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涉人生】生命中始終佔有優勢的那些人們:《月光下的藍色男孩》(Moonlight)_艾莫西

文/艾莫西

「我來自古巴,古巴那裡有很多黑人,多的會讓你以為世界上只有黑人一樣。」-《月光下的藍色男孩》

看完《月光下的藍色男孩》的當下,心裡的感受居然是帶點憤怒的,相較起電影的溫柔,我著實對於我自己的反應感到莫名。或許我無法接受去原諒那些在生命中帶給他人傷害的人,有意或無心對我而言都沒有分別。這讓我在看電影的當下有些無法進入,直到過了一天沉澱後才驚覺,自己自以為是年紀帶來的隔閡恐怕是誤解,或許自己一直活在如同電影的第二個階段中不曾改變直到現在。

生命中始終佔有優勢的那些人們:《月光下的藍色男孩》(Moonlight)_艾莫西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電影改編自劇作家Tarell McCraney(上圖右)的半自傳小說,電影裡夏隆的經歷幾乎都是Tarell的成長記憶;導演Barry Jenkins(上圖左)雖然不認識Tarell,卻在看完書後發現自己也有與Tarell頗為類似的成長背景,Tarell與Barry來自同一個地區,讀過同一所小學,而Barry有個吸毒且感染HIV的母親,但這些都沒有改變Tarell與Barry看待這個世界的方式,他們或許出生背景不盡理想,但這並未奪走他們仍相信良善的心地,甚至他們都願意放大那些生命中細瑣的美好來成為作品的主幹,而非為求同情自怨自哀。在明白這些背景後再來解讀這部電影,讓我有了別於剛看完電影當下的感觸。

【影涉人生】生命中始終佔有優勢的那些人們:《月光下的藍色男孩》(Moonlight)_艾莫西01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是一部關於一個男孩的三階段故事,電影透過三種「稱呼」來作為三階段的章節名,以切片式的手法串起電影,觀眾走進的不是一個完整的故事,而是一個人在記憶深處那些對他造成影響與改變的關鍵瞬間。瘦弱的男主角被喚叫小個被同學欺負嘲笑,躲進廢棄的空屋被璜發現,就此璜與他的女朋友泰瑞莎走進了小個的生命裡。不發一語是小個武裝自己的方式,也是他找不到人可以說話的暗示。但璜與泰瑞莎卻都沒有逼迫他,只是靜靜地等到他自己開口,尤其是當男主角說他叫夏隆,但同學都叫他小個時泰瑞莎說的那句,「那我要叫你夏隆」,恐怕是第一次有人願意平和正常地對待他的方式,也是讓他懂得接受自己的第一步。璜對夏隆的成長影響至深,儘管璜身為販毒者,更明知自己某層面來說也是夏隆的加害者,讓他的生母陷入毒癮中輕忽對夏隆的教養。夏隆痛恨毒品,他或許也該痛恨璜,但他無法,只因為璜是那個在他走投無路不知所措時出現的月光,只是夏隆不會知道這道月光照亮的是怎樣的未來。

電影適可而止的篇幅,讓璜的戲份比我預期的少了非常多,但卻不難理解飾演璜的男演員馬赫夏拉阿里(Mahershala Ali)何能以此角色奪下最佳男配角,《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可以說整部電影幾乎都是在璜的影響中所發展,三段看似相同長度的篇幅其實第一段最具強度。夏隆的童年沒有一個可以效法的對象,他或許可以照顧他自己,但他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未來又是什麼?在他的認知中,媽媽應該是愛他的,可是他不知道為什麼媽媽沒有,躲進空屋的毒品針頭一步之差,在最不理想的地方遇上了最重要的人何其諷刺,但這就是人生。

電影安排璜出場時車上放著的歌曲〈Every Nigger is a Star〉幾乎一曲蔽之,璜注定照亮夏隆,而夏隆也必然走上璜走過的路。

【影涉人生】生命中始終佔有優勢的那些人們:《月光下的藍色男孩》(Moonlight)_艾莫西06

「你喜歡水是嗎?讓我來讓你愛上火!」

中學階段的夏隆在情感上更加懵懂,同儕開的娘炮與棉條玩笑身為青春期的夏隆已能感受其中敵意。兒時玩伴凱文是那個曾經要他硬起來才不會被欺負的朋友,而凱文出現在夏隆的夢中讓他有了反應一場在海邊的戲凱文與夏隆發生了關係,而那是夏隆的第一次。凱文仍是一派輕鬆彷彿這沒什麼,凱文開著車送夏隆回家的態度好似從沒有什麼驚人的事情發生,但卻讓夏隆更為茫然。

夏隆是個瘦弱斯文的內向男生,但他究竟是不是同志其實並不是電影所要探討以及左右發展的關鍵。電影裡凱文或許才是真正的同志,但對夏隆而言,他愛的恐怕是人而非單純來自性別。這也是為何在第二階段會直接使用「夏隆」來作為這階段的篇幅,夏隆一直都清楚自己,他可以接受自己愛著凱文,但他不知道的是凱文的態度。

青春期被迫強化的性別才讓夏隆對自己的愛有所恐懼,不過電影到底也是溫柔,月光下的第一次,呼應著小時候璜告訴夏隆的那句話,「時間到了你該自己決定要成為怎樣的人。」月光下的夏隆在那一刻知道,他會成為一個愛著凱文的人。遺憾的是凱文無法如夏隆一樣坦然,讓一切走向另一頁。

生命中始終佔有優勢的那些人們:《月光下的藍色男孩》(Moonlight)_艾莫西07

「什麼樣的人會幫別人取綽號?」

成年後的夏隆已與兒時的印象早已不同,他成了滿口金牙身強體壯開名車隨身帶槍的黑仔,儼然成為了當年的璜,痛恨毒品的他也長成了販毒份子,他再也不怕有人欺負他,可是記憶中那些傷害卻沒有因此減少,關於母親的咆哮,關於同儕的輕蔑,關於初戀凱文的迎頭痛擊,這些都成了夏隆夜不成眠的原因。年邁的媽媽終於懂得關心自己的兒子,遺憾的是夏隆已不再需要這些;偏偏家人就是擁有特權,就算你充滿怨懟也無法真正恨她,一場夏隆前往拜訪母親幫媽媽點菸的畫面是遲來的平等,夏隆不再是小孩子,媽媽也不再是那只會吼他的長輩他們同樣都向命運妥協了多數於是終能互相有所了解,儘管那些微乎其微的諒解幾乎不具太多效力母親的眼淚來自於自身的懺悔,擁抱母親的夏隆或許不一定來自原諒,但他唯有如此才能把一切放下。

而深夜一通久違的電話則喚回了還沒成為黑仔的夏隆,來自凱文的問候與對往事的抱歉讓夏隆落淚。那場長途跋涉的久別重逢充滿感慨,兩個男孩都不再是當年的男孩,凱文成了餐館廚師,夏隆成了威猛黑仔,過往的那些傷害攤在命運前顯得微不足道。夏隆為了一個答案千里迢迢來到了凱文的餐館,但凱文仍是當年那個無法坦然的凱文,他已婚有妻小,他搭公車上班,他說服自己這就是人生;他無法承認那通電話的涵義,他顧左右而言它,只有在一首歌的時間裡那些沉默才是真的。

生命中始終佔有優勢的那些人們:《月光下的藍色男孩》(Moonlight)_艾莫西13

當夏隆開車送凱文回家,彷彿一切又回到當年的那場青春,凱文在夏隆面前才擁有的意氣風發,在車內試探的言語中一覽無遺。始終無法坦誠的凱文,在家中承認了自己想做的事情都沒做到,坦承自己選擇了與他人無異的生活隨波逐流,逼迫自己這就是生活的模樣。而夏隆卻僅以「你是唯一碰過我的男人」回應凱文一句話瓦解了凱文多年的偽裝

這一刻夏隆成為了當年璜拯救自己的那個角色,讓了無生氣的凱文從Nobody成了Somebody,在他毫無任何定位的生活中,給了凱文一個充滿價值與愛的定義而這坦然的告白也讓夏隆終能從裡到外全然地接受了自己。夏隆與凱文兩人遲來的擁抱天亮之後如何作收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刻的黑仔終於可以鼓起勇氣面對當年的小個,直視著他的雙眼告訴他,我知道我是夏隆。

月光之下,他與他和他都知道,他們將會一直記得。

【影涉人生】生命中始終佔有優勢的那些人們:《月光下的藍色男孩》(Moonlight)_艾莫西04

【艾莫西寫在後面】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或許不是部最完美的電影,但在電影的剪輯與音樂的安排等都展現了「進行式」的一種生命力,那些乍然停止的畫面猶如我們不願再回想的片段,或深或淺都在主角夏隆的決定中,將夏隆的立體感完整呈現。與其說這是部關於一個男孩的成長電影,我個人反倒覺得這是部「個性先決」的作品,你就是說你必須先擁有如夏隆的個性才有辦法整部電影照單全收。

關於生命,總有些人永遠對你佔有優勢,例如家人,例如初戀,例如在不知所措時為你煮一頓飯的陌生人。你一直清楚自己不是弱者如夏隆,你只是無法恨他們。這些絕對優勢會讓我們痛苦,會讓我們產生懷疑;但或許也唯有這些始終存在的優勢,才得以定義我們的模樣。這些關於「面對他、接受他、處理他與放下他」的心境轉折,都只會從我們自己的內在而來。這句聖嚴法師的智慧箴言,恰好也是整部電影的靈魂所在

而那屬於《月光下的藍色男孩》的溫柔,則來自於身處惡劣的外在環境時仍保有的那處內心尚未崩壞的地方;電影讓我們知道在那個地方裡,我們永遠都可以成為自己想成為的那種人,一如月亮總會照亮每個人般毫無差異。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68國語言翻譯公司
  • 家而走有你作我到聲小後的第人是麼機中也還時

    A man is known by the company he keeps. 觀○其◇友,□知◎其行。﹌* Samuel Smiles 山☆姆﹉‧斯♀邁﹂爾斯◎

    145國□語□言○翻譯﹂公♂司

    華﹉碩☉翻譯公◎司◎

    提供﹉葡♀語口﹋譯☆等服﹍務◎

    電話○: 02:5553-~8366

    LINE客服〇 ID: t23690932

    翻§譯|﹍ppt.cc/qM06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