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文/艾莫西

十幾年前我在絕色影城看了《李米的猜想》,始終對這電影念念不忘。當年我還把片中台詞寫在筆記本上,不過寫的是片中出現的詩,當年的我真有些假掰文青的氣。十多年過去,對這電影的某種喜好仍維持在身體裡,還記得的居然是剩下那幾句詩。前幾天下班不知為何,忽然想再看一次這部電影。電影的細節其實完全記不得了,不過當時存在體內的喜好果然騙不了人,看完後依然喜歡,只是這次居然不再熱愛那些詩句,甚至還覺得太過刻意矯情。但其他看似平凡無奇的台詞居然展現了帶有後座的力道。這幾天時不時會出現在我腦中,還有竇唯那讓人感到平靜的電影配樂。某些旋律居然會讓我聯想到花輪樂團幫《大象席地而坐》作的主旋律。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undefined

文/艾莫西

一個年近七十的老人對搶銀行情有獨鍾,大半生他都在警察的追逐下生活,他犯罪但他不傷人,他清楚知道自己對犯罪充滿熱情,儘管無法讓人知道這熱情從何而來。這是改編真實案件的電影《老人與槍》,真實人物名叫佛瑞塔克,身為製片的勞勃瑞福同時擔任本片主角,宣佈《老人與槍》將是他的息影作品,看似毫不相干的兩個事件,在導演與編劇大衛羅利的穿針引線下,成功打造了一部雙面呼應的精采之作,關於畢生只對某一件事充滿熱情,對勞勃瑞福而言這角色確實在適合他不過,從21歲開始演戲,至今已82歲的他演了一輩子的電影,甚至成為導演擔任製片,更創辦了日舞影展(Sundance Film Festival),幾乎可以說勞勃瑞福就是電影,無庸置疑。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hirkers-1920x1080-01-750x422.jpg

文/艾莫西

到底要怎樣才算是真實存在?如果一件事情只有對方與自己知道,但某天對方忘記,只剩下自己知道時,這樣還算是存在嗎?對於某些秘密,在我記憶中總有這樣的疑問。隨著年紀漸長,發現我記得的事別人大多不記得了,甚至對方還會質疑我的記憶,質疑到有時我也會對自己產生懷疑。不過我總覺得,其實對方或許也記得,只是裝作忘記而已。

後來我懂了,事情注定都是會消失的。無論曾經多重要。

文章標籤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是有得分的,你只是把球踢進了自己的球門:Netflix《風流韻事審查委員會》(やれたかも委员会)_艾莫西

文/艾莫西

前幾天在Netflix看了一齣名為《風流韻事審查委員會》的日劇,題材相當有意思探討關於人們記憶中的遺憾是否真正存在《風流韻事審查委員會》屬深夜劇,一集長度約25分鐘非常好入口。劇名給人一種不太正經的歪斜聯想,原名的意思應該是「也許曾經能做到」委員會。不過翻成風流韻事也沒太偏離主題,因為這部日劇裡審查的案件都是那晚到底有無機會順利上床「全壘打」。來到這個委員會的人都帶著懸念,即使過了多年,他們仍對於那個有「可能的」夜晚念念不忘。

《風流韻事審查委員會》透過兩名男性與一名女性組成評委,由佐藤二朗、山田孝與白石麻衣飾演。報名方式為當事人E-MAIL去信概略描述,再由委員決定是否給予該當事人前來當面審查的資格。不過日劇並沒有琢磨太多資格審查的方式(畢竟一集也才25分鐘),但每個來到現場侃侃陳述的當事人,也間接說明了這個資格應該是以「懸念強度」的感受而定。

文章標籤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影涉人生】任何時代的日常其實都是大同小異:《大象席地而坐》(An Elephant Sitting Still)_艾莫西00

文/艾莫西

我以為我會很激動的。看這部片長3小時又54分鐘的《大象席地而坐》時,我的冷靜就連我自己事後想起都覺得不可思議。《大象席地而坐》不太像是一部電影,因為它就是生活,是真實的處境。這真實不只反應在生活中那種忿忿不平又無助的怒氣,還有更多不知該如何是好的煩惱。說大不大說小又不小的煩心事最折騰人,就像是被大人數落從不好好收拾房間的高中生,被心儀的人拒絕只能去找人上床的男子,或是變成家人負擔的老人家。真要說是生死交關的事也未必,終究這樣的事只能上自己心頭,日以繼夜地。

於是《大象席地而坐》將近四小時,對應到真實的24小時,扣除八小時的睡眠時間,這部電影幾乎等同一個人的1/4天。花1/4天的時間去跟片中人相處,去看著他們的遭遇與處境,對我而言我覺得這樣的長度絕對是刻意且必要的。因為這些煩心事的戲劇張力都不強,大多瑣碎又狗屁倒灶,於是就得看那麼久。看到你覺得有完沒完,看到你也怒氣難消,或是更甚之,你會看到某一階段的自己。對我而言,我屬於最後者。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青春記事本】有一種青春,叫瑪麗亞凱莉:瑪麗亞凱莉2018台北演唱會兩三事_艾莫西

文/艾莫西

寫這篇文章時一直在想,到底該列在書寫音樂還是青春記事本,後來還是決定列在【青春記事本】的分類,畢竟11月18日這一場瑪麗亞凱莉2018台北演唱會對我來說幾乎等於是搭上時光隧道回到20多年前的一段旅程,如果沒有來到這場演唱會,恐怕有些回憶一輩子都不會再回想起了吧我想。

嚴格說來,我大概不會稱自己是瑪麗亞凱莉的歌迷。在我們那個年代所有人都會買的專輯就不會說誰是歌迷,因為那就是一種潮流。在我們那個年代幾乎所有人都買過她的專輯1993年專輯《音樂盒》裡的〈Hero〉幾乎成為全球的英文教材,而翻唱的〈Without You〉同樣也讓所有人朗朗上口No I can't forget this evening。1994年為聖誕節量身打造的專輯《祝福》當中的這首〈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就此改寫了聖誕節讓喬治麥可〈Last Christmas〉獨大的市場,從此每年聖誕節都可以聽到瑪麗亞凱莉的聲音。1995年《夢遊仙境》當中充滿幻想的動感節奏〈Fantasy〉,以及與Boyz II Men合唱的〈One Sweet Day〉,那少年不識愁滋味還以為人生最痛苦就是考試的年紀,瑪麗亞凱莉的音樂成為我們那個世代的共同話題,而且還不需要跟同學交換來聽因為每個人都有一張。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影涉人生】銀幕裡上演的都是你我的日常鏡象:《人肉搜索》(Searching)_艾莫西

文/艾莫西

我個人相當偏好以網路為題材的影視作品,這大概跟我從十多年前就開始從事網路相關工作的經歷有一定程度的關係。記得同樣是以網路業為題材的日劇《多金社長小資女》片中曾有一句台詞,「讓所有的距離消失正是我的工作。」在很多年前我大概也有這樣的雄心壯志,不過隨著網路開始逐漸普及甚至取代了某些關係的維繫方式後,我反倒開始覺得網路或許真的讓某些實質的距離消失了,卻又帶來了另一種無形的距離,而這樣的距離恐怕才是最難以消弭的。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影涉人生】那些還放不開的才能讓我們活著:《時尚鬼才:McQueen》(McQueen)_艾莫西

文/艾莫西

平常對穿著沒太多關注,品牌也不是必追項目。從我呈現出的外在大概很難想像這樣的我也曾在時尚雜誌產業待過三年時間。不過也拜那三年所賜,對於時尚圈的距離與神祕感在那些工作期間明白了是種自以為,產業裡的人與你我相去不遠,即使他們因專業而各自擁有品牌崇尚,不過大多建立在作品本身的質感,而非金錢建立的尊貴。而這往往與大眾接觸精品的方式有所不同。正因如此,時尚產業企圖呈現的價值,與大眾需求兩者間確實有天壤之別。如果無法洞見時尚是以絕對美感為基底打造,擁有排除眾議的特性,那恐怕一輩子都無法理解那樣的東西為何如此名貴,只是總有付出金錢只為買入我付得起的外顯觀感,這時尚的斷層或許永遠都是產業與大眾的鴻溝。

看《時尚鬼才:McQueen》時讓我想起了在雜誌的那三年,一個看起來就是跟時尚八竿子打不著的傢伙闖進了大觀園,一切都很有趣。那三年的工作多年後回憶起存在的價值,除開啟了我書寫的多元外,同時理解了產業後面的人其實也是與你我無異的一般人,只是他們每天追著在乎的,卻是少數人才會關注的消息。而這樣的關注培養出的專業該用在何時?我想應該是開始可以從大量訊息中分辨出自己正在目睹一個未來潮流的眼界,然後用媒體力量推波助瀾的決心吧。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