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下一個故事,關於你。
剛開始的時候,你從90度角降臨,有沒有一點記憶可以補充,我想我是記不得的,也可能是沒有。

我與你差了
806天來到這個世界。你有不同的見識與視野。只是我不太確定我是分布在你的仰角還是俯角,還是平行的0度?

你是怎麼看我的?還是你從來沒仔細的看過?

有的時候,我望穿了課桌椅,看著你,總以為專心注視你的雙眼,穿越你的視網膜以及神經,你就能接收到我的心波,那是一種打從心底升起的,喜好。

我不擅言詞,所以也只好看著看著,直到你別過頭為止。可是,你總是給我一個太過善良的笑容,就像是安達充漫畫裡的那種,單純。我也必須應著下一格的畫面,給了你我努力不洩漏的微笑。我知道,只有這樣,故事才能繼續畫下去。

太過善良的笑容啊。

我的炙熱在你的笑容裡找不到安置的空間,就連存在的角度我都開始質疑。你偶爾看看我,經常性的禮貌;適度地拍拍我的肩膀,講了一些關於週遭的話題。日復一日。

就這樣吧,讓我們把故事畫完。

或許有一日,我將耗盡我的炙熱,在你太過善良的笑容中,煙消雲散。

故事就這樣完結了吧,我想。

 

    全站熱搜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