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去看了創作社十年再現的經典劇碼,雖然這並不是我第一次看創作社的戲,之前也看過他們五六部的作品,但我必須承認,昨天的夜夜夜麻以及驚異派對,是我看過創作社最好的作品!也終於明白夜夜夜麻經典性,還真是名不虛傳!

先講夜夜夜麻。

故事描述四個超過
40歲的大學同窗,各有各自不同的生活,有人成了大學教授,有人成了外商公司的經理,有人到處打零工,也有人是計程車司機。他們大學時有過憧憬與抱負,可是機遇卻讓四個人的人生各有不同的發展,最後他們只剩下相約打麻將可以聯繫彼此,唯有在這桌上的方城之戰,他們才可以理直氣壯地沉淪忘卻外面的世界,直到天荒地老!

   

「打、打、打、打麻將打到中風,打到吐血,打到海枯石爛,打到世界末日!」

夜夜夜麻的故事很直接,也沒有太多的鋪陳,髒話連篇的對白與每個刻畫深刻的個性,讓人印象深刻。然而,夜夜夜麻真正的麻將精神,卻在二部曲驚異派對中,有了更深刻且明白的延續!

驚異派對的故事其實跟夜夜夜麻相似,只是這次主角成了五年級生,四個大學搞學運的同學多年後再次相聚,有人成了白領階
級的公關高手,有人卻是因公司面臨財務危機而辭職的小記者,有人是剛學成歸國即將步入社會的新鮮人。在這三個男人之中,大學時期的學運似乎成了他們人生中最風光的一頁。只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當初以為那是個開始的燦爛,多年之後他們才明白:原來那也是結束

「那一夜之後阿丁就消失了。」
「沒有人會真正從這個世界上消失的,除了賓拉登!」

沒有出現的阿丁我覺得是一種象徵,象徵夢想,讓我非常有感觸。學生時期我們總是那麼地以為畢業出了社會會有一番大作為,至少我真的夢想過。可是進了現實社會你才會發現,有時候你連找一個自己的位置都成了問題。所
以,「卡位在這個社會是多麼地重要。就像舞台上的大牛也許你會很不恥像他那樣財大氣粗的模樣,什麼都要走後門靠關係。可是你真的要承認,像他那樣的人在我們社會上真的是最有辦法的!那句「我來打電話」真是貼切。



「我最近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我在小便時我會意會到我在小便;我在作愛時會知道我正在作愛;好像我遠遠地在看我自己一樣。」

然,徐華謙飾演的小馬是我最有感覺的,大概是我覺得我很像那種個性吧?!總喜歡把無所謂沒關係、我沒意見掛在嘴邊,什麼事都站的遠遠地觀望以保全自己,最後漸漸發覺自己越來越疏離這個世界,甚至開始懷疑自己存在的意義是什麼。我喜歡大牛對小馬的一語道破,句:「你就是那種表面上說無所謂的人其實心裡比誰都在乎!阿,只是這個社會總會讓一些人發覺就算自己出聲也沒有人會傾聽,所以逐漸地也不想再發表意見了。小馬如是,我也亦同。

小馬與大牛是這個社會價值上區分的兩種
人:成功者與失敗者。對絕大多數的人來說,大牛絕對是成功的,小馬是失敗的。當小馬說出阿丁從來沒對他說過些什麼時,我忽然感到很悲哀,也許先放棄的,從一開始就是自己。大牛至少努力過、嘗試過去改變這個社會,只是後來卻變成社會改變了他,所以阿丁不再找他。最後阿丁的帽子到了學成歸國即將進入社會工作的阿成手上,因為對於一個剛進社會的新鮮人來說,他還能保有那一點不被社會污染的夢想,就算最終我們都明白他會消失,但至少我們知道他曾經存在,也許就夠了。



「其實,老實說,這幾年我們之前也沒有誰真正試著去找過他。」
「有時候我都會問自己,那一夜之後我們還剩下什麼?好像只有宿醉。而且,一直到現在,我覺得都還在宿醉!」

就宿醉吧!把時間凍結在年少輕狂的夢想裡,就算這個社會把我們改變的已經不再是過去的我們了,至少我們還有宿醉,那無法被帶走的幻覺!

「我們的時代已經過了。」
「什麼過了,根本沒來怎麼過啊!」

然,這不會是可悲的。因為當你看著山豬再次出現,你就會明白,日子就是這麼一回事:「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你我的故事何嘗不是另一部驚異派對?!而驚異派對的故事又何嘗不是夜夜夜麻的翻版?!我們的每個決定、每個結果,其實都只是這社會的倒帶!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就可以改變嗎?請不要把人生講的太簡單。



「我在麻將桌上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還是就像山豬吧!在麻將桌上學習道理,帶著球棒改變世界。你笑他
嗎?其實他才是沒有放棄真正努力在改變世界的人。就算微不足道,但總比我們好吧?!

當舞台上兩個宛如錄影帶迴轉的燈光再次出現,牆上投影出舞台重複的畫面;山豬關掉了電視機的聲音,配上自己的口白。那一
句:「不看電視怎麼行,電視還是要看阿!你就可以知道,就算日子滿天狗屎,社會狗屁不通,你還是得過啊!

以,就機巴毛炒韭菜吧!敬男性情誼,macho man」;還有我最崇拜的山豬哲學!




備註:「機巴毛炒韭菜」為驚異派對中,山豬的口頭禪,用於東西不合胃口時之用語。

    全站熱搜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