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94469_822534944482605_2089275445874078458_o

週日參與了一場期待已久的關於核能與核廢料何去何從的講座。老實說,儘管每次有相關活動我都會去參加,看到攤位理念相仿也會去連署,但如果你真的問我有看見改變了什麼嗎?我大概也只能笑而不答。在幾次活動或行動中,我覺得我只能為了那種當下的集體行動力而感到活躍,但關於下一步,我總會力不從心或不知所措。倒也不是完全不知道該怎麼作,而是受困於作了然後呢?又或是每次都被立場搞得騎虎難下。

例如每次為了反核跳出來就會面對部分朋友對著我說那你就不要開冷氣啊!我每次都覺得很挫敗。立場並不是非黑即白,這中間必然存在於某些緩衝與溝通,我想姑且成為體諒與理解吧。但我們都知道,以一個運動或行動的角度來說,要讓大家有感總必須用誇大或恐嚇的字眼才有辦法把民眾引出來成為力量,對於這部份其實也不是不懂,但隨著年紀開始發現自己已無法有那麼堅強的意志來面對這種激烈的辯論或力爭,我站出來是因為我認同這個訴求,但並不表示我因此推翻了不同意這個訴求的人的立場。我只是我而已,與他人無關。我不太確定這種心情該怎樣才有辦法盡述徹底,但每每遇到看見無論在網路還是電視或報紙爭的臉紅脖子粗的人們我就會感到疲憊,直到週日剛好參與了這場講座,聽見了吳明益的某些發言,才讓我這樣的心情好像找到了一些共鳴與出口。


11330031_10205779374076583_7657695896508155843_n

吳明益是個環境生態作家,相信文學對某些行動主義來說稱不上是一種力量。不過吳明益點出了運動現場口號的重要性與讓人為之一怔的文字力。他舉例當大家都同意的話就不該作成一句口號,例如愛與和平,這種東西沒人會反對那何必呼籲?以及訴求的發人深省度以及情感面的張力是台灣運動非常缺乏的東西。我特別喜歡吳明益舉了村上春樹的例子,他表示情感的訴求雖然看似軟性,但最容易打動他人,只是我們都還不理解為什麼情感理由到現在都不足以成為判斷事情的重要關鍵,但人明明就是情感的動物,為什麼我們不能拿情感來成為說服的理由。例如我們愛我們的土地,為什麼「愛」不能成為阻止開發的條件。

雖然我不知道吳明益的立場與角度是怎樣的,不過對我來說,愛可能才是我願意相信人類的唯一信仰。意思就是如果有人拼了命地願意去作一件事,無論背後有成千上萬的合理解釋,但對我來說,愛恐怕才是我能夠相信的關鍵所在。原因無他,大概就只在於我能理解吧(未必愛都是好的,愛錢,愛權,愛自己這類也算)。

11217682_10205779373796576_6579780540539680051_n

要讓對方理解一件事,其實真的非常困難。就算是再親近的人恐怕也不一定能理解我的思維。漸漸害怕去陳述我的立場或角度,因為實在沒有把握自己理解的就是全貌或真相。在座談現場的提問,有一個先生提出了對於核能的支持,但他的意思不只是單純支持核能,而是他認為核能除了在發電外也有其他的檢測功能,可以幫助更多人。他提問的態度有點激動,然而當麥克風回到吳明益身上時,只見吳明益先表示自己對於這種核專業的知識其實不多,所以他很感謝這位先生給他的知識,不過在回答到是否因此而支持核能部分,吳明益則表示說,在他的簡報內容提到關於數據與資訊是否被封閉且操作的觀點,自己到現在都無法確認他得知的那些資訊是否正確。他說,「們到底如何能確定自己手上的資訊就是真相?我們理解的東西就是真理?一但想起這些事我就不激動了,你也不用那麼激動,因為你不一定是對的,我也不一定是對的。誰知道什麼是真理?也許真理在遠方。我們都是錯的。

吳明益的回答讓我想起了之前學的太極,以柔克剛,用你的問題作為給你答案。可以說什麼都沒說卻又似乎甚麼都說了。有點類似太極中的不主動攻擊而是當別人攻擊你時把他的招式化解到就好。太極有一個太極無敵的說法,這個無敵指的不是武功蓋世的無敵,而是只要不把別人當敵人就可以無敵。這在當時我上完太極課程時感到很驚訝,我還記得當時我問師父說,這是高尚的修為吧,師父回答我說,這是對自己謙和與自信的態度。把對方當敵人就等於你覺得對方與你勢力相當,不把別人當敵人其實不只是謙虛,也是一種不與他人相對的概念。自己理解自己的,何必強迫他人明白。

過招不過只是給對方一個機會攻擊你罷了。
昨天座談上這一番關於吳明益的回答,讓我深感佩服。也深深感到柔軟本身存在的一種強大力量。

11011204_10205779373516569_2801125734166637774_n

回到核電與環保這部分。

我只是想說,我的確夏天也會開冷氣,但我盡可能溫度設定不要太低,並且加電風扇。床單上鋪竹席降溫這樣就不用整晚吹冷氣。白天不用開燈,上班上洗手間光線夠也無須開燈。隨身帶環保杯與環保筷與湯匙,我只能讓自己一直這樣作,只因為我知道這樣是對的,雖然我覺得政府或商家的鼓勵性太低,例如自備環保杯大概只能抵2-3元,讓我不禁懷疑難道紙杯杯蓋加隔熱套或吸管那麼便宜嗎?在這個環境下作認為正確的事彷彿是自己跟自己的大冒險,沒有得到甚麼鼓勵有時還會被嫌麻煩。我認為在這個甚麼都講究便利快速的年代,一個試圖慢下的腳步有時都會被排斥。還在思考不吭聲的會被當成冷漠或不合群,急著表達立場的大多沒有允許其他人沉默的權利,但卻永遠對自己的立場無比肯定。

你要怎麼相信那是對的?

在這場講座上,太多來不及消化的資訊讓我對於自己對於核能的了解與知識不足感到挫敗與惶恐。但吳明益說的這句話卻讓我安心不少。我也因此相信了人類唯一能彼此溝通的基礎也只在情感這件事情上。我們能理解愛,自然就能理解恨,然而關於知識或真理,我們據以力爭的是一種爭取多數的行為,那只是渴望被支持成真理的東西,但終究不等於真理本身。而關於是非對錯,法律也不盡然就是對的,那只是用來約束人類的律法,與對錯其實無關。人們何以需要追求法律來幫你決定正確的事情是甚麼?而斷然放棄了自己用情感與行為自身做起的基本要求?

11390132_10205779373036557_1058484914026084289_n


你要怎麼相信那是對的?
我永遠無法回答你這個問題。

但我能告訴你,我知道我正在作的是不會危害到其他人且對這個環境是好的事。這不是些偉大的事,而只是在便利快速年代被犧牲掉的應該的事。大家覺得沒差的累積起來就是有差,大家覺得有差的那已經來不及了。

我不懂的事情很多,這篇文章不過就是我自己所能理解自己行為的一部分感觸而已。謝謝吳明益,也謝謝這場很棒的講座,我們不只是活在一個島上,我也希望能讓台北的朋友知道,不是只有台北才是一切的基準,跨出台北,其實有很多你無法想像的事。跨出台灣,也有很多我們不知道的事。我們不知道的還有太多太多,所以不用再那麼激動或急於吸引目光。不如選一件事好好去深入,去理解,去思考。如果一天只能告訴別人一件事情時,你是否就會很慎重思考每則消息的輕重緩急,又或是你最想讓誰知道哪一件事。多思考各種人與各種話題,多對每件事抱持懷疑,當社會越紛擾到只剩下一兩種聲音時,我們就越需要允許讓自己安靜思考的權利。

想清楚了自然就會說了。
也或許,就不說了。

index_kv

【艾莫西補充在後面】

針對核電與境外再處理這類議題,我覺得台灣目前缺乏可以了解與關注的管道。我不是甚麼反核高手或激動份子,我也只是一個在台北的上班族,一樣早上會買7-11咖啡晚上回家太熱會開冷氣的人。但我希望我能因為自己的改變而讓這個環境可以好一點點。我只是一個這樣的人,這篇文章幾乎沒有甚麼太專業的心得內容,但不表示這場講座沒內容(希望我不會讓大家誤會)。孫窮理也準備了很多很讓我驚訝的數據,只是我終究只是自己記得了,如果大家對這類議題願意多注意或了解的話,建議可以追蹤一下孫窮理與吳明益這兩位非常截然不同的專家,或是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與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等單位。最近綠盟似乎舉辦了很多場的針對核能的研討會,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了解一下。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http://gcaa.org.tw/

吳明益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utopiawu?fref=ts
孫窮理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blackdogsun?fref=ts


【艾莫西的延伸閱讀】
【青春記事本】我的818拆政府的兩三事紀錄暨萬人自首連署自白書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