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291b96-7793-418d-900b-7e6b212bb887

「我們早就不需要愛情了,但我們仍需要情歌。」已經想不起來那一年看《曾經。愛是唯一》(Once)到底有沒有哭,時間讓我們越來越習慣失憶,連失意也一併附加無所謂則是我們最後消極的反擊只是那種最後的最後連反擊都不反擊了,最多就是到酒吧,一杯酒的時間,聽著DJ放的情歌然後假裝我還好還可以還不錯一切都還OK但頂多也只是到假裝而已。

然而情歌總是知道我們的秘密。

一首歌可以洩漏得遠比你以為的多更多:《曼哈頓戀習曲》(Begin Again)

我沒去過曼哈頓。不知道曼哈頓的酒吧與街頭是否真如電影般藏著那麼多理想與絕望,但我想應該跟台北差不多畢竟城市裡最不缺的就是幻滅。很少在街頭藝人面前停下腳步,大概很怕直視炙熱的夢想對應自己支離破碎的期待,拼湊起來也是一點希望也沒。算了。掛在嘴邊早就不痛不癢了,唯獨情歌還是在哼著唱著,有溫度的字句彷彿也只剩下歌詞的字裡行間才有。總得唱給自己取暖用。

總得唱給自己取暖用,總得。

相愛的兩人有一個人成功了,那另一個沒有成功的該怎麼辦?
哪條才是說好了要一起走的路呢?

一首歌可以洩漏得遠比你以為的多更多:《曼哈頓戀習曲》(Begin Again)

一首歌的時間其實從不只一首。

在一起的時間是一首接著一首的歌曲所組成。歌曲裡的屬不屬於,時間會就讓我們有所了解只是因為有人忘了,忘了一起唱過的歌,忘了一起學會唱歌的時間,忘了我們能聽出來字裡行間的溫度差,忘了有人說過的最傷人。

我們只是因為需要一個擁抱而互相尋找。也或者是,我們只是因為需要一個擁抱而互相遠離。

一首歌可以洩漏得遠比你以為的多更多:《曼哈頓戀習曲》(Begin Again)

「讓我聽你的音樂吧。」耳機分享器一人一邊,耳裡聽著歌曲,心裡數著秘密,一條耳機線總會讓我們不小心洩了底。關於那些曾經一起聽過歌曲的那些人,關於曾經一起走過的巷道,關於那個曾經充滿等待的長椅,關於一個和弦曾經擁有的可能性。

曾經,是一座城市獻給我們的殘酷美好,讓回憶與不復再同時併行。我們只能眼睜睜看著一切從眼前經過然後過去,然後眼睜睜看著自己把我們留在原地。

As Time Goes By.

一首歌可以洩漏得遠比你以為的多更多:《曼哈頓戀習曲》(Begin Again)

我們是再也回不去了,我們是再也不回去了。

我們離開了愛過的自己,我們道別了愛過自己的人讓他成了別人。我們練習一個人的和弦,我們練習一個人的配唱。我們練習我們早就不需要愛情的說法,我們練習學會唱給自己的情歌。練習接受所有時間的結局都是有人記得就好。

然後,Begin Again.



【艾莫西寫在後面】

看完《曼哈頓戀習曲》大概已經過了10天,始終難忘的是片中綺拉奈特莉與馬克魯法洛那一個互相分享音樂的夜晚,那個耳機裡放著〈As Time Goes By〉,兩人看著城市裡的人來來往往的畫面讓我非常喜歡。每個人生不太順遂的人應該都明白,唯有耳機裡的音樂響起時才有可能讓我們成為一首歌的主角。這種私密的親密感,被《曼哈頓戀習曲》保留在那樣一首歌的時間。

很平實,很簡單,也很難忘。

一首歌可以洩漏得遠比你以為的多更多:《曼哈頓戀習曲》(Begin Again)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