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有些勇氣與確立,會來自於最渾沌的狀態。

「理性的人內心有座迷宮,感性的人總以為身在其中。」國中時看過的書曾寫過這樣的一句話,不知名的書籍,也完全不是來自老師的書單,我卻記的比劉墉或三毛琦君的還深。

顯然,人生三書對我一點幫助也沒有,只換來考試成績。

不管到了幾歲,有時經過紅路燈時,還是會看著燈號有些徬徨。雖然明知紅燈停綠燈行黃燈絕對要小心這種順口溜,可是某些時候,依然會有些莫名。

梭羅說:「如果隊伍中你發現有人沒有同步前進,或許是因為他聽見了不一樣的鼓聲。」這句話偶然在報紙副刊看到,約莫一年前,處於工作極度無措的狀態,幾個字的排列,卻這麼忽然給了我一些勇氣。

一年後,有人對我說:「人生就只剩下往前走了這件事,所以只能往前走。」

我又忽然從那樣徬徨的紅綠燈醒來。

有時候,也大概那些時候,如同專訪黃建為所說的:我們總被天氣或是日月的交替影響著思維。但我們無法放棄感受,那些關於回憶總是在發現它成為回憶之後真實地感傷,以及開心地想念。

在擁有的瞬間其實也註定了失去。而之所以會失去也是因為擁有過吧。
原來,在快樂與悲傷間的交替是一種必然。

我們都聽著不同的鼓聲,然而唯一的共同點是我們都在前進,或許踩著不同的步伐,帶著不一樣的快樂悲傷。就算那些看不見,也只能小心翼翼地放在心中,然後繼續向前走。

終於明白,那些往前走的必須,總未必麻木,不該太過感傷的。或許可以停下腳步,然後別過頭,看見一個曾經的回憶,一個時刻,一個真實的感受,或是一場突如其來的擁抱與悸動。

於是,裝滿記憶的包袱選擇開心地想念,終究離開往下一站前進。

衷心感謝這樣的一句話,也開始由衷感謝生命中每個忽然而至的時刻。那都是開心的。就算它終將逐漸渺茫地消逝,但至少別過頭時,我都會記得它曾在的座標位置。

於是,我開心地想念,所以離開,不帶任何遺憾,不帶走。

    全站熱搜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