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滋味,會在心中無法忘
卻,任其珍奇佳餚亦無從比擬,偶然無比懷念;如此有一詞可稱;謂之,
家鄉味。

昨天去看了【橫山家之味】,友人先前看過試片告訴
我,這片有點太平淡容易陷入昏迷。但因為自己頗愛是枝裕和的【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加上電影公司太過精美的DM,所以昨天滿懷期待前往了長春觀影。但似乎是開放進場過晚而電影又準時放映的緣故,導致開場大約前15分鐘都是處於陸陸續續有人進場的狀態,讓我實在難以專心。所幸電影開場似乎也以久違的家族聚會為前提,忽讓戲裡戲外一氣呵成,對應電影裡媽媽的陸續上菜,竟也頗富饒味,沒有太過破壞觀影品質,實屬難得。不過,如果戲院能控管得宜,我想,或許感覺也會有所不同吧(笑)。



基本上【橫山家之味】是一部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電影,編導於一身的是枝裕和,在父母相繼過世後,寫出了小說作品《橫山家之味》,將每個家庭都會面臨的關係與相處狀況刻畫的細膩微妙。電影呈現上,【橫山家之味】用約莫110分鐘的時間,把橫山一家每年在大哥忌日相聚的瑣碎片段集結,電影只描述在橫山家一天中的故事(正確來說應該是兩天一夜),從二兒子良多抱著一顆西瓜對自己的老婆與孩子說著,千萬不要被父親知道自己失業的絮語開始延伸,步上了這每年只相聚一回歸鄉路,延伸的石階與沿海的小鎮還保留著童年的氣息;等著兒子歸回的媽媽正準備豐富的佳餚,與女兒討論著良多娶了離婚的女人還帶著小孩的話語,畢竟死了丈夫比生前離開感覺地位更難超越;不過,儘管如此,媽媽的臉上還是有著兒子終於成家的驕傲。身為醫生的父親還是嚴肅如故,本要繼承醫師家業的大兒子十年前不幸因救人而溺斃,一家人因此多了一個相聚的日子,卻永遠少了一個應該到齊的成員。然而,這一天中,其實每個人心中都有未曾說出的秘密;而看似平凡歡笑的背後其實亦有不忍說穿的真相。這才發現,原來,最親近的家人,卻有著很遙遠的存在

我必須承認,看似平淡的【橫山家之味】,其實連動的情緒卻如同海浪般洶湧。電影中談及的「死」,有著非常巧妙的安排。橫山家走了大哥,良多的繼子淳史則走了父親,電影開場在餐廳一幕,繼子淳史說著他覺得寫信給死去的兔子其實是件很愚笨的事。人都會這樣,在某種情況下,我們會刻意封閉某些傷痛,而讓自己看起來非常堅強、固執或樂觀。淳史因為父親的過世成了一個看起來堅強的孩子;橫山家的父親則因為大兒子的離去變得固執;橫山家母親則有自成一格的樂觀。這些反差情緒其實背後都有著某些涵義。而奇怪的是,如果是朋友這樣,我們很輕易就會開口問你怎麼了;但發生在家人身上卻是最難開口的事。好似一些關心或問候都在離去之後來的容易脫口而出,就像橫山媽媽在為大兒子掃墓時那隨意的話語一般,清淡地令人心隱隱刺痛。



「沒有什麼比掃自己兒子的墓更加悲哀了。」【橫山家之味】


而另一個電影所刻畫的重點,則是在各種關係上。
【橫山家之味】幾乎把所有家庭裡的關係描述地淋漓盡致,無論是父子的冷漠疏離(其實也是某種相似個性的延伸),媳婦女婿的有距離互動,或是兄弟姐妹的成就比較,與夫妻關係等,電影看似平鋪直敘中其實支線眾多,而是枝裕和不虧是一個電影高手,把這樣的複雜關係處理的不疾不徐,一幕母親在多年之後用一首歌揭露多年前發掘父親外遇的真相;以及一景當初兒子捨身搭救的對象前來祭拜,但在事業上卻是一個無所成就的年輕人;這兩幕張力十足,在沒有任何誇張的配樂或花俏的運鏡畫面安排中,導演是枝裕和用簡單數語對白完成,卻更加渲染出真實的無奈之感。

有時候,人生就是這樣殘酷。而多數時候更殘酷的在於,我們很難說出真正想說的話。所幸,在這殘酷的平凡中,我們還能擁有些美麗的傳說撫慰彼此。



「傳說中,活的過冬天的紋白蝶就會變成小黃蝶啊!」
【橫山家之味】

電影中最魔幻的一景,莫過於母親追逐著誤飛入屋內的小黃蝶,然後喃喃自語地說著那是大兒子的化身一幕。一直堅強的媽媽在那一幕中,釋放出一名母親對於兒子離去的不捨想念之情,而當那隻蝴蝶獨自佇立在大兒子的相框上時,所有人都沉默了,那一瞬沉默忽然讓我鼻酸,原來所有人都想念著大哥,無論大家用哪種情緒武裝,在那一刻的沉默裡都被化解,也讓始終無法面對自己父親離去的淳史,開始敞開自己的內心與父親對話。飛出橫山家大門的小黃蝶,在振翅飛翔的同時,也為屋內的所有人都找到了出口。

電影的最後,亦是平凡的收尾。大哥的忌日結束,所有人又回到了原本的生活。父母親到車站送走了兒子一家大小,兩人走著熟悉的石階路回家。在無人的石階梯畫面裡,兒子良多用口白帶出三年後父親過世,與不久後母親也離去的消息。良多那些與父母不經意許下的承諾,最後都沒有實現。剩下的,只有不知是誰遺落的傳說,在熟悉的歸鄉路上,
Still Walking,繼續傳說,繼續帶著藏在心理的遺憾前進。



通篇平實的【
橫山家之味】,牽連著我們每個人最真實的生活片段。這不是一部你看完之後會想馬上行動之類的電影,電影並不是在告訴我們遺憾的可悲(那樣就太說教了);而是反倒用接近真實的方式,讓我們知道人生裡總有些無法抗拒的遺憾。或許,對於家人來說,並不是一定要你買個房或出國旅行這樣的孝行出現,而是試著常常回家,或是有空就打個電話這樣的方法,就像每次回家媽媽總煮著你最喜歡吃的菜般,最簡單的方式,將會傳達出最接近的溫暖

【橫山家之味】真是我近期看過最溫柔的電影,看完心理不會有太多激動,卻可以非常平靜。而且看完【橫山家之味】後,相信你將會想起那道,媽媽為你準備的最愛。你,想起了哪道菜呢?

想不起來的話,不妨先步入戲院看看【
橫山家之味】吧。


艾莫西寫在最後:
一定要說大大讚揚飾演媽媽的樹木希林,雖然大家可能會對她在【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的催淚印象很深刻,但我必須說,這次在【橫山家之味】裡,我覺得她的演出簡直是整部電影的靈魂啊!也無怪乎可以拿下日本藍絲帶最佳女配角獎!這麼說來很奇怪,但我對於樹木希林在【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的印象,居然只剩下嘔吐聲而已了(誤)…。

還有,在【橫山家之味】原著小說部份,翻譯居然是鄭有傑!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鄭有傑的爸爸是日本華僑,忽然想到在「波麗士大人」中,潘士淵擁有的翻譯能力果然不是胡亂捏造的(又是一個想太多哈)!

    全站熱搜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