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切似乎都該有關的世界,卻往往驚覺你是唯一的無關。
對於與一些熟悉。還有那以為永遠有關的緊密。

今年六月,我離開了待了近四年的電台工作。(不知道樓梯間以及櫃檯遺留的小感傷是否已經散去
)工作畢竟是工作,有時候心一橫,腳底就得穿上必須前往的未來。關於同事與安逸,也只能默默放下。

後,下一個有關出現。另一個有關。逐漸拉鋸著腦細胞中所有的有關無關。
電腦前那些空白卡片本來要騰上的悸動呢?我一個字也沒來得及留下。

六度理論告訴
我,這世界是如此之小。只是有些時刻一個十字街頭都會令人感到茫然。

晚,一輛習慣的公車載我踏上不是很遙遠的曾經。我這一回頭想望望,才發覺,錯看了一條街。是記憶實已不重要,還是這一切都已然無關?也許是這場沒來由的大雨磅礡模糊了我回憶熟悉的場景吧。(這樣想比較舒坦)

「從有關蛻變到無關的這段過程,往往是人生中最難熬的階段。」諾巴底  (註)


只是,一場人生總是得來點驚濤駭浪。也許我不年輕了才是殘忍的事。這些有關那些無關終究得讓時間決定。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們只擁有了外在出走權。對於記憶,我想起了【囧男孩】的那句:我真的沒有辦法!我真的沒有辦法!我真的沒有辦法啊!

如果可
以,我想永遠記得你,與你們。
你,我的記憶。祝一切都好,美好。

註:出自【關
電台司令什麼事啊】一書之詞。指素人名言之意。


    全站熱搜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