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來越愛你_海報_艾莫西

文/艾莫西

記得當年非常喜歡陳可幸的《甜蜜蜜》,總感傷於片中黎小軍與李翹的錯過。直到多年後在影展重映,映後找來陳可幸與觀眾對談,我才知道原來陳可幸一直不喜歡這個編劇岸西堅持的結局。陳可幸原本想讓兩個人就此永遠錯過,他說,「兩個人沒能走在一起,不會只是緣份或命運決定;如果真有那麼相愛他們倆一定就會想盡辦法去尋找對方,但小軍與李翹並沒有。我認為這一點都不是浪漫的故事,說穿了只證明這兩個人沒有他們以為的那麼相愛罷了。」看完《樂來越愛你》的當下,腦中意外浮出了這段當時陳可幸解讀《甜蜜蜜》讓我大感震撼的一番話。

樂來越愛你_艾莫西  

《樂來越愛你》,英文片名La La Land,La La Land是俚語,意指身處幻境,神遊太虛,多用於描述一個人沈浸在自我世界與外在環境斷了連結。在看完電影查到英文片名的意思後也有恍然大悟之感。《樂來越愛你》是部歌舞片,片中兩個主角都有屬於自己非得到不可的夢想。「非要不可」本身就是種脫離現實的狀態,也於是我們看到片中兩個主角在原先工作的職場上顯得格格不入,因為那份工作對他們來說只是過渡(但我總會想跟他們一起工作的同仁內心大概不太舒坦)。而後他們倆像是歡喜冤家般的相遇,他們身上洋溢著只有不切實際的人才能懂得的浪漫,搭配歌舞的安排著實到位。

如此往下的故事必然猶如童話,是啊,如果兩個人守在一起繼續幻想著自己遙不可及的夢想也很浪漫,偏偏他們不是說說的那種,他們有比一般人更大的決心。男主角賽巴(雷恩葛斯林 飾)對爵士的執著,對照米亞(艾瑪史東飾)試鏡的拼命。那時候現實的挫折正是助燃兩人愛苗的開始,一個自詡懷才不遇,一個認為總有一天,他們倆努力在現實中的尋求夢想,並且互為對方的啦啦隊。房裡的演出他是她唯一的觀眾,而在客廳他只為她演奏。

如果日子可以如此單純或許也不錯,可惜實現夢想的決心來自不甘如此。

若是兩人的眼裡有不同的未來:《樂來越愛你》(La La Land)_艾莫西3

一個想當演員的人,在自己的人生假扮著誰的女友,或許她沒有成為真正演員是因為挑錯了劇本。一場在餐桌上匆匆離去的畫面成為她第一次的完美演出,她離開餐廳衝向了有賽巴的老戲院,在黑暗中站上舞台,如此絢麗奪目。在那一刻,他們是彼此的主角,在屬於他們共同的電影中。

極度喜愛這場戲的安排,詮釋了絕頂浪漫。

若是兩人的眼裡有不同的未來:《樂來越愛你》(La La Land)_艾莫西7

不過電影不只是La La Land,相愛容易相處難;等到兩人正式走在一起後,生活的考驗才正要開始。為了不讓米亞的父母瞧不起自己,賽巴決定加入樂團成為鍵盤手,彈奏著他不喜歡的音樂,為了掙錢自然就少了浪漫。此時不斷在演員徵選飽受挫敗的米亞決定為自己演出一齣戲,她向父母借錢,租借場地與演出道具通通一人包辦。她為自己譜寫了一齣獨角戲,地點選在那個本來上演他們共同電影但已歇業的老戲院

賽巴的樂團受到大眾的喜愛讓他離米亞更加遙遠在一個本應充滿甜蜜驚喜的夜晚卻成為了兩人分裂的導火線,賽巴希望米亞可以陪他一起巡迴,米亞以自己的舞台劇演出在即無法跟隨婉拒。兩人在彼此夢想的共識上產生分歧,米亞質疑賽巴的樂團,認為那並非是他的夢想;而認定自己懷才不遇的賽巴終於脫口而出,「我難道不能受歡迎嗎?我第一次參與到大眾喜愛的音樂為何你不能支持我?你就是喜歡我潦倒才讓妳有優越感吧。」

若是兩人的眼裡有不同的未來:《樂來越愛你》(La La Land)_艾莫西5

總說是支持,總說是感同身受,但我們其實並無法真正能懂得另一個人。

《樂來越愛你》在一場四季的更迭中道盡了這世界人與人之間的所有可能與不可能。片中賽巴與米亞愛情基底來自以為的同理,例如賽巴認為自己理解米亞想成為一位演員的心情,而米亞亦以為自己能懂得賽巴熱愛爵士的原因。偏偏他們彼此只是理解了那種偏執的熱衷而非真正懂得彼此,也於是這份同理既讓他們相愛也讓他們分開

終究
當這齣共同演出的追夢電影變成了兩條主線的劇本後,總得有一個人要修正賽巴希望米亞陪他巡迴米亞期待賽巴能出現在她的首演中皆然。獨角戲的安排更或許直接命中主題,追夢本身就是件只能考慮到自己的事,於是賽巴來遲了,於是米亞放棄了。因為他們都不再是彼此的主角了。

若是兩人的眼裡有不同的未來:《樂來越愛你》(La La Land)_艾莫西6

「妳想成為一個演員,現在就是妳的大好機會。」

或許最打動我的,是賽巴與米亞分開後,賽巴在得知米亞有一個試鏡機會時開著車到米亞老家前非把這消息帶給她不可。愛情之所以美好永遠不在相愛時而是分開後,當賽巴開車載著米亞前往好萊塢試鏡,幾乎等於把她送出自己的世界。或許真正屬於米亞的舞台一直都在那不曾離開過,她與賽巴只是一段插曲。也於是兩人在他們相愛之初地點的對話更令人惆悵。他們坦承無法改變彼此的狀態,也同時理解他們會永遠深愛著彼此。他們沒有做出無法履行的承諾,而是接受了愛也不等於可以兩人廝守終身的結果。

他們都選擇成為了自己人生的主角只是恰好在一個夏天裡各自的追夢戲碼偶然交疊,於是也在下一個夏天中必然交錯。

若是兩人的眼裡有不同的未來:《樂來越愛你》(La La Land)_艾莫西2

五年後的重逢,他們撞見了彼此圓夢的結果。賽巴不再是那個只在客廳為她演奏的他,而米亞也不再是他房裡唯一的演員。一首歌的時間裡米亞閃過不同的人生劇本,她想著那個最初的起點若是一個吻是否一切會就此不同?她想遍目前為止所有情節,她把枕邊人換成了賽巴,彷彿這一齣也是甜蜜美好,卻在最後關頭驚覺如果賽巴在她身邊,那麼現在在舞台上彈琴的人會是誰?米亞從虛幻中如大夢初醒,原來他不可能成為她人生劇本中的另一半,因為他們等於彼此卻無法屬於對方,因為他們都選擇了夢想;而他們同時也明白,他們都是無法為對方夢想妥協的一方。

米亞離開了賽巴,賽巴也讓米亞離去;交換的笑容不是來自惆悵,而是釋懷。他們從La La Land畢業來到了Real World,這一刻他們才開始懂了。

天上每一顆發出光芒的星星從來就不是為別人,而是自己
閃爍著光芒同時孤獨地存在著


若是兩人的眼裡有不同的未來:《樂來越愛你》(La La Land)_艾莫西9

City of stars

Are you shining just for me

City of stars

There's so much that I can see

Who knows

This is the start of something wonderful

Or one more dream that I cannot make true.

【艾莫西寫在後面】

「這是一齣沒有腳本的演出,請妳當自己的主角。」
當所有人都在成就別人的理想,完成被期待的故事;當所有的演員存在都是為了劇本,《樂來越愛你》卻用看似通俗的手法佐以夢幻戲法,變出了一場回歸各自的單位秀。很喜歡片中米亞最後面試的那場戲,面試官要求她即興創作的內容,或許也恰好點出的電影主旨每個人的存在本是獨一無二,都是自己的詮釋。有時人生低潮或許只是走錯了劇本演錯了戲,而唯一會發現的人往往也只有自己因為我們既是自己的演員也是自己的觀眾。

《樂來越愛你》看似是部千篇一律的電影,但這個千篇一律卻是用來提醒妳我,這世上的電影與音樂或許都是複製下的結果;生命唯有兩件事才能獨一無二,一個是爵士,一個是人生。而把人生活得像一首即興爵士,才能擁有專屬於自己的色彩。

那怕那樣的色彩調和來自眼淚與汗水與再見再也不見的遺憾。



「若是兩人的眼裡有不同的未來/我想誰都應該頭也不回走開」

最後附帶一提,看完《樂來越愛你》後覺得大哥李宗盛的單曲〈我明白〉意外貼切;於是我也用了歌詞來作為本篇文章的標題。「若是兩人的眼裡有不同的未來/我想誰都應該頭也不回走開」這首李宗盛與林憶蓮當年的定情曲,雖然彷彿預言了彼此的未來,以及成為了永遠不可能Live的作品,對我而言卻跟電影的某些感觸不謀而合。或許兩人相守的必然條件就是總有一個人得犧牲吧,得把別人眼裡的未來看成是自己的。聽起來殘忍,但或許這才是現實世界的愛的定義。



最後送上電影似有若無的冷箭。在喜歡爵士的人心中大概不會覺得肯尼吉(Kenny G)的音樂是爵士樂。有一派人說他雖然是吹薩克斯風但不是吹薩克斯風的都是爵士樂。不過在98年肯尼吉以《The Moment》專輯紅遍全球,爾後更成為全球熱愛的流行演奏暢銷歌手。雖然小時候也買過肯尼吉,但長大才覺得嗯這應該不算正統爵士。片中一場雷恩葛斯林向艾瑪史東介紹爵士樂,艾瑪史東回她說我喜歡肯尼吉那種爵士當場讓我笑了出來XD,不過全場居然只有我在笑,感覺應該是我老了吧…。(片中雷恩葛斯林開場聽廣播提到《莎翁情史》正好是1998年,也為當時爵士靠向流行的轉變增加了鮮明的時代感啊~)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