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莫西_恨嫁家族01


「後來,我再也不用我的眼睛鎖住任何一個人;我只是盯著鏡子裡的自己看,看自己瘋的還是傻了,看久了什麼都搞不清楚了。我想,是我用眼睛把自己給鎖住了。」

我恨故我嫁,我嫁故我恨。

林奕華對我來說著實有種魅力,他可說是每出手我必買單的劇場導演。我喜歡他什麼其實我也說不上,可能是那種內心飽滿卻又外表冰冷的差別,可能是那種工整走位中宣洩的狂風暴雨,可能是那種一切看起來都不正常的正常,可能是那種愛恨都絕對的絕對。

艾莫西_恨嫁家族02

我的經常性矛盾,好似也能在林奕華的戲裡得到一點共鳴。「我恨故我嫁,我嫁故我恨。」是這句文案讓我打定主意要看《恨嫁家族》。恨與嫁,不是童話故事裡會出現的文字排列;但恨與嫁,卻是在現實中指向同樣的情感。愛的至極與恨的至極有時會作出同樣的事,這大概就是我對《恨嫁家族》一開始打出的文案深深擊中之處。

看完《恨嫁家族》其實已經好長一段時間了。不知不覺被瑣事切割了思緒大概是這陣子對自己最受不了的事。有時想放空也很難空個徹底,大概就是被困在情緒中也找不到正確的字句或表情來面對,找人商量則又顯得過於簡化或話不投機,忽然理解了很多事真的只能放在自己心裡,學會從喘不過氣中找到用最稀薄的氧氣維持正常生存。因為日子中這種恨也不能痛快的恨的心情簡直要把自己湮滅,帶著面目可憎的視線投射羨慕,偏頗認定那些最痛恨的人永遠過得很好。

永遠再找平衡的人最不平衡。
被簡單化的偏激也很傷人。

艾莫西_恨嫁家族03

我想起《恨嫁家族》台上的母親,躲在房裡裝瘋賣傻;我想起《恨嫁家族》那覺得被瞧不起的男人,讓最愛的女人成了讓自己上進的理由;我想起《恨嫁家族》的小女兒,過著假裝快樂卻殘缺不堪的婚姻。我再看完演出的第18天因為無關緊要的沮喪,愛或恨都令我感傷。說婚姻是一種偏激下的產物我相信。愛與恨都是至極,婚姻可以是圓滿也可以成報復,感情畢竟是兩面刃,能愛人就能傷人,情感終究是種賭注,風險極高所以令人著迷。因為這樣才有活著的感覺。

看完演出的第80天,我還是沒有完成這篇心得,這些文字被放太久,久到我想不起該如何完結。那些舞台上的愛恨彷彿都消散或是已經變成像日常空氣般的索然無味。我日復一日的喜怒哀樂同樣無常,但也彷彿因此鬆一口氣,是慶幸自己也還能愛,是慶幸自己也夠勇氣去恨。但終究,都還是自己的事罷了。

艾莫西_恨嫁家族03

《恨嫁家族》到底算是好看還是不好看?這個問題的答案是一面鏡子,看你自己看見自己有多少。

你還可以去恨一個人,你就還能去愛。
看完《恨嫁家族》的第80天,我誕生在這地球上的第36年,如
今我還是這樣相信著。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