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我不算是一個超級動漫迷,因為小時後母親的反對讓我錯失了愛上漫畫的時機,一直到了大二,因為擔任某心理諮商師助理的工作,老闆送了我10
本名為棋靈王的漫畫,就此開啟了我與小(火田)健的交集。

23本完結的棋靈王(後期因換出版商更名為棋魂)一結束後讓我頓失依靠,而朋友推薦大量的漫畫卻又找不到切中的點進入,沒過多久,一位動漫通友人帶我到書店,告訴我一本名為死亡筆記本的漫畫,當時剛出版第二集,友人大力推薦希望我可以看看,當我將漫畫接過來時,吸引我目光的並不是書封上的當時叫不出名字的夜神月與L,而是下方三個熟悉到不行的字-小(火田)健,合情合理,我就這樣地踏上了死亡筆記本的世界中。

我對畫風沒有研究,對分鏡沒有要求,最吸引我的東西往往就是故事內容本身,死亡筆記本是個很妙的漫畫,它運用了一個著力點:『當你被賦予無上的權力時,你還能判斷出正確是什麼嗎?』故事主角夜神月因為獲得自由操控他人生命的能力,於是將自己化身為救世主,一心想剷除這個世界上所有的罪惡,建構出一個只有良善存在的世界,這個願景聽起來是何等的美好;然而,違反自然守則之下的世界,取而代之的竟是無可遁逃的恐懼,一夕之間,所有的善惡似乎只剩下夜神月的定奪,而最大的罪惡竟也只剩下這個幻化為救世主自居的夜神月,一如他的網路代名,奇樂,
Killer,一個逐漸隨著無上權力而遺忘初衷的「人」。

我很喜歡夜神月這個角色,比起
L我總是覺得夜神越多了幾分人性,儘管這個人性是醜陋的,但卻也真實不過;倒是L,這個角色在設定上我覺得太過唐突,它的聰明有點過於神化,讓我對他缺少了些認同感,當然之後的尼亞以及梅洛就更不用說了,有種『我真是猜不透你阿』的感覺。

回到夜神月。

如果你是個從死亡筆記本第一集開始循序漸進看的人,你應該就會對夜神月的轉變不會感到太過於難以置信,他本來是好意,卻逐漸因為權力的擴大以及利害關係走叉了路,世界成了他與
L鬥智的籌碼,不是他勝,就是全世界隨他一起滅亡。他開始變得冷血,眼神也轉為銳利邪惡(可以比照前三集的畫風),這時我在漫畫中看到了像由心生的改變,而更加毛骨悚然的竟是,我在意夜神月的勝負竟大於整個世界,而那一個個被寫進死亡筆記本而去世的人,對我似乎已成為一個必然的事實,一個結果,最後變成一個數據。(從作者越來越少在死亡的人身上琢磨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原來人心是那麼容易被催化成麻痺!

還記得死亡筆記本上載明那項最基本的死亡方式嗎?「一律死於心臟麻痺」,記的前幾集我一直不明就裡,心臟麻痺是一種很普遍的病嗎?看到死亡筆記本走向完結,我似乎逐漸有了一個頭緒:原來,人心麻痺是如此的容易。而這個道理,適用於我們所處的這個社會上,所有人。

身軀的死亡是必然,人心的麻痺卻是時間問題,一如死亡筆記本上那精確的時間限制,如果可以,我們都要努力讓自己繼續保有熱情,直到絕望前的最後一刻。

以上,是死亡筆記本漫畫給我的啟示;我期待在即將來臨的真人電影版內,獲得其他始料未及的震撼,一如演技
/剪接/特效與配樂。

至於劇本,我有信心不會讓我失望。

※點此參加{Hitoradio.Com死亡筆記本電影限量商品}贈獎活動

    全站熱搜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