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asy_艾莫西0902

文/艾莫西

數了一地的動靜,關於樹與落葉,我依然無法證明曾經有過。曾經總像是種默契,像是你知道我也知道但我們沒說的,像你默許我默許而我們不用說的,像理所當然無須去證實的。

我們知道的,文字在這其中再怎麼少都嫌多了。

葉曾經在樹上我應該如何證明?誰曾經在誰心上我們又能如何求證?我們終究無法去讓不知道的人理解那些屬於理所當然的事,儘管我們都曾在少不更事時試圖聲嘶力竭或是極力解釋,然而結局仍令人感到挫敗直到很久很久以後這件事又再次被提起,你我走到了世界鬧哄哄的年紀,忽然莫名了解自己的耳朵只聽得到利益而聽不見承諾。原來只是充耳不聞,原來是一種斷然拒絕無須任何理由。

儘管這又是一次地再度受挫。

那些試圖從默契中理解彼此的日子彷彿曾經有過,但再也無從證實,是那些太像昨天的模樣忽近忽遠,總是沒來由地從心臟闖進腦門啟動淚腺運作,令我想起了那或許不只是我的幻覺,如同地上落葉試圖傳達她與樹也曾有一個很美好的夏天,曾經真實有過。

儘管不發一語也在記憶中轟隆作響。



「是否真的離開了原地就會比較好?」-《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