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陣子沒有在部落格上發表文章了,雖然好像也沒有什麼人在看,但是之前都會要求自己把部落格當成正經事來經營,現在好像有點雜草滋生,並非最近沒有新鮮事,電影看了一些,也到柬埔寨拜訪了古文明奇蹟,加上之前因為旅行與東森發生一些糾紛也鬧的狒狒揚揚,忽然沉澱下來我卻發現我什麼都整理不出來,好像有一股動力消失了,我一直找不出原因,直到日前在工頭堅的部落格看到他的一篇名為部落格失語症的文章,我才赫然驚覺原來自己也患了這個毛病,出發點是由於,最近社會上的聲音實在太多,讓我忽然不想再表達些什麼

我想起我在吳哥窟感受到的靜默之力。



吳哥窟有一種神奇的磁場,當我置身當地所謂最近天堂的地方時,我俯視遠望,不知幾時,觀光客的吵雜消失了,我聽到的是一種悠悠的梵音,在心裡擴大,眼見的世界四周是沒有聲音的,唯一的聲音來自心,我放下手中的照相機,發覺其實再多的捕捉都不如這一刻來的美麗,於是,我選擇了一個石柱框架靠牆而坐,凝視著這塊傳說中的大地,俗世間的紛擾在這裡一點也不重要,我知道,我是在天堂才能如此,以致於,當集合時間在即我必須起身離開這個地方時,我忽然眼框濕潤了起來,我對朋友問著:「不知道如果日夜都待在這個地方會怎麼樣?」朋友沒有回答,顯然現在的我們都不能永遠置身天堂,只能在這個神聖之地換取一點點停在天堂的錯覺,時間到了,我們又得伏身離去,回到這個紛紛擾擾的俗世,然後再也聽不見心裡的聲音。

我聽不到了,所以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回到台灣正逢政治紛亂之際,一開始只是意見的表達,當集聚的聲音越大,逐漸地意見變成了手段,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似乎成了這樁事件的終站,身邊有些人急著尋覓同仇敵愾的盟友,顏色成了分辨,非是即否的二分法讓我無所適從,我不知道為什麼中間不見了,每個人都必須選邊站,好像如果你不選紅,那你就是綠,然而對於沒有立場的我來說,好像顯得跟這個環境格格不入,我開始過著抽離的生活,看著電視以前還嚷嚷著沒有營養的綜藝節目,拒絕觀賞任何與政治沾上邊的節目,因為裡面我總是看不到我想看的內容,我想知道長跑好手林義傑是否完成沙漠鐵人挑戰,或是在台灣哪個角落有人努力在過生活?我想看這些,新聞沒有,幾台轉著轉著,我看到的只有顏色,紅,綠,
SNG收的現場聲音都是噪音,不管哪派人都如此,我發現這個聲音此時這就是台灣的心聲,沒有人聽見這塊土地真正的聲音,我聽不到了,逐漸地,我發現自己對於意見表達都沉默了起來,唯有沉默,才能讓人知道我在中間,我企圖以沉默示意立場,然而,此時的沉默卻無法令我回到天堂

置身天堂,宛如大夢一場若能不醒來多好。

這幾天我整理著吳哥窟的照片,我一直想著我自己提出的那個問題,如果日夜都待在這個離天堂最近的地方會怎麼樣?我反覆看著照片,忽然看到了一張,我想我有了答案


「我會選擇閉上眼睛,不再看這個世界!」
就像吳哥的微笑一般。

不想看,就閉上眼睛吧!
天祐台灣,祝我的部落格失語症早日康復。


    全站熱搜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