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ASY_1006

文/艾莫西

小時候很喜歡玩捉迷藏,這遊戲很簡單,一個人當鬼其他小朋友就要去躲起來,宗旨是不可以被鬼找到。但絕大多數的小朋友都不會躲到太隱密的地方,總躲在有點神祕但又沒有真的很神秘的不遠處,總會偷抬抬頭看是否還有人再找你。

小時候總以為捉迷藏這遊戲是不可以被找到的。
但心理卻是很怕自己沒有被找到。

當然我們都不知道遊戲是從何時開始停止,就像我們都不明白那些曾一起玩過捉迷藏的玩伴又是從何時斷了音訊。那不僅只是小時候玩過的空地已成了萬丈高樓上面掛著UT的字樣,往來洶湧的人潮再也無所遁逃。如今城市裡的人們無須吆喝即可結黨,在假日穿梭在一棟又一棟的複製品中把自己穿上再把自己脫下,彷彿換了造型就可以把過去跟昨天一筆勾銷。

雖然還是總有人想逃。

玩著遊戲的孩子早已長大,行走在這座再也沒有地方可以玩捉迷藏的城市日復一日把自己穿上脫下然後吃喝拉撒,反正終是日子每天一樣。玩著遊戲的孩子有時不想長大,就算明知這是一座再也沒有地方可以玩捉迷藏的城市仍會試圖想辦法把自己藏起來不被找到。

或期待自己能被找到。
跟小時候一樣。

只是不想長大的孩子不知道,小時候的捉迷藏找朋友,大人的捉迷藏變得很複雜,找自己找目標找方向。任誰也想不起來那些應該一路跟著我們成長的東西是從何時斷了音訊,是存心是故意還是不小心沒有人知道。就像那些小時候玩過的空地般只存在在還不想長大的孩子心裡成了一股鄉愁,卻怎麼也抵不過萬丈高樓上面掛著UT的字樣。

再也找不到也沒有人知道。
是城市裡的捉迷藏。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