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張畫

寫這篇文章時,耳機恰好傳來了蛋堡的單曲〈過程〉;其中一句歌詞是這樣唱的:「活著不難,最難的是作人。」雖然這分明就是【街舞狂潮】的主題曲,但放進【第4張畫】中盡也意外貼切。我沒有忘記上禮拜天在長春看完電影之後,一個人從松江路恍恍惚惚地不知走了多久,腦裡反覆地問著自己:「現在的我,是甚麼樣子?」而我給自己的答案,卻也只有一直往前走下去的茫然。

第4張畫

我實在很難用很大量的篇幅來描繪【第4張畫】是一個怎樣的故事。這種感覺就好像說你很難從一個人的三言兩語中就斷定他是個什麼樣的人一樣。關於「人」,永遠是一本你無法盡述的書,我們給自己的時間很少,給別人的其實也不多;大部分的時間裡,我們都給了生活。而在那些必須且也躲不掉的生活裡,輪轉在柴米油鹽醬醋茶中。有些人活著連一頓飯都是問題,有些人不知道下一個工作在哪裡。關於這些等等之類爾,似乎也不是說出來就會有出路的答案。

有些話,說出來很殘忍;還是別說的好。【第4張畫】說的,就是這些一段段關於不得不的生活故事。

第4張畫
 

「老師,你覺得小翔很怪嗎?」
「其實,我們每個人有時候都會很奇怪;但你說不清楚的。」

我覺得在【第4張畫】裡,在描繪關於每個人生活裡的秘密這個點上有相當細膩的刻劃。我常在想,關於眼睛的存在意義,是要我們相信看見的東西,還是要我們去質疑我們看見的東西。小時候老師常說「眼見為憑」,但隨著年紀增長,眼睛所及的「視野」越來越廣,例如網路、例如數位相機等等,然而在這些便利且快速的廣角上,眼睛對焦在生活的微距卻少了,就好比我們現在可以透過很多管道認識很多的人,可是深交的人呢?你認識的那個ID、那張顯示頭像、還有那些塗鴉牆、噗浪河道的字句,你能真正懂得一個人有多少?卡在生活的難關中,那一道一道的牆就這樣聳立在心門前;而這世界,卻總是缺乏無所畏懼的勇者,不怕冒著撞牆低頭破血流的傷痕,去看看真相本身,那甜美糖衣之下的傷口。就像小翔踏進了那隕石屋,看見了他以為一直很拉風的朋友,其實活在一個斷垣殘壁,將真實分野在認知與以為中。

第4張畫

生活啊生活,我們被生了下來,也只能自己去活,去活在這樣一個灰階世界裡。這沒有絕對的好,也沒有絕對的壞。全部的全部都是生活,走下去的也只是命。誰都救不了誰,也沒有誰應該要救誰。


看完【第4張畫】後,我忽然覺得「認命」這件事沒甚麼好害怕的。或許就像蛋堡〈過程〉歌詞的這句描述「離開世界之前一切都是過程 活著不難最難的是作人」。而其實,作人也不真的那麼難;真正難的,是作別人以為你應該是那種人的人;或是沒有人能想像到這種模樣的人。

第4張畫

「現在的我,是甚麼樣子?」片中的小翔在結束前茫然低無從下筆;而走出戲院之後的我,又何嘗不是?


艾莫西寫在後面:
不得不說,鍾孟宏這次真的打中了我。【第4張畫】無論是在攝影、取景、還是配樂,都讓我激動不已!把活著這件事,用一種帶點迷離又魔幻的方式娓娓道來。日子難過但我們又能怎麼辦?片中沒有出現任何一場激動飆淚或是情緒失控的戲碼,卻在被生活壓抑的無奈氛圍裡,展現強大的後座力!讓我看完過好幾天都沉陷在那樣無奈的情緒中…。徐千秀的音樂真的好棒特別想補充一下!


「你沒有看過陌生的臉 更熱或更冷的水 更軟或更狠的嘴 更深刻的 怎麼體會 誰的眼神最深邃 怎麼體會 哪種笑容最珍貴 最忘不了 什麼事是你最放不掉 忘不了的黑暗 忘不了的光 忘不了的安心 忘不了的慌 正經歷的人們阿 那都是過程 」


既然提到了那麼多次蛋堡的單曲〈過程〉特別送上這個緩拍remix的版本,聽看看吧,會為生活帶來一些勇氣與慰藉!

    全站熱搜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