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音樂】望你知影阮心意,願將魂魄交給你:〈花若離枝〉_艾莫西


文/艾莫西

金曲獎頒獎典禮那天看轉播時向蘇芮致敬的橋段,發現艾怡良演唱了〈花若離枝〉一時還那納悶這歌原唱不是江蕙嗎?上網查了一下才驚覺原唱真的是蘇芮,而且她更以在豐華發行的這張台語專輯拿下1998年金曲獎最佳方言女歌手獎。點開YouTube仔細一聽才發現,我記憶裡這首歌的聲音就是這個沒錯,原來這聲音真是蘇芮唱的。跟我以為蘇芮只唱搖滾風格的口氣完全不同。人的記憶真不牢靠,刻板印象也很可怕。忽然很有感

〈花若離枝〉這首歌的歌詞寫的極好。從最初主歌用花開花落的意境譬喻人生到副歌忽然轉到心聲無法傳達猶如花落由不得己的無奈都相當淒美動人。特別是那句望你知影阮心意/願將魂魄交給你每次聽到魂魄這兩字就會心頭一震。不擅言詞的人其實不是不會說話,只是渴望用最精準的字句來表達內心。可是,這一切是真有辦法傳達,還是都應該有所保留才不會驚動世界呢?

最近發現台語歌的用字特別令我喜愛,台語歌會用一些直白的詞,卻又能在這些字詞中組成另一種涵義。台語歌的譬喻總帶著一種含蓄的古典美。很像一種用默契來尋找有緣人的不強求。〈花若離枝〉的作詞者是蔡振南,在MV中演出的也是他。蔡振南很符合我心目中寡言的台灣浪子形象,平常上節目不會說太多道理,甚至有點搞笑風趣,不過寫歌時卻能寫出這樣以七言絕句組成的優美詞句真是強大而這些字句的力道你一聽就會知道,這是從生活中的洗鍊而生,而非賣弄文藻的排列。想起多年前在電台執行某屆廣播金鐘獎頒獎典禮現場負責與頒獎人對稿,其中一個頒獎人就是南哥蔡振南,彩排時看到我拿著稿子慌慌張張,忽然一把勾起我的肩說,「甲昏甲昏,甲了再共」那次的那根菸很迷人,在有著新鮮空氣的戶外與南哥邊抽菸邊對稿著實魔幻當時直覺相信眼前的這位大前輩有他獨到解讀他人心情的方式(我當時真的很需要一根菸)。而他的隨和不是來自無所謂,而是一種坦率的自在從容,這或許就是歷練吧

「紅花無香味/香花亦無紅豔時/一肩擔雞雙頭啼」

總覺得自己有某種悲劇性格,而且是週期性發作的。這類用自然萬物道理反映情感的歌,總是能輕易唱進我心坎裡。看到蔡振南訪談提到〈花若離枝〉這首歌創作的由來,蔡振南說他發現越鮮豔的花越沒有香氣,反倒是白花總能開滿香,他覺得這就是自然界的無法兩全其美。世間很公平,沒有樣樣都美好的事,總有一塊會失落。只是扛著生活的人們,卻總在得失之間兩造燒,徬徨無奈其中。這就是他寫下「紅花無香味/香花亦無紅豔時/一肩擔雞雙頭啼」這句歌詞的原因。

人生就像開花一樣,一生只有一次,如果能認清一生中自由財富與生命都只會是有限的話,或許我們就能更加放過自己。不過,其實我們大概也都知道,我們對於有限的問題不在於渴望更多,而是明知有限仍試圖把一切都給別人的偏執。這時或許我們只能期盼,能遇到的都會是好人,能因此發生的都會是好事。就像〈花若離枝〉這首歌的結語一樣。

謝謝蔡振南,陳小霞,與蘇芮,給了我們這麼一首歌曲。還有記憶中與南哥的那場煙霧瀰漫

 



花若離枝
(收錄在1997年豐華唱片發行的《花若離枝》同名專輯)

作詞:蔡振南
作曲:陳小霞

花若離枝隨蓮去 擱開已經無同時
葉若落土隨黃去 擱發已經無同位

恨你不知阮心意 為著新櫻等春天
不願青春空枉費 白白屈守變枯枝

紅花無香味 香花亦無紅豔時 一肩擔雞雙頭啼

望你知影阮心意 願將魂魄交給你
世間冷暖情為貴 寒冬亦會變春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艾同學莫西 的頭像
艾同學莫西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