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925

基本上,我並不算是一個長時間投入許多時間注意社會與公益事件的人。我是一個很普通的死老百姓。但這幾年隨著網路的竄起,對於很多資料的收集也更加便利。我第一次感覺到滿腹肚爛就是士林王家事件,如果你完全看完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後,如果妳體內還有一點正義感跟手上還有些時間,相信你也會跟我一樣跑去叫郝龍斌出來面對。我對那晚印象很深刻,因為那是我第一次參與所謂的公民活動。而那一晚我也徹底理解到,原來這樣的公民運動非常需要製造話題跟畫面,才能讓媒體關注進而報導。而也唯有媒體願意報導,那些官員們才會把這些是當一回事,因為媒體掌控的是(多數僅此取得資訊的)公眾意識。


如果沒有媒體,就算有十萬人坐在那裡其實官員也不會有任何感覺的其實。

DSC_0838

士林王家那次的行動,因為一直很和平,結果真的完全沒有任何媒體(除了公視跟獨立媒體)。最終大家也試圖用一些激烈的手段,例如衝進官邸之類的方式才在凌晨兩三點多有了幾家媒體到來,但最終報導率還是不高。我記得那晚發起靜坐的學生單位說著,如果事件不能持續讓媒體關注,過幾天焦點就會變成林書豪了,這樣真的那些官就不管我們了。我對這句話記憶深刻至今。


回到818。

 DSC_0837  

那天因中山堂看完演出,晚上的邀約又臨時取消,想那乾脆就照原先計劃來去凱道靜坐吧。大埔事件對我來說跟士林王家的感覺是一樣的。我對於這樣的事情總感到生氣,我不懂為什麼這個社會都要用錢來告訴我們給你更多的錢你就該高興才是,難道我們不能有錢以外的選擇嗎?家的回憶是錢無法取代的,我就是無法容忍這種不能讓我們選擇金錢以外價值的政府。於是,我大概五點半就到了現場,雖然沒有上次反核的人多但也不算少。於是先到各個攤位繞繞。自己一人前來的好處就是很自由,也可以很專心在自己想逗留的地方待著。

這次最讓我有感覺的,就是這次活動的主辦單位台灣農村陣線設計了非暴力抗爭小手冊,裡面教導大家怎樣可以用非暴力的方式達到抗爭。不只有教學,還有成功案例甚至還有範例,淺顯易懂又實用,我非常喜歡。我覺得農陣真的是一個很值得支持的單位,他們一直都在作對的事,不管多大多小它們都一直堅持著。跟公視的獨立記者鍾聖雄一樣。我雖然不認識他們,但他們真的很讓我佩服。因為他們讓我們知道了更多我沒看到的地方的一些問題,他們是真正媒體且持之以恆。


DSC_0923

那天現場有準備牛糞可以砸劉政鴻的公審靈堂,有很多公共議題的說明與連署。逛一圈下來才發覺各個角落都有好多需要被注意的事。心中忽然感覺到小貓熊圓仔好像其實不需要那麼多關注。

DSC_0839

晚會開始。現場安排的多組團體包含關廠工人,台東美濃部落,苗粟大埔受害者聯盟,反核團體, 華光社區,苗栗崎頂,反瘋車聯盟,台南自救會,桃園高鐵自治會…等大概有將近二十組團體吧。每組五分鐘說著他們的故事與述求,但事實上五分鐘根本不夠,哪裡說的完那麼長時間的無奈。但他們只能有五分鐘。那將近三小時的內容讓我感覺彷彿正義從沒有出現在這塊土地上。其中我很難忘的是關廠工人唱了〈抗爭這條路〉。這首改編自〈情字這條路〉的歌曲,我聽到眼睛模糊,難過又無助。


DSC_0847

接下來登場的則是凱道天團拷秋勤+農村武裝青年。「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全場口號齊聲放送。一時間現場彷彿野台開唱,但不同的是這裡充滿著沒有出口的憤慨。我相當喜歡拷秋勤說的一段話,他說,「很多人叫我們要理性。甚麼叫理性?理性就是看到這樣不正義的事情就會站出來這就叫理性。甚麼叫不理性?不理性就是你還在那裡惦惦裝沒事,躲在家裡擁抱你的小確幸這就叫不理性。」 語畢全場掌聲歡呼如雷,我也鼓譟到不行。對!我最痛恨小確幸!為什麼我不能要大一點的東西呢?如果它是對的又是好的為什麼我們不能全力以赴的去爭取?我相當討厭小確幸這三個字。接下來台上便演唱了「沒正義就沒和平」超棒,淋漓盡致的凱道天團。



最後登場的則是柯一正領軍的藝文團體包含多位導演與歌手,帶領大家一起唱〈你咁有聽到咱的歌〉 ,這次發放的拆政府紙版反面剛好印有歌詞,也是個很用心的設計。


DSC_0865

晚會到了尾聲,主辦單位告訴大家,我們一直說今天要拆政府,但我們到底要怎麼拆?我們是可以把總統府後面的拒馬推倒,但總統不在裡面,那樣並不會被聽見我們的聲音。我知道行政院長一直在關注我們這邊的狀況,所以我們現在去行政院找他。然後接下來,大家便從凱道紛紛轉身 ,我想了一下跟著去好了。儘管沒吃晚餐水也喝完了,但想起剛才聽到台上的那些訴求我就一肚子火非去不可。然後我被分到第一小隊,大家走在中山南路時都很有默契,過馬路也很有秩序。雖然大家都不認識但有志一同,過馬路都會一起喊拆政府的口號。

DSC_0885

期間有個小奇遇。我第一次遇到了塗鴉客。塗鴉客通常是不能露臉的。不過在行過台大醫院時,有人忽然拿出噴漆在地上噴了拆政府,當然他們有蒙面。我也不會特別去看他們。但我用身體掩護因為外側有警察。我感覺很好,他們也是小聲說謝了。

DSC_0889

然後前導的人員忽然說大家改去內政部。雖然不知道為甚麼。不過第一小隊後段的隊伍就轉向內政部了,包括我在內。到了內政部門口,大家開始推門口的拒馬。前導人員一直呼籲大家不要推, 他要我們在門外靜坐,如果願意爬拒馬的,就爬進去內政部辦公大樓外靜坐。前導人員一直對大家說不勉強,大家自己決定。我猶豫了一會兒,翻拒馬的人一開始不多;但我看到一個媽媽辛苦的翻了進去之後,我就決定了我也要進去。就這樣我翻越了有點高的拒馬,然後不小心腳抖了一下,被苗栗的農民拉了一把說,「不用怕這是對的事。」我想我的從容應該演技很差,但很謝謝他對我這麼說。

DSC_0891

進來之後發現其實蠻多人了,於是大家就很在呼籲下在內政部的辦公大樓外靜坐,我也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但因為媒體跟記者陸續到了現場開始有點混亂。接下來第二小隊的人到了,保安小隊也到了,一瞬間內政部人多到爆炸。警察開始要在裡面的人民離開,我有點不知所措,畢竟我沒遇過這種狀況。然後我聽到一位學生用力喊著,「不要出去,出去你就輸了,出去你就被分化了,不要出去,留下來,出去你就輸了,出去你就被分化了!」 我必須說他說動我了,我不要出去,出去我就輸了!我不可以出去!一時間腦內跟身體的思維終於一致,我不怕了。

DSC_0907

幹!我也要去貼貼紙!然後我也在內政部大門貼上自己準備的貼紙,就算前面是警察,左邊也是警察,後面也是警察我也要貼。貼完之後大家開始靜坐,媒體越來越多。你知道,拆政府行動終於有威力了,媒體到了,這就表示官員們會看到了,我也有勝利的感覺。這時候時間是將近十一點。於是我聽見現場呼籲,有沒有人可以一起守到天亮的請站出來!然後我看見左邊有長輩跟成年人人牆將警察隔離在外,是為了保護靜坐的學生不要讓警察衝進來把他們拉走。行動其實很有系統。但我開始想我大概沒辦法守到明天早上,加上我身體疲憊又沒水可以喝。所以我決定在自己身體允許的範圍下參與行動,就坐到大約12點。離開之前我跟隔壁的朋友說,「我明天還要上班得先離開了,你補一下我的位置吧。」他說,「好的辛苦了掰掰。」然後他往內移,讓整個靜坐的陣容不會有空隙。我離開前拍了張照片,現場大概五百多人。翻出內政部後路上也有很多趕過來加入聲援的民眾,那個當下我忽然感覺台灣充滿希望。

DSC_0911

雖然我離開之前都有點狐疑,明天的台灣會因為這一晚這個拆政府的行動有所不同嗎?當晚我步行回家,到家之前我去7-11買了涼麵,店員看到我身上的貼紙問我說,「拆政府拆了嗎?」我回他說,「他們還在內政部,明天你就知道了。」

DSC_0841

其實我整晚都睡不著,一直在看手機的更新。約莫五點我才睡著,八點醒來看到內政部外有一個好大的塗鴉,看到被升起的拆政府旗幟,看到兩版報紙頭條,看到電視媒體報導,看到內政部次長出來說了一些廢話。


DSC_0901

我知道818這個拆政府行動真的有了不同。

真的。我不知道你會不會有感覺?但我不同了。我從過去一個旁觀者或是只是用轉貼表達立場的人,變成了一個行動參與者,我經歷了一些,經歷了某種擔憂或害怕,經歷了明白體力的重要,經歷了乾糧或水的必要,經歷了與一群不認識的人一起完成一點甚麼的感覺。這些都讓我感覺有所不同,甚至,我認知的務必也有所不同。

DSC_0849  

拆政府拆了嗎?我還是不知道。但我只知道 818這個行動或許拆掉了我心中的某些顧慮與疑惑。 拆掉了一些無知,而我將會記得這晚。這個讓我懂得行動與團結的一日,這個在黑暗中看見拼命守護正義的一個晚上。我知道這對我來說不會是一夜激情,而是一個開始。

DSC_0842

最後,我想說的是,我不指望大家投身所有議題。但如果你願意,挑一兩樁你願意關注的,然後持續關注就好。就像我相信,如果這世上的每個人都願意去關心兩個人,你自己隨便挑兩個,那個世界便可每個人都有人關愛。你懂我意思的。希望我的一點小小的經驗與心得,也能讓你明白這其實並不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

然後要說的是,818拆政府行動萬人自首連署,我不但自首了連自白書都準備好了,逮捕我吧!

▼最後想請大家聽一下這首關廠工人的《抗爭這條路》,請把它聽完,或許你會感同身受。


「哪會哪會走來抗爭這條路/不是我吃飽閒閒,望你來諒解;哪會哪­會走來抗爭這條路/遇到惡質頭家,款錢做他走,因為政府沒甲阮照顧/逼咱走到抗爭這一條路,不願承認打拼認真做­頭路/換來悽慘,身軀沒半元」——全國關廠工人連線 - <抗爭這條路>



 

    全站熱搜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