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聽到這個旋律,發現這個音樂就像是會在腦中自動點選記憶一般,我發呆了一會兒,就這樣一會兒,醒來之後才驚覺,那段日子已經離我很遠了

擁抱
作詞:阿信 作曲:阿信 編曲:五月天 演唱:阿信

那是大二的電視製作,課程內容是六人一組製作一支
mv,當時的團員現在看來有些許荒謬,不過,我們確實是一起完成了一件了不起的事。至今還能歷歷在目,算不算是了不起?至少,對我而言是算的,我想,這樣就夠了

脫下長日的假面 奔向夢幻的疆界
南瓜馬車的午夜 換上童話的玻璃鞋

帶著小毛的
dv,提著從系辦借來奇重無比的燈箱,玩著擋光罩的一行人我們出發,第一天拍攝大家都在摸索,也在互相熟識,川仁是攝影,我是製作,松松是化妝,vivi跟書妙是造型,曉穎是場務(但願我沒記錯),演員有三位:來自高中同學推薦的秉紘、川仁的小兄弟乙瑞(後來也進了世新廣播,現在亦是一名DJ)、還有亦航的女友佳瑤9個人,從一條繩子開始,9個小時,歷經拍攝、小小的慶生等活動,就這樣,結束第一天的拍攝已經是凌晨2點多左右,大家也漸漸玩開了

讓我享受這感覺 我是孤傲的薔薇
讓我品嚐這滋味 紛亂世界的不了解

第二天,正確名稱應該是
2個小時之後,大家帶著幾乎沒有闔眼的雙矇前往,來自四面八方的同學每個人手裡不約而同的提著一袋早餐,從汐止趕過來的曉穎居然還騎著一部全新的綠色透明機車讓大家看傻了眼。一票人,56部摩托車往師大分部出發,為了只是要拍一個清晨教堂的天空畫面,不過大家一到師大分部的第一件事卻不是架機器,而是火速急尋早餐店。果然,通宵拍片真是消耗體力,印象之中大家吃了三百多元的早餐(不是麥當勞,只是永和豆漿而已。)然,記憶裡那場早餐會倒是挺愉快的,雖然我始終想不起來大家到底是吃了什麼可以吃到三百多塊?!

那天在師大分部拍的片段都很驢,我跟川仁為了拍一幕天上掉下領帶在鏡頭上的畫面向天丟了快
40分鐘,浪費了一整捲的DV帶,這段畫面現在還留著,多少也為我們青春時絕不妥協的個性作了見證,因為現在我們長大了,不會在幹這種浪費時間的事,但是現在當我再看那40分鐘的畫面時,感覺蠻好的。其次就是在師大分部路邊拍了秉紘與佳瑤散步的片段,意外入鏡了一位買菜回家的大嬸,被松松很盡責地趕走了;以及在師大分部的草地裡,拍了擁抱mv最後一段的間奏畫面,拍的時候大家腦中想像的畫面應該都是一樣的、很有power的,三位主角從左中右三種角度踏入鏡頭,走向草地,鏡頭空拍三人圍成三角型面對面坐在草地的環繞畫面,這樣聽起來感覺似乎不錯,但是最後剪接出來跟想像地差很多就是了。(不知道當時到底是誰指導乙瑞坐成那個樣子?)

離開師大分部後是午餐時間,因為大家都有點體力透支,加上接下來拍攝的畫面我們還需要討論,於是我們就近找了公館的21世紀(已經倒閉了,現在變成屈臣氏)用餐順便休息,果然大家都沒啥胃口(廢話,早餐也剛吃完沒多久),喝完飲料我與川仁筋疲力盡地倒在座椅上呼呼大睡,其他的人有人發呆,有人聊天,最厲害的是書妙曉穎與
秉紘這三個精力旺盛的同學,居然還可以跑去拍大頭貼,真是青春力盛啊~(不知他們是否還留有當時的大頭貼?)

昨天太近 明天太遠 默默聆聽那黑夜  
晚風吻盡 荷花葉 任我醉倒在池邊

離開
21世紀之後,我們沿著溫州街尋找可供我們拍攝的咖啡廳,最後找上一間名為「雪可屋」的店,我們在那間店裡無視他人眼光地盡情拍攝,還借店家的插座充電。此時,我開始覺得我們有真正劇組的架勢,大家也因為比較熟識就玩得比較開了,每個人開始輪流掌鏡過一下導演的乾癮,想進演藝圈的願望也在此時以能入鏡充當路上的臨演得到滿足,而我的處女秀也在飾演一名奔跑路過的Nobody卻因天雨路滑一不小心滑出鏡頭被dv忠實的拍攝下來意外博得滿堂彩,成為幕後花絮裡的somebody。可惜這支mv沒有大肆公開播送,不然我想我應該可以奪下一個獎沒有問題。不過坦白說,那一跤,確實是摔得挺痛的!但是大家邊笑邊問我還好吧的表情還真令我無奈。

等你清楚看見我的美 月光曬乾眼淚

那晚雨越下越大,在「雪可屋」的室內景都拍完了,還差室外景,缺一幕男主角秉紘從咖啡廳路過走向遠方的畫面。但是雨絲毫沒有變小的跡象,導演川仁便提出可能要秉紘淋一下雨,然而身為製作人的我堅決反對演員淋雨,因為他們都是義務幫忙,我認為絕對不可以讓任何一位演員因為拍我們的
mv而生病,也因我跟川仁各執己見,所以我們在「雪可屋」起了嚴重爭執(如同我先前所言的,我們在那間店裡無視他人眼光地盡情拍攝,果然是的!)此時,川仁不知怎麼忽然衝出「雪可屋」,我後來也追了出去,我們兩人停在距離「雪可屋」約50公尺左右的停車場處入口,沉默地淋著雨,後來我們兩個互看了一下對方,就笑了出來,兩個人搭著肩膀走回「雪可屋」。我們全身都溼透,但是就是沒事了,其他人也沒有多問就明白了。這段有點像日劇的淋雨回憶我想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那種在雨中凝視對方,用眼神就明白的感覺很棒,這就是好朋友,也是屬於男人之間的青春印記!我衷心感謝那天川仁衝動跑出去的行為,雖然當下覺得他蠢斃了! 

哪一個人 愛我 將我的手 緊握 
抱緊我 吻我 喔 愛 別走

第三天的拍攝從下午開始,地點是西門町,要拍的是人潮、情侶,大家開始假扮情侶入鏡,最後由川仁與曉穎勝出,用背影入鏡。其中我們還拜託到一組可愛的小情侶幫我們入鏡,他們也大方答應,那天第一次覺得西門町真是個充滿人情味的好地方!而演員的勇氣也讓我佩服不已,雖然只是學生作品,但是我們的陣仗還是讓擁擠的西門町自動讓出一塊空白,秉紘與乙瑞因在
mv中飾演兩位交情匪淺的同性友人,還得在眾目睽睽下演出,真是相當具有敬業精神,雖然秉紘可能因為過於緊張而出現同手同腳走路的NG畫面,但是還是挺感謝他們的。

離開西門町後,我們到了重慶南路的正聲廣播電台樓下拍攝,會到那裡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川大導演要到正聲值班控音,於是他樓上樓下跑,其他人就在那個老舊的樓梯間進行拍攝,這裡大致上沒有什麼很特殊的事,因為只拍一幕,但是這一幕女主角佳瑤必須冒著被男朋友亦航吃飛醋的危險進行,因為他要靠在男主角秉紘的胸膛!佳瑤也很敬業地完成了這一幕,我覺得那一幕佳瑤靠在秉紘胸膛若有所思的眼神表現地挺好,倒是幕後那段我與川仁的示範真是遭透了!(那個時候我們怎麼會那麼愛示範阿??)
 

隱藏自己的疲倦 表達自己的狼狽
放縱自己的狂野 找尋自己的明天

正聲樓下的拍攝很快就結束了,一群人步行前往
mv拍攝的最後一站,也就是二二八紀念公園進行最終的拍攝。相較於第二天的狂吃,第三天我們倒是真的完全變成專業拍攝,沒人想起進食這擋事。但是終究我們也是普通人,更何況我們還是一票很愛吃的普通人!到了公園不久果然大家都變得比較沉默,玩不起來了,因為大家都餓了。幾個同學去附近買些麵包飲料給大家稍微充飢一下。因為那天下著雨,二二八公園裡幾乎沒什麼人,我們在展館前的座椅拍攝,每個人心思卻都圍繞著殺青之後要吃什麼的話題,從加州風洋食館說到Friday’s,又從Friday’s繞到麥當勞、火鍋之類的,大家用無限的食物想像力度過了最終的拍攝,完成了乙瑞與秉紘在座椅上的嘴對嘴失敗借位、地上遺落的照片(後來被剪掉,因為很奇怪!)、佳瑤的搖曳失焦出鏡(想想還是覺得其實挺美的!)、想紅的工作人員充當同志couple(太瞎了這一段!)、以及亂拍一些公園建築物因為雨滴到鏡頭而暈開被我跟川仁覺得效果很好的碎畫面(年輕真容易滿足!)與整部mv的最後一幕!

向你要求的誓言 就算是你的謊言
我需要愛的慰藉 就算那愛已如潮水

mv的最後一幕,是男主角秉紘走進二二八公園的畫面,約莫晚上
1040分,天上飄著絲絲細雨,秉紘撐著雨傘緩緩走入公園,川仁喊了一聲okmv所有拍攝全部結束。我忽然有點激動,莫名的走向秉紘給了他一個擁抱(我真的是發自內心想這麼作低)。因為時候不早,加上過度精疲力盡,那晚我們並沒有去吃慶功宴。大家一一互相道別,各自有點依依不捨地離去。因為連續三天的朝夕相處,當晚我感受到空氣裡瀰漫著一股猶如結束夏令營的落寞。拍攝mv作業的三天時間,我們相處了約莫55個小時,從陌生到熟識,從莫名其妙到有志一同。從無到有的,既是作業,也是友情。我很慶幸大學時曾有過這個作業,有過這樣一票愛吃又合作的同學,有過這三位素昧平生卻全力配合的演員,有過耍笨、耍瞎、耍白吃的過程,也感謝五月天的這首擁抱,儘管我們並沒有拍出多麼高分的作業,但是,我卻得到了最無可取代的回憶。每當聽見擁抱這首歌,我就會想起這段記憶,這段曾經讓我真實擁抱過青春與友情的珍貴記憶!

哪一個人 愛我 將我的手 緊握 抱緊我 吻我 喔 愛 別走

To:川仁、書妙、
vivi、曉穎、松松、秉紘、乙瑞、佳瑤,不管你們看不看的到這篇,或是你們還記不記得這些,我都想跟你們說聲:謝謝你們。(我不敢說我愛你們這樣的話,太煽情了!)同時,也謝謝五月天,雖然我猜五月天看完我們的mv可能不會高興…!

    全站熱搜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