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兒幾米的  

坦白說,我從來不是幾米的書迷,上次會去看地下鐵的舞台劇,純粹是衝著范植偉與陳綺貞買的票,這次的幸運兒,也是託兩廳院朋友之福才得以免費觀賞,動機單純只是想看看這個奇怪的組合:光良+楊乃文+趙文瑄,在舞台上會激盪出怎樣的火花,不過,在蒞臨這長達三小時視覺與文字的衝擊,我終於理解,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喜歡幾米,原來他的書並非只是個連環漫畫,而是個具有想像空間的童話,並且平行建構在我們世界裡,就像是鏡子的反射,既真實又虛幻。

「董事長從小就是個幸運兒,他什麼都有,而且都是最好的,他事事要求第一,而且從來沒有讓任何人失望過…。」
很難想像這是一個故事的開始,對故事而言,這應該是個ENDING,一個大家夢寐以求而完美的結尾。以致於,這個以完美起頭的幸運兒,讓你走進一個已經沒有期待的人生裡。而在這樣一個幸運的背後,長出了一對翅膀,對平凡的我們而言,這一刻是驚奇又興奮的;然而,對於背負著太多不平凡的董事長,這成了他的另一個禁錮,繼續活在他人投以羨慕眼光裡,這樣的人生,究竟是幸還是不幸?應該振翅飛翔的鳥稱羨水中無憂無慮微笑的魚,而水中微笑的魚嚮往著向鳥兒一樣翱翔在廣無邊際的天空裡,故事似乎是這樣的闡述,然而,真的是這樣嗎?或許,這只是我們一廂情願自以為是的心理分析,其實,從沒有誰真正知道過誰,只有魚自己知道自己的秘密,只有鳥自己明白自己的處境,只有董事長自己了解自己的孤寂,只有貝阿提斯自己清楚自己的愛情,只有達達自己相信自己的決定。演出來的,只是故事的順暢;認同的,只是自身過往的反射,落下淚的,也許不過是動人的配樂使然。

舞台名導黎煥雄巧妙地結合了「微笑的魚」以及「幸運兒」兩則故事,將他合為為一,讓微笑的魚終於能在舞台上與寂寞的鳥對話,連結兩者的是一個平凡的司機達達,這個相較起來平凡無奇的角色,其實才是真正擁有的人,他放走魚,他目送鳥,他不用在天空與海洋間做抉擇,因為只要他抬頭就可仰望天空,只要他俯看就能祧望海洋,後來我們才知道,最平凡的才是真正的主角,活在失去的懊悔,活在擁有的喜悅,交替反覆,小小的幸運,成了生命的奇蹟,活下去的動力!

非常喜歡趙文瑄詮釋的董事長角色,下垂的肩膀搭配上低沉的嗓音,讓人輕易感染了董事長的哀傷,肢體與聲音的演出都算出色,相較起光良所飾演的達達,反而就失色不少,不過這樣的比較或許也是另一種成功,因為他演的本來就是一個很平凡的角色,至於楊乃文,演技是沒有,因為貝阿提斯肢體部分不多,但是歌唱上令人驚艷,唱功與音色都是一流,在現場聽起來真的是震撼不已!除了這三位跨行主角外,多位劇場老鳥的搭配當然也是加分所在,劇場第一男配角Fa所飾演的佛洛一德,以及聲音很棒的周明宇所飾演的郵差都令人難忘,這些優異的劇場演員,我認為走進劇場看表演的人都更應該認識他們,因為劇場才是他們的第一舞台,他們持續穿梭在各齣表演中,多注意一下你就會記得他們!

看完舞台劇後,我立刻借了幸運兒的書來看,發現劇場佈景搭置很忠於原味,很多幕都是依照繪畫內容呈現;至於看完書後,發現自己心裡起的漣漪居然更勝舞台劇,其實原著很童話,很單純,我喜歡原著那種說故事的方式,雖然他沒有像劇場中黎導企圖用文字組合誘發你哲學思考的激盪遊戲,不過相對地,繪本用極簡單的文字輕易地讓人走進這個童話裡,沒有任何距離感,而全頁鮮明的畫風又輕易地讓人從視覺衝擊大腦,相形之下,舞台版的幸運兒就顯得過於繁瑣,雖然豐富了故事,但是卻消弱了本質;不過,整體來說,他是部值得一看的舞台劇,如果你錯過了演出,那我還是會推薦你去買本書來看看,看完後,希望你也會對眼前這一切感到幸福。

以下補充在2011年4月16日:

今天自己看了五年前的這篇觀後感。忽然很懷念這部舞台劇。也想起了貝阿提斯。也感動在自己當年寫下的這段文字:

平凡的司機達達,這個相較起來平凡無奇的角色,其實才是真正擁有的人,他放走魚,他目送鳥,他不用在天空與海洋間做抉擇,因為只要他抬頭就可仰望天空,只要他俯看就能祧望海洋,後來我們才知道,最平凡的才是真正的主角,活在失去的懊悔,活在擁有的喜悅,交替反覆,小小的幸運,成了生命的奇蹟,活下去的動力!

去年在風和日麗連連看,聽到了黃小楨現場演唱的貝阿提斯,生命似乎一直都在給未來鋪陳線索,成就記憶的相互關連。

    全站熱搜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