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莫希_愛比死更冷(寫在電影頤和園之後)

「我要跟你分手,因為我離不開你了。


我想你終會離開我的。從見到你的第一眼開始我就知道了。我想著如果可以把時間倒回那個決定性的瞬間,我是否有辦法閃避到這一眼?那麼現在,我的人生會是飽滿還是貧窮?

艾莫西_愛比死更冷(寫在電影頤和園之後)

夏天是容易燃燒的季節,像我這種從北方來的人種格外懂得讓自己發熱的道理。否則隨意的停歇恐將造成比外圍冷凜更加凍結的情況發生,我想比較好的形容詞或許可以稱為心死。我們要如何能把握心臟可以保持規律的跳動?我們要如何感覺到自己是活著還是死了?我們要如何,又能如何。

我總想活得強烈點。

艾莫西_愛比死更冷(寫在電影頤和園之後)

那一晚的相逢,我在你身上感覺到那等同於我的躁動,那深不見底的害怕,彷彿每一分鐘我都會失去你。我該如何確定這些?我渴望進入你,進入到最深處的那個地方,那個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觸碰的地方。那個我們都知道沒有出口的黑暗,沒有把握的都在那了。

沒有把握的我們也都在那了。

1338306035-3612830983

時間有自己的劇本,妳與我在時間的眼裡只是過客。我們極度不安與慌張,我不能輕易地相信任何一種歸屬或安逸。我怕我信了,這樣就會停了,我不能相信這些,我也無法相信這些。我愛妳, 但我每說一次就會掉一次眼淚。

我愛妳,但我每說一次就會掉一次眼淚。

艾莫西_愛比死更冷(寫在電影頤和園之後)

「華沙是怎樣的呢?」旅行與遠走是一種放逐還是救贖?我曾以為只要離開了我就會好了,於是我去了很遠的地方,遠到連語言與膚色都可以輕易分辨差別的地方。這裡沒有任何可以召喚記憶的場景,眼前盡是一片陌生。可能有人來了又去,說了些甚麼,我又回答了些甚麼我也不清楚了。偶發的慾望總是為讓感覺溫暖些,但每次的每次卻讓我更加失溫。

我想我就快要失去知覺。

艾莫西_愛比死更冷(寫在電影頤和園之後)

回到故事的起點吧。那個夏天是怎麼開始的,那一個眼神是註定還是錯覺,我們認真的屬於過彼此嗎,即使事過境遷我還是沒有任何把握,但終究是事過境遷了。世界與我們都變了很多,誰屬於了誰似乎再也與愛無關。我忽然很想明白我們曾與愛有關嗎?但我想我永遠沒有機會明白這些。 時間從沒有給我們更多清澈的景色,它只是用來考驗我們心中那個保有可以存在的長短。我想我是愛著妳的,我是真的,就算明知愛比死更冷我也是愛著妳的。

艾莫西_愛比死更冷(寫在電影頤和園之後)  

就算明知愛比死更冷我也會愛著妳的。
就算明知愛比死更冷我也。




「歷史,刻在情人離去的一刻。」–《澳門日報》(2008)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e1k8788
  • ﹉9SONBA性藥◇品全~.面〇下○殺◎快◎來搶`♀購

    577u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