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艾莫西的人都知道,艾莫西曾經是一個政治狂熱份子,我是那種會把支持候選人旗幟插在背
包,跑大選造勢晚會、以及口邊隨時高唱競選歌曲的那種人。當年的滿腔熱誠,讓我順利完成了夢想中的政黨交替。還記得當時身邊每個人的色彩都很鮮明,是我印象以來從來不曾有過如此的對立現象。不知怎麼,我覺得那時的台灣沒有中間地帶;也或許是鮮明的人聲音太大,讓沉默在台灣完全被忽略。我當時也是抱持著每個人都應該去履行公民的義務,每一票都不應該浪費。不過四年過去了,當年我夢想的政黨交替並沒有爲這個社會改變什麼,或許是該黨指一心想著交替,卻忽略了交替之後他們應該要作什麼。這次的輪替只證明了,他們還沒有準備好要帶領一個國家,不管是人事物都
是。

而這四年中我看到更多的
是,每個政治人物都把權力放得太大;地方政府做著像是中央規模的事, 中央政府瑣碎到干涉地方政府的事。這些說穿了都是政治人物為了己黨所為,沒有人(又或者是說聲音太小)是爲了這個地方在做事。我記得課本上說:政治是管理眾人的事。可是誰真正在管理眾人?他們管的都是他們自己的人,或是管別人;他們管誰偷過報紙,誰有綠卡,誰拍背等。如果能搬出政績,那都是好久以前的事:蔣家時期的十大建設,又或是台灣美麗島事件換來的自由。我肯定這些歷史的影響,但我必須說接下來呢?在這幾年中他們爲歷史交出了什麼?那絕對不會是倉促地把大中至正改成自由廣場;又或是把那條介壽路更名為凱達格蘭大道。我覺得這些不過只是決定,不是政績。這幾年來,台灣改變了什麼?只是名字跟口號,還有領導人的顏色。除此之外,我覺得跟以前並沒有太大的差別,至少沒有到我當年幻想中的那交替以後脫去老舊包袱的新氣象。也難怪乎有人說:政治是一個大染缸,顏色只是選邊站而已。事實上很多人也都忘記了一件事:我們要選的是人,能讓這個地方更好的人,而不是顏色。更重要的是,這些選擇也不是非黑即白的一體兩面,甲作不好也不代表乙就一定做的好。而兩邊如果只是都在批評對方的錯誤,這樣一來他們只告訴了選民一件事:那就是,這兩個都不好。既然這兩個都不好,那我們到底要選誰呢,難道我們就只能從不好的裡面挑一個比較不爛的嗎?如果是買水果,兩個都爛爛的,那我想我會選擇都不要買。都不買,其實何嘗不是一種選擇。至少那很坦白地讓店家知道,你賣的東西都很差,你們的商品都要好好檢查才是。而不是隨便挑一個買,讓他以為他的東西還很受歡迎。實,不買也是一種選擇,而且是最強烈的那種。

坦白
說,四年前的那一票,我承認我很後悔。當然我並不是後悔我選錯了,而是我「選」了這件事。我覺得每個人都要為了你的那一票負責。當年我以為會是美好的,最終並沒有到來。於是,我開始對政治保持距離,無論是里長還是立委,我都不再隨著身邊人的顏色起舞,因為我永遠不會知道我投下的這一票對整個社會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在沒有把握或是不確定這個人的情況下, 我絕不再輕易投票!因為我知道,如果我不能確定投下這票會讓這社會更好還是更壞的話,那我不如不要投票,至少我可以確定我沒有因為我的票而對這個社會造成任何影響。每個候選人都說:每一票都很重要。正因為如此,我更要謹慎才是。所以現在的我,除非自己可以確定我要投下的這個人是好的,不然的話,我寧願棄權。因為我投下的不只是顏色,我投下的是人,是要爲這個環境做事的人,不只是爲了我,還有這塊土地上的所有人,在這塊有藍天也有綠地的土地。 

所以,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投票的打算,更不喜歡那些非1即2的言論。兩邊都說要勝,但卻沒有人大聲說勝了之後要幹麻。我更不恥政客盡是講些很誇張的論點:沒選上就跳河、沒選上就自殘、批對手説粗口,這些人爲社會最了最差的示範。政治是一時的,有輸有贏本來就正常。如果真心愛台灣,輸了也能繼續台灣打拼。沉默的中間選民其實要的並不多,無論誰選上都希望能看到盡力爲這個社會努力的總統。這次(目前為止),我把選擇權交給其他眼睛雪亮的選民。大選那天我會選擇去爬山,去踏在這塊土地上呼吸沒有政治的新鮮空氣,然後迎接一個結果。無論是誰,我希冀都平和落幕。之後,日子依然繼續。對於這塊土地我所能盡力而為,繼續工作、繼續勞動、以及持續使用環保筷、持續搭乘大眾運輸工具,這是我愛台灣的方法。儘管很小,但是我會持續。不管是誰,作大事的也請你努力。如果可以,但願這塊土地有綠地也有藍天,我們都能居於中間生活。 

    全站熱搜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