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御膳房_艾莫西

關於廚藝這回事總讓我匪夷所思,究竟屬於把食物本身最美味的方式尋找出來,還是透過調味來讓它變成美好?年輕時我是個愛吃辣的人,常當一道料理端上時完全沒品嘗原味就急著亂加辣椒ㄧ通。後來才知道這事件很失禮的事,是對廚師以及料理的一種不尊重。逐漸隨著年紀我口味上產生改變,倒也不是追求養生還是甚麼懂得品味之類的美食格調,而是很單純的不再有過多那種加調味的動作,彷彿沒意識的,時候到了,漸漸地,好像不再如此等等。

當我看完電影《巴黎御膳房》後,我意外想起了那個曾超級愛吃辣的自己。

巴黎御膳房_艾莫西

一個對食材永遠有所堅持的女人,被共和國總統命名她為愛麗舍宮總統私人膳食的總監。她把她的堅持帶進了這個傳統之地,面對中央廚房男廚師們的百般刁難,但憑著自己鮮明強硬的風格使人折服。也讓總統很快愛上了她那道地的法國菜。只是,人生真可像料理般永遠都吃的清淡就好,在關係與權力的舞台上,誰有把握喜愛的口味這件事永遠都不會有改變的一天?


改編自真人真事的《巴黎御膳房》,電影原形取樣愛麗舍宮第一也是目前唯一ㄧ位女廚師Danièle Mazet-Delpeuch的親身經歷。這個對廚藝堅持就是去找出食材本身最美味方式的女人,她必須面對非常多不以為然的眼光,或許是對價格要求的會計,對總喜愛使用大量辛香料來加強料理的廚師。《巴黎御膳房》單就用食物的烹調方式,點出對人生不同態度的眼界。ㄧ如有人追求吃飽,有人追求吃巧,有人甚麼都不追求看見什麼吃甚麼也很好。《巴黎御膳房》以輕快愉悅的節奏出發,我們看見的是一個清楚自己目標的女人,一個坦然面對他人背後指點的女人,一個全心追求簡單烹飪激發原味的女人。在那個諾大的愛麗舍宮中,終有那樣的機會可以與總統會面,這才放心原來總統也喜歡這樣的簡單,但卻從沒有任何廚師會知道總統的喜好。只因為他是總統,彷彿就註定了必須吃高級食材複雜料理的必然。

巴黎御膳房_艾莫西

「曾有新來的廚師為了討好,用糖為我雕了複雜的花裝飾;我用餐後將那花原封不動的還他;隔天他又原封不動的端來給我。」《巴黎御膳房》片中總統的這段台詞,說著料理也不只是料理。但懂得的人自然會懂得,不懂得的至少也賞心悅目。每種眼界都有困難,每種堅持都不容易,唯一讓我們有所共鳴的似乎也只有當疲憊了終日後那種對口腹的一種期盼,那種期望用食物帶來美好的療癒方式。抑或是餐桌上的三五好友閒話家常,吃進美食的同時也收藏了回憶。

「把食物最美味的一面烹調出來,對我而言是ㄧ門艱難且充滿挑戰的藝術。味蕾的記憶不會只有食物,你會因為嗅覺味覺而記住整個氛圍,這才是身為廚師真正期待能帶給他人的愉悅美好。」這是Danièle Mazet-Delpeuch為料理所作的註解。
 
巴黎御膳房_艾莫西

《巴黎御膳房》說的是美食,說的是廚藝,說的是堅持,說的是回憶,但更是關於所有分享都不能沒有對象的一種宗旨。食物期盼遇到懂得它美味的廚師,廚師期盼遇到懂得它廚藝的饕客。終其我們都在尋找那個能與我們分享的對象,無論是一道好吃的餐點或是ㄧ場深夜的對話。ㄧ如《巴黎御膳房》般勾起了我那曾喜歡吃辣的年紀,是怎麼愛加辣椒的原因著實是忘記了,但卻憶起當時老愛主動把我的餐點亂加一堆辣的好兄弟們。看完《巴黎御膳房》後,我想我該約他們吃頓飯了。


即使我現在已不那麼愛吃辣。



【艾莫西寫在後面】

《巴黎御膳房》電影原型改編自這位下方女主角Danièle Mazet-Delpeuch的真實經歷。我雖然不太清楚電影語實際之間的落差到底有多少,但我很喜歡《巴黎御膳房》中她離開愛麗舍宮的原因。沒甚麼真的很大的事,不過就只是累了。累了就離開,沒電了就讓自己走出會太耗損能量的地方,我喜歡《巴黎御膳房》電影裡這樣的翩然自在不搞得高潮迭起,或許這也正是一種不太過調味的人生烹調術吧。

喔忘了說,Danièle Mazet-Delpeuch本尊看起來就好有說服力,一看就是會說no time busy busy的大姊啊XDDD

巴黎御膳房_艾莫西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oda
  • 我也喜歡御廚女士離開的原因
    很真實單純的決定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