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走了,這是新的一年,ken這樣提醒著自己。月底前他為自己買了一件新的牛仔外套,一改他向來穿西裝外套的風格。其實他是有些不習慣的,但他說服自己,改變總需要花些時間適應,就像一直習慣戴隱形眼鏡的人忽然改戴框型眼鏡也會有些不適應;又或者是習慣在早上喝咖啡的人如果不喝就會一整天都精神不繼;又或者是終於下定決心要把那偷偷喜歡的人放逐於自己的心門之外。這些改變,都需要時間適應,時限依據著不同模式以及輕重程度定奪,而最後那項往往是最難跨出的時間線。

2007
年,ken喜歡上了一個人,他與他相處了一個春天、一個夏天、以及一個秋天。然而,他並沒有陪ken迎接2008。或許是那個冬天沒有他們彼此想像中的寒冷,互相依偎的熱度被溫室效應所取代。他在冬天某個星期三早晨離他遠去,整月不冷的冬天意外在那一日寒流降臨,他拿走了ken鍾愛的一件西裝外套。並在客廳留下一紙字函:謝謝你給我的幸福。就這樣,一早醒來的ken一瞬間失去了兩個最愛。

Ken
並沒有感到特別哀傷。或許是整月的灰濛天色讓人早已分不清快樂還是難過。在台北流動的東西總是快速,大家都渴望用最短的時間來達到最大的效益,卻不自覺失去了某種緩慢所帶來的幸福。一如ken總喜歡搭公車勝過捷運,如果允許的話,他會選擇走路欣賞沿途的風景。又如愛情,如果允許的話,他願意向對方承諾一個天長地久。

「你不覺得走路腳很酸嗎?捷運舒服多了!」他常常這樣對
ken說,但是Ken就是喜歡與他手牽著手緩緩步行,在台北每個角落留下他們的回憶。Ken很少再提天長地久,自從第一個交往的對象離他遠去之後他也帶走了這個美夢。明明說好不許再提這件事,但是卻怎麼都改不了那種想相守安定的心情。

這也是一種習慣嗎?還是再也沒有人願意背負愛情最終的責任?

Ken
沒有多想,因為永遠不會出現答案。跨年那天ken一個人坐在電腦前面,回顧著整個2007最溫暖的記憶。還記得初次看到他,他身上穿著一件牛仔外套,有點舊舊的那種款式。相較起ken身上的西裝外套兩人顯得特別格格不入。「嘿!有一天我會讓你喜歡上穿牛仔外套的,這穿起來超帥!」

電視上放播著跨年倒數的聲音:
10987654321Happy New Year,新年快樂!

原來,什麼都沒有消失。
Ken發現自己不僅是需要一件牛仔外套,他同樣需要他那件最鍾愛的西裝外套;還有,他最愛的他。2007走了,2008不只是一個新的開始;更是一個原點。Ken讓自己回到最初。於是,他選在2008的第一分鐘,打電話給他,電話接通後:「嘿,新年快樂!有一天我會讓你喜歡上穿西裝外套的!」

電話一頭傳來一陣笑意,「嗯,謝謝你,新年快樂。」


這次,或許沒有天長地久,但是,
Ken感到一份踏實的幸福。原來,忠於自己,就是最大的滿足。
2008,新年快樂。說出口的同時,Ken也祝福著自己。

    全站熱搜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