麼說《那夜的武士》,我想ㄧ般人大概不會太喜歡。不過這片的孤單感很重,甚至有些強大,對於人際的疏離人生的無奈,我覺得《那夜的武士》的鏡頭抓的都很好。除此之外,山田孝之演的還真好啊,把那種壞又帶些憂鬱的模樣詮釋得非常到位,是本片的最大亮點。而綾野剛與山田孝之之間的某種曖昧,是我也很喜歡的一個方向,總是會有那種你離不開的人,不管他愛不愛你,或許這就是一種飛蛾撲火的生物趨光性吧。

最後特別ㄧ提,《那夜的武士》最後片尾選用經典演歌〈星影の小径〉真的好棒。〈星影の小径〉翻唱者非常多,雖然電影是用UA的版本,但我聽來聽去最愛秋元順子的版本。在這陣子寫稿加班的深夜聽著時,總能給我某種被療癒安慰的感受。彷彿真有路可以回得了家ㄧ般。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喬小夫
  • 看完你的文章,好想看啊! 好久不見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